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狮城故事——新加坡帅小伙的中国竹笛情

新华网新加坡频道8月27日电 提起笛子,东方人并不陌生。尽管它构造简单,但音色动人心弦,曲调千回百转。笛子在民族乐队中通常扮演旋律乐器的重要角色,演奏者也可独挡一面,通过独奏更加自由灵活地发挥其鲜明的民族特色。

在保留着传统中华文化的新加坡,大大小小的华乐演出繁多,竹笛的身影也颇为常见。近来,在一场别开生面的笛子独奏会上,前去的观众除了一饱耳福,也大开眼界。大家既欣赏到传统的竹笛名曲,也同时领略了印度风情的鼓乐和舞蹈。创造这段新颖合奏的主角叫陈庆伦,一位在竹笛演绎之路上孜孜不倦努力的新加坡帅小伙。他与竹笛的不解之缘,要从十五年前说起。

图为新加坡鼎艺团竹笛独奏家陈庆伦

    初入笛门 拜师学艺

1998年,9岁的庆伦因为过于调皮,被妈妈领进新加坡当地的音乐班学“规矩”。据他回忆,选了竹笛是“莫名其妙”,刚开始学习的几年,甚至都不太喜爱。但谁都想不到的是,这支小巧的中国民乐乐器如今已演变成为庆伦肩上的重任。

2000年,妈妈在报纸上的偶然发现,促成庆伦踏上专业的竹笛学习之途。他被送入南洋艺术学院少年儿童艺术学校天才音乐班,并在这里遇到来自中国的著名笛子演奏家詹永明教授。移居新加坡以前,詹永明教授已是盛名远扬,人称“神奇的魔笛”。这位伯乐彻底征服了庆伦年幼的心,为幸运的他打下走上竹笛演奏生涯的坚实基础。

2014年7月,陈庆伦从上海音乐学院顺利毕业,获得笛子演奏硕士文凭

   前缘再续 继续深造

2005年,詹永明教授被上海音乐学院返聘回国。临行之前他与庆伦许下约定,待庆伦完成当地学业并服完军役后,要到中国去更深入地学习民乐。

2012年,庆伦不负众望,以优异成绩获得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所颁发的奖学金,顺利赴上海音乐学院攻读笛子硕士文凭,继续师从詹永明教授。在上海音乐学院,庆伦不仅接受了系统全面的民乐训练,也同期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彼此经常交流演奏心得。

2014年7月,庆伦完满结束海外求学回国。敞开大门欢迎他的,是他在这两年频繁往返新加坡与上海两地的间隙里,用心经营得有声有色的乐团演奏事业。

图为新加坡鼎艺团竹笛独奏家陈庆伦2013年的现场演出情景

    推广华乐 不负众望

早在2007年,庆伦与同于南洋音乐学院毕业的同学联合成立了新加坡本地第一个室内乐乐团——鼎艺团,希望通过演奏华乐传统音乐与跨流派作品,弘扬与推广华乐室内乐。

成立隔年,鼎艺团在新加坡全国华乐比赛中捧得“华乐合奏小组”总冠军。2011年,年轻的乐团走出过门,在第28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海内外江南丝竹邀请赛中获得银奖。

2013年,鼎艺团与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成功联办了首届鼎艺华乐室内乐节,除了音乐厅内专业水准的演出,团员们也积极策划多场户外演出活动,将中国民乐室内乐带进本地千家万户。

Macintosh HD:Users:merlot:Google 云端硬盘:Today:Google 云端硬盘:鼎艺:photo 2.JPG

图为新加坡鼎艺团竹笛独奏家陈庆伦与新加坡印度族友人一同练习竹笛与印度笛合奏

   学无止境 大胆创新

2014年6月,庆伦获得了一项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特别大奖。在新加坡印度音乐大赛中,他击败了印度族的吹奏者,成为了印度笛项目组中唯一的获奖者。

谈起这次“乱入”,庆伦眉飞色舞。这个小插曲起源于他在中国的求学经历。一次他无意间将中国竹笛与印度笛进行融合演奏,竟然营造出与众不同的特别演奏效果。基于这次难忘的“意外“,他完成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提交了题为“中国笛与印度笛在南洋一带的传承与发展”的硕士毕业论文,其二便是史无前例地代表华人参加印度笛大赛并获奖。

2014年8月5日,新加坡小伙陈庆伦在“新晋笛声”笛子独奏会上献艺

    首秀告捷 情怀不止

2014年8月5日,对于庆伦是一个纪念里程碑。在新加坡文化界人物和鼎艺团团友的全力协助下,他成功完成了自己的首场个人独奏会“新晋笛声”。演出结束的时候,这位年轻的男孩谦逊地向一手栽培自己的詹永明教授、各路音乐界友人和现场观众道谢,赞美的掌声里,他更不忘向人群中欣慰地望着自己的妈妈真情告白,“谢谢您的一路支持与陪伴。我爱你,妈妈。”

在金融、贸易、物流、新兴科技产业发达的国际之都新加坡,年轻人选择走上艺术之途是在做一件相当“与众不同”的事。而在受新生代欢迎和关注的西式文化与习惯浸淫下,立志去做传统华乐的演绎与传承者更需要勇气与胆识。

在新加坡,庆伦是同龄杰出华乐演奏家的典型代表。这些年轻人们有天赋,有热情,有胆识,有创意,更始终保持着谦逊与勤奋的态度,主动去承担在新加坡社会里延续传统华族文化的重任。目前,除了在鼎艺团全职演出,庆伦也被当年的天才音乐班返聘为老师,继续将自己浓厚的华乐情怀传达给下一代。

(本文特约记者 马玉洁 撰稿 左昊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