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笛子新闻 > 正文

专访胡帅:民乐必须把丢了的观众请回来

1

在音乐史的长河中,少年成名的音乐家间或有之,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莫扎特。正如一位作家所言,音乐和数学这样的领域,易出少年天才。

但在中国当今的民乐中,像胡帅这样的年轻才俊,也属罕见。仅看胡帅的履历简介,就让人目眩:

12岁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18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26岁成为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的教师。曾担任中国青年民族乐团管乐声部声部长,中央民族乐团特邀演奏家,参加国内外音乐节无数,参与数十种影视音乐作品创作,参与担任多项国内外重要项目的音乐总监……

更传奇的是,著名话剧导演赖声川剧场史诗《如梦之梦》找到胡帅担任音乐总监,当时他只有21岁。对于这段经历,媒体曾报道说“拥有赖声川导演、叶锦添等世界一流艺术家的《如梦之梦》核心创作团队中,有一位值得被载入史册的最年轻的优秀音乐总监”,更称其为“集演奏与创作于一身的两栖‘音乐天才’。”

2

但胡帅自己更愿意将这次经历看做难得的“缘”。他说:

“从第一次和赖老师见面,到现在一直合作,有媒体说我是‘音乐天才’,所以能进入赖声川的核心创作团队。但其实我觉得人生讲‘缘’。如梦之梦是生死轮回的一个圈。我想,不仅是我,每一位参与其中的都有同样的感受,那是光排练就3个多月的戏,第一轮巡演就一年,这里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否则,这一切都很难实现的。”

胡帅最令业界称道的,是他演奏与创作的两栖能力。他因旺盛惊人的创造力获得了很多奖项,近日更是获得了文化部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他表示要“以传统文化在当代发展”的角度建立项目:“有了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我会努力把这一项目落实好。”

传统在当代发展的主题,也是胡帅在音乐创作中经常触及到的领域。他的创作风格多元,新颖,将古典音乐、民族音乐、流行音乐等诸多音乐元素融合,依照我的理解,胡帅追求的,是将经典、传统音乐融合到时代的声音之中,他不做孤高的坚守,而是把音乐的种子洒向大众,因为他认为这是最好的坚守。

而说到中国民族音乐的传承、创新和发展,胡帅同样有自己独特的观点,他认为民乐不应当“离观众越来越远”,而应当在变化、创新中,找到符合观众需求的声音。

布道,而不卫道。也许,这就是年轻的音乐家胡帅想做、也正在做的事 。 

3

以下是胡帅接受华音网专访问答:

Q:华音网  A:胡帅 

Q:首先恭喜您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获得这一项目对您来说有哪些特别的意义?

A:谢谢!很幸运。我注意到您在问题当中用的“特别”,与其他的项目相比,国家艺术基金本身就比较 “特别”,它是文化部直属的专项基金,在我们国家文化建设方面,这应该是最具有文化发展倾向的基金支持了。我的项目是建立在以传统文化在当代发展这样的一个大的核心角度上。所以,国家艺术基金带给我最大的特别是,极大鼓舞了信心,更加坚定了信念,将我心中对这一视角的认识结合到我的音乐创作当中,有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我也会更加努力的把项目落实好。

Q:您在非常多的舞台剧以及影视作品都有音乐创作,在你看来,影视、舞台剧作品和独立音乐作品创作有哪些不同之处?

A:音乐创作本身没什么不同,音乐在哪都还是音乐,音乐本身的属性都是一样的。

但一定把影视、舞台剧的音乐和独立音乐作品对比的话。我想一点点感触就是,可能前者能有更多比例的作品离生活更近。我们现在很多的音乐,首先应该说“严肃音乐”(流行音乐相对要好一些)有一些是存在着问题的。国乐问题就更显著,历史上国乐从来没像现在这么“非主流”,从来都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但现在,总的趋势是作品离观众越来越远,全然注意不到台下已经深睡的观众。你睡你的,我演我的。这样的国乐太自我了,我们创作给谁?演给谁?国乐得找这个时代的人去听。必须自己认识到,自己活在当下,而不能做不属于时代的魂魄。不改变,毁掉的不是观众,而是这些文化。

Q:在您的作品中,自己有特别偏爱的作品吗?

A: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大家常这么说。确实,感觉作品都是自己骨肉,都是倾情打造出来的,他们各自有自己的优缺点,不太忍心去偏爱哪一个。

Q:演奏、教学、音乐创作、音乐总监等等多种身份和工作,您自己更喜欢哪一种?

A:教学。其实他们没有本质的区分,是一种叠加。教学是另外那几类工作的集合精华,只有不断的在舞台上历练,不断的进行音乐创作,才能让教学好。演奏、创作这些就是音乐事业的科研工作,不搞科研教不好,反过来,教学又让你静下来思考,思考后再把总结运用到演奏与创作中。

4

Q:您个人创作的灵感通常来自于哪里?

A:生命中。心中的爱、成长、平淡的生活、特别的经历、梦境等等吧。

Q:从您的履历来看,您给人的感觉都是都顺风顺水,有没有自己感到非常难的时候?

A: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但其实看得到的光鲜都有你说的那种“非常难”,还有更多的是没看到的光鲜,那些是更“难”。可能千百次的没那么幸运后会幸运一次。所以我觉得,我们都要努力每一天,让我们在每一天都做“有准备的人”。

Q:音乐家个人的成功因素,您认为是天赋的因素还是后天努力的因素更多一些?

A:20%天赋、80%努力。但音乐家的定义很模糊,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很多音乐家可能就是做了80%的努力。这样定义音乐家的话,那其实又是100%的后天努力,像木匠等技术职业一样,这后天的努力就是努力技术,转为技能。

Q:如何看待民族音乐的传统继承和创新之间的关系?

A:中华民族音乐的传统传承最重要的生命力就是在不断的创新。这是我们的文化传统,唯一不变的就是在变,传承并不是时间概念,而是时间与空间共同的。前一代音乐的在这一代的空间中存在,本身就是发展,创新也就在其中,即便是同一个人的同一部作品,他也始终在创新。

Q:你认为,民乐要想有好发展,应当走怎样的道路?

A:我们共同努力慢慢把丢了的观众请回来。观众喜欢的就是符合时代需要的,这种“供需关系”必须要重视,观众不需那就是自冶,带动不了发展。发展的条件,不只是从事音乐的人,还需要观众。

Q:最近有什么新的计划或新的作品介绍给大家?

A:现在在做后期的一部电视剧是我做的音乐总监,《重耳传》。从创作到笛箫埙的演奏,可能年底会和观众见面,到时候大家可以视听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