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张维良教授举办讲座“色彩——民族器乐创作之我见”

——作曲家讲坛第二十四期

2014年3月19日下午两点,应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和科研处之邀,著名竹笛演奏家张维良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名为“色彩——民族器乐创作之我见”的讲座。讲座由作曲系主任、科研处处长高佳佳教授主持。

张维良教授,任教于中国音乐学院,曾出版《笛子演奏法》、《萧演奏法》等专著和教材6部,发行《箫的世界》、《张维良的吹管艺术》等唱片和教学VCD十余辑,在海内外成功举办了数十场独奏音乐会。张维良教授在音乐创作上也颇有造诣,作有《太湖春》、《南韵》、《竹梦》等作品,曾获得多项创作奖项。同时,张教授也是最早发起并实践“新民乐”的音乐家之一。

 

“色彩分两种,即视觉和听觉。”张维良教授说道。视觉的色彩是直观的,而听觉相比较之下不及视觉那样直观,但可以让人感受到更加丰富的色彩,例如音乐的织体、情绪都可以表现出某种“色彩”。

视觉和听觉也存在某种联系,张维良教授引用一段视频来向我们展示视觉与听觉之间的联系。展示的画面中,一股股彩色的墨迹缓缓流入白色的背景,多种颜色渐渐的交融将白色逐步覆盖。画面的背景音乐由张维良教授创作并演奏,清雅、悠然的音响随着视频的节奏缓缓流动,这种视觉与听觉的结合使人们感受到更加丰富、立体的色彩。“如果我先看到这个视频,我的音乐可能会更加现代。”张维良教授说道。我们从中感悟到视、听的结合可能产生多样的可能性。

听觉的色彩可以体现在许多方面。张维良教授还以他的《花泣》、《行云流水》两首作品、陈其钢的《三笑》以及谭盾的《西北组曲》为例,从单一音色、复合音色,单线条、多声线条等多个方面诠释了音乐的色彩。同时强调了旋律亦是作为色彩表达的重要手段,中国传统音乐众多流派之间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旋律的装饰上,中国南北方的旋律走向之所以有着明显的不同,这些都源于对旋律的不同的装饰。

最后,张维良教授强调:“对于当下民族器乐作品的创作,要将中国传统音乐元素用现代的手法加以表现,才能表达出中国文化的气脉与神韵。而这对于民族乐器声音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张维良教授在短短两个小时的讲座中,将多年来的演奏和创作经验用PPT、音响、乐谱以及现场演奏的形式一一呈现。他用生动、幽默的话语传递着一位演奏家对于民族乐器创作的体会和感悟,为大家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不仅如此,张维良教授对艺术的热爱和执著的程度深深地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师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