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海上雅乐系列音乐会”之《天籁——范临风竹笛洞箫音乐会》乐评

“海上雅乐系列音乐会”之《天籁——范临风竹笛洞箫音乐会》精彩瞬间

“海上雅乐系列音乐会”之《天籁——范临风竹笛洞箫音乐会》精彩瞬间

6月28日晚,东方艺术中心演奏厅举行的“海上雅乐系列音乐会”之《天籁——范临风竹笛洞箫音乐会》,范临风与她的朋友们为听众带了《平沙落雁》《苍》《关山月》《忆故人》《楼兰韵》《流浪者之歌》《诉》《探个够》《中国随想》9首意趣相异的作品。音乐会的形式比较多样,有独奏、二重奏及室内乐,作品风格从传统到当代、东方到西方,非常丰富,这意味着她们有意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琴箫重奏《平沙落雁》与《关山月》,音乐沉静内敛,琴与箫的醇厚的音色也比较完好的呈现出这一特征。细致说的话,在演绎上似乎可以在微观的层面,如弹性节奏、音色、力度、乃至于句法、句读内涵上做更深。更细微的挖掘。

笛子独奏《苍》原是一部以当代作曲技术创作的笛子与乐队的大型作品,这次以一支笛子独白的形式表现,相比起原版本可能少了那种张狂、狂野,但具有一分悠远空灵的气质。

《楼兰韵》篇幅精简,有一定复杂性并兼具可听性,笛子、手鼓、琵琶三者之间的配合基本上比较默契,但可能在各自声部的音乐层次的处理上还有很大的空间。

《流浪者之歌》移植自萨拉萨蒂的小提琴曲,对笛子演奏来说其半音技术存在一定的难度。对于快板的演奏,临风对半音技术的掌握无疑是扎实而完整的,相对的慢板部分的演奏,可能在情感的深度上还可以挖掘得更多。

《探个够》音乐轻松热情,带有强烈的舞蹈性,笛、小提琴、大提琴与钢琴之间的穿插交错似乎也具有种画面感,重要的是更具有一种“玩”的性质,不但是演奏家本身和听众在享受整个过程,也为整场严肃音乐的气氛注入些青春与活力。

《中国随想》复杂的节奏与转调使其成为一部颇具挑战性的作品。较为不同的是,这部作品并没有艰涩的音乐语汇,它使用了具有较为轻松、愉悦色彩的江南语汇。虽然以钢琴代替乐队无疑缺失了很多色彩性的音响,但这并没有影响笛子的发挥,其依然是较完整精彩的。

范临风作为音乐学院从附中、本科一路培养出来的年轻演奏家,她集中体现了专业学院教育所取得的教育成果。从演奏中可以发现,她有着扎实的技术训练,应对改编的西方、创作的复杂乐曲她显得得心应手,而这在半个世纪前还是无法想象的,因此技术难度似乎已不再是困扰这些年轻演奏家的问题。这部分仰赖于吸收他者文化所带来的教育及技术上的发展。但沿着这一思路延伸,从更宽泛的社会视野中也能够发现些问题,当下在吸收他者文化并惊叹文化融合所带来的成就同时,却营造出一种局面:“对他者文化的理解更胜于自身文化的理解”,这不能不说是个尴尬的处境。这种情况还有赖于像范临风这样一些的优秀人才去奋斗、改变。

这场音乐会中,对于观众,不仅是获得一种听觉享受,更重要的是,作为文化参与者,她们在无形之中也正谱写着当代的文化历史。我们有理由期待她们未来在艺术领域能够做出的不可限量的成就。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