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音乐家周】北方少女孑身沪上,一切努力只为手中的笛子

因为曲笛,她来到上海

 这一天,唐俊乔一如既往的早早来到琴房。心情不同于往日,心中有些兴奋、有些紧张,因为今天是上海音乐学院在沈阳招考的日子。面试进行的异常顺利,“上音”向这位竹笛天才抛出了橄榄枝。

唐俊乔一直惦念的是和赵松庭老师、俞逊发老师学习南派竹笛,“在附中学习的时候,有一个困扰我多时的问题,就是总感觉自己的北派梆笛那时期吹的比曲笛好,觉得自己南派作品吹的不够精致。”而两位老师是中国最好的笛子演奏家、教育家之一。唐俊乔直爽地说出如果能请来这两位老师教她,她就会去上海。尴尬的是,这两位老师并不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师。如果请校外老师来教课需要多方沟通,看似很难实现的要求,“上音”竟答应了。 

就这样,十七岁的唐俊乔来到上海这个国际都市。

老师的鼓励和提醒,是我追求音乐之路的灯塔

 唐俊乔是地道的北方人,性格独立自信、阳光开朗。可是东北的“艳阳天”遇到南方的阴雨连绵,心情难免郁郁。听不懂的方言,节奏紧张的都市,让初来乍到的唐俊乔感到不适。幸好与赵松庭老师学习的日子,给她的心情带来了阳光。犹记得赵松庭老师第一次听完唐俊乔的演奏后表示,“未来,你一定会有大成就”,这句话让17岁的唐俊乔感到非常诧愕和欣喜,同时也一直激励着她对音乐的追求。

 那时,赵松庭老师生活在杭州,每周唐俊乔都要往返杭州与上海,光是路程来回就要一天时间,“每天都很充实,虽然辛苦,但是收获颇丰。”

 “‘如果有一天你事业有成,无论面对掌声和鲜花,还是面对妒忌和诋毁都要坦然大气,永远要保有坚定执着和纯善勇敢的心。’每当遇到困惑和茫然时,我就会想起恩师赵松庭先生说过的这一席话。”

 因为一个“音”,让她执念地练了三年

 让唐俊乔难过的是,半年后,老师因身体情况不能再授课了。而赵老师得知她曾想向俞逊发老师学习,特书信一封与俞逊发,希望他能接着教授这位爱徒。

 经过学校的联络和邀请,在乐团工作的俞逊发接任赵松庭老师成为了唐俊乔的导师。

 还在附中时,唐俊乔就很仰慕俞逊发老师,每晚听着老师的唱片入睡。“虽然那时我从未见到过他,但在我心里他已经是我的老师,我特别痴迷他的音色。”唐俊乔常常感叹,大学时期能与自己儿时的偶像学习,这真是天大的幸运。

 第一次见俞老师,为了在“偶像”面前展示自己,唐俊乔拿出看家本事,连续吹奏传统、现代多首作品。老师听后,对她说“我也给你吹一个”。话毕,一个平稳绵长的长音回荡在琴房中,美好的音色彻底征服了唐俊乔。她突然就明白了,基本功是多么重要。从那时开始,唐俊乔加强基本功训练,每天都要练琴十几个小时。

 那个时候唐俊乔痴迷于模仿俞老师的演奏,不管是声音还是动作,都力求惟妙惟肖。俞逊发告诉她“小唐你不要做我的第二,你要做唐俊乔第一”老师的告诫好像唤醒了她,指引着她用音乐和心灵对话,在音乐中找到自我,才能去探索更宽广的世界。

 时间的沉淀让唐俊乔的演奏之路越走越宽,毕业后,唐俊乔进入上海民族乐团工作,并成为第一位女管乐首席。工作后,乐团给了她很多独奏的机会,她会因为准备一首曲子,连续半月每天练琴十几个小时,投入到“着魔”般的练习中。在乐团工作的九年中,为她积累了宝贵的舞台表演经验。而离开乐团后,唐俊乔回到母校任教,把她所学、所思、所感和对音乐的追求,毫无保留的教授给热爱竹笛的孩子们。

 不论是在舞台上还是教学中,唐俊乔一直怀揣着对音乐追求的信念,曾经那个直爽、胆大的姑娘,多了坚毅、执着,在追求竹笛艺术的道路上,不曾停下脚步。

长按下图扫描二维码,

加“唐宝”微信,就可以向唐老师提问啦!

并且有机会参加唐老师乐迷会哦!

 

3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