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 ——访青年竹笛演奏家金锴

有时候,舞台上灵动清脆、极富穿透力和气势的竹笛声很难想象是从如此安静、低调的年轻人的口中、指缝间飞扬而出。这就是金锴,一位动静皆宜、勤勉谦逊、温厚稳重的年轻人,一位在专业道路上默默耕耘的青年竹笛演奏家。

640-6

每当乐团排练,一段乐章结束,在其他演奏员或休息或聊天的间隙,金锴便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有时对着乐谱轻声练习,有时上前与指挥探讨一下处理方法,他有着年轻人少有的沉静。

作为演奏者,业余时光品赏音乐已然不再是爱好而变成了补充艺术养分的必做之事。而谈起其他的兴趣爱好,金锴活泼的一面立马充分体现:“跑步、游泳等运动我非常热衷,我特别享受汗流浃背的快意。”这着实令人有些意外,毕竟他安安静静吹笛子的样子在他人的印象中已根深蒂固。

640-7

力学如力耕,勤惰尔自如

金锴生命里,最难以忘怀、最渴望报答的,便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不仅方方面面影响着儿子,更让笛子成为他难以割舍的“朋友”,尽管这一路上有乐但更多的是背后难以道尽的艰辛。

喜爱音乐的父母总抱有文艺梦:活泼的母亲喜爱唱歌跳舞,父亲则自学笛子、二胡和小提琴。由于历史原因不能完成的梦想便自然托付到了独子金锴的身上。8岁时,少年宫来学校招募笛子班的学生,父母的耳濡目染造就了金锴对于音乐的强烈兴趣,便自告奋勇报了名。考试时对于音高、节奏的测试对文艺细胞相当敏感的金锴来说也是易如反掌,一切便顺理成章。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如今的金锴感叹音乐之路的荆棘满布:“当时一个班里十多个学生,半途放弃的不在少数。剩下的人中,改行的改行,将演奏作为兼职的也有。现在看来,漫漫文艺路,这么一拨人只有我自己成为了专业的笛子演奏者。”

640-8

学笛子以后,父亲特别上心,希望儿子学出点名堂来,便骑着车带着儿子到处求学、参加比赛。习笛两年后,父亲希望金锴报考上音附小。这决心在一般人看来,或许难以预想。父亲却抱着极大的信心,冒着损失经济来源的代价,干脆大半年不上班,一心在家训练儿子!

就算一个成年人,双手举着笛子站着练习一天也是难以想象的辛苦,年幼的金锴却不敢偷懒半分,因为严厉的父亲把一个秤砣挂在笛子上,命令儿子练习时秤砣不能下垂。出于儿童天性对玩乐的同伴无比羡慕的金锴也曾动过小脑筋,假借上厕所的名义溜出去玩一会儿,被父亲一抓到便是“一顿暴打”。尽管在当时的他看来,因为太害怕父亲的威严只能“忍气吞声”。但现在金锴已经完全理解并从心底感谢父亲严苛的培养。

640-9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大学的时候,有阵子我甚至觉得作为一个年轻人,应该是朝气蓬勃的,却从事吹笛子这么‘古老的行业’,不是特时髦,所以有些迷茫。”金锴坦言,上附中、大学的时候,好几次都有过改行的冲动。他也坦率地表示,瓶颈时时有。附中时,熬过长久艰苦的练习,却被老师指责没有突破。这无疑对于任何一个怀揣梦想的准民乐演奏者,都是令人烦躁、失望,甚至沮丧的。大学时,一边充斥着“觉得不时髦”如此不成熟的念头,一边冥冥之中又有着一股力量推着他继续往前走,金锴觉得前途很摇摆,看不到出路,未来一片黯淡无光。

如今回想起来,当时没放弃的理由是,毕竟自己对笛子投入了那么多精力,仿佛已变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法割舍。而且每当要放弃的时候,父亲的付出始终历历在目,那拳拳父爱让他不忍辜负父亲的期待。或许,金锴是从八岁开始了和笛子一道的旅程,但对于他的父亲而言,或许从儿子诞生之日起,这个哇哇啼哭的婴儿注定要和音乐结伴一生。

640-10

如今的金锴自己也成为一名父亲。他开始手把手培养自己的儿子,虽然不一定希望儿子也走上专业的音乐道路,但持之以恒的教育理念是金锴认同也要在未来继续坚持的。

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

采访从头至尾,金锴的语言都很平实,却不令人觉得乏味,因为常常能在朴实的言语之后,瞥见他那谦恭的内心。比如,他聊起近阶段自己总想投身于曲目的创作,但一直因为准备不充分,积累不够而烦恼。“你不能为了创作而创作,真正能打动人心的创作是从心底自然流淌出来的。”这好像一个认真的学生紧咬着笔杆,为了一篇作文始终写不满意而苦思冥想,虽然别扭,倒也可爱。

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后,浓郁的文艺气息和音乐氛围,让金锴喜出望外,接触到了大量的专业信息和现代派音乐,自己也变得越发全面。在那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便是老师的教诲:如果你想成为演奏家的话,不能只听自己专业的音乐,这样只会越来越狭隘。

笛子的根基来源于戏曲,不管是曲笛或梆笛,早期都是给昆曲和梆子戏伴奏的乐器。对于艺术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金锴听从老师的良言,广泛地吸收各类戏曲的精髓。“了解了背景和根源以后对乐曲的理解才会更深入,乐曲处理起来底气更足。”如今的他更是来者不拒,除了再熟悉不过的民乐,还有西方交响乐等各种类型和流派都兼收并蓄。

640-11

“我觉得许多年轻人不够热爱一件纯粹的事情,投入不够。因为现代人浮躁,心静不下来。独生子女生活各方面被照顾得无微不至,阅历、体验都太浅薄,但艺术家一定要有丰厚的文化积淀,才能表现。比如俞逊发老师就是我的榜样,他能保持每天练习七、八个小时很多年。”谈起笛子大师俞逊发,金锴的语气里倏地多了一份长者的厚重。

“俞逊发老师有本书上写‘功夫是在笛外。’这点我特别认同。他不但能亲自去各地采风、收集创作素材,还对传统文化了解深入,文学功底也很深厚,颇有人文主义情怀,他是“全身心投入”的最好诠释。”或许,现代人越来越难以达到“全身心投入”的境界,但是对于金锴这位勤奋、谦虚、敦厚的年轻人来说,目前的成绩委实不易,更重要的是,他一直抱有一种对艺术、对前辈尊重、敬畏的态度,并虚心学习,做到了他自己最好的“投入”。

640-12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