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梁云江教授创作作品《春夏秋冬》组曲(双二胡、钢琴与弦乐)创作导读

 

IMG_4137

小时候做过的梦,许多丢失了,许多实现了。见惯了万物,听久了喧嚣,抹不掉童真,挥不去感念,日月如梭,光阴变幻,都在“春夏秋冬”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每个季节都有人生难忘的情愫,都是大自然仁厚的所赐。乐曲借景抒情,旋律风趣、清雅,节奏动感、明朗,抒发了纯真的心境,正如副标题所示,作品形象鲜明,充满动感、纯情和清灵。

乐曲分四部分:

1、春(山歌风);2、夏(嘻戏);3、秋(秋叶红);4、冬(雪花飘)。

有一天清晨醒来,听到了脆丽的鸟鸣,推窗眺望,青山绿水,阳光白云,远处不时飘来一缕缕的歌声,仿佛来自天际,不见人踪。那是一个令作者难忘而充满活力的清晨。事隔多年,终于提笔记录下来,以慰童心。

春:(山歌风)

人一生中能有多少个清晨听得到鸟鸣,多少日子沐浴阳光。谁也说不清,因为人的心境不同。心存感激,善待生命,便活得快乐与幸福,听得到山歌、看得到鲜花、感受着春光、享受着生活。春天是最美的,美在生命复苏、生机盎然,春风杨柳、碧水微澜。太多的情景令人心旷神怡,注目环顾而流连忘返。山歌风由此而生,清新典雅、天然而活力。走进自然,便会发现生命中的美丽和灿烂。

引子部分在小提琴高音区的衬托下,描绘出天高云淡的景色,二胡的运弓应洒脱而秀丽,充分运用臂部发力的主动性,并在音量、音色、弓、指法及动作的协调性上,两把二胡要严格、默契地配合,无转换的生硬感。

主题部是一个带有舞蹈性质的单二部小曲,旋律抒情、亮丽、活泼,节奏多变而略显自由,犹如踏着歌声的舞蹈,尽情抒发。前半部清新、动感,双二胡与提琴遥相呼应,此起彼伏,在钢琴富有舞蹈性节奏型的推动下,主题在各个调上做了立体性的陈述,寓意人们在不停地相互对歌,场面意味深长。后半部优雅、深情,进一步发展了前面的情绪,突出了两把二胡优美、深情的音色,...

第二主题动听、深情而优雅。在音色的分配上层次鲜明,立体感强。发挥及运用了二胡最优美的音区(中音区),将一段非常美妙优雅的音乐由两把二胡在中音区奏出,使创作意图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也使音乐充满了无限的深情与渴望。高音区的旋律由小提琴奏出,并担任了此段主旋律的复奏,在钢琴如流水般伴奏音型的依托下,色彩斑斓、华丽,犹如行云流水般的飘淼,富有激情和青春气息。各声部条理分明,互不干扰又融合、默契。充分发挥了各乐器的特长。乐曲如歌如梦,自心而生,演奏状态要投入、饱满,所有的力和运动都发自内心,磊落大方。奏此段时,二胡运弓的发力部位主要在肩上,当肩膀运动后再作用于臂、腕、手。一系列动作贯穿、协作,动作协调有力、自然。演奏者会显得充满活力,而并非矫揉造作。在运弓的意念上,切不可将动作看成单纯的动作,它是演奏者需要某种特定的声音、效果而所必须使用的各个发力部位的主动运动。没有这种发力法,就不会达到这种声音,就发不出特需的音响效果。比如:强音、音头、击弓等。在随后音乐慢慢的弱化中,运弓力量逐渐靠前,节省了力,减少了环节,使强弱与用力恰到好处。

离调的运用在注重旋律动听、连贯的前提下,充分考虑了声部分配、纵横线条等多方面的因素,使音乐错落有致,和声得体、立体丰满,粘合性得到了极大地运用与深化。

此曲将古老的中国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进行了完美的组合,第一个创造并运用这种组合方式即获得了成功。受到各界人士的赞扬和认可,为二胡音乐发展提供了一条新的创作思路。

夏:(嬉戏)

偶然看到了那幅画,勾起了许多童年的往事,“玩三角”“抓小鸡”“赛飞机”等。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捉迷藏,不管白天晚上,不分时间地点, 三五成群、如风如火,永远不知疲倦地跑着跳着藏着闹着,或隐身于树后;或躲藏于墙角;或爬到树上、或掩于坑中。从田野到街巷,到处都是他们的“战场”。那种快乐,那份天真,那种无忧无虑和开心,怕是成年人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的境界。每到夏日的傍晚,和风细柳,燕语莺歌,欢快的主题022 26 ︱6.56 ︱7656 2656……应运而生。此段音乐活泼、亮丽、风趣,不断重复的十六分音符以及第二二胡的条约音型相映衬托,形象顽皮机灵、天真无虑。儿童们聚集在一起,而后分成两拨,开始了“摸顶”比赛。像一群放敞的猴子冲出去,飞快地跑着,东摇西晃地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留下一个人守着“家”(其实是一根电杆或一棵树),其余的人便去追或找另一拨的人,追到或找到后必须用手摸到对方的头顶便算胜利,若未摸到,对方继续跑或藏,并设法逐渐向“家”靠拢,在未摸到对方的头顶之前若被对方摸到了“家”,便算对方胜利。有的人躲过了重重追击,眼看就用手摸到“家”了,却被守“家”的人摸到了头顶而失败,留下一丝遗憾。这种游戏有时可以玩到深夜,在明亮的月光下别有一番风味,直到大人们出来前呼后唤地将他们喊回家,一群被汗水和灰土弄脏的“小花脸”才带着一身泥土,心满意足地回家睡觉。此情此景,令人心驰神往,岂是“文字”能够了得!心灵深处一幕幕地闪现,一次次地撞击,多少年从未停息。有一天,突然灵感一闪,便活生生地用音乐将它记录了下来,记得快,记得真,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插部旋律舒展宽广,令人遐思,二胡之间、二胡与其他乐器之间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形成了趣味横生的场面,演奏此段音乐时,右手指法的作用不可轻视,要主动、明确,不能只用手腕的力,才能使声音活泼而不死板,演奏力度要适中,快弓力点要集中并控制好重音,相互间的配合要整齐默切,突出一声部的音响。

秋:(秋叶红)

一个人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路通向远方。远处一片光亮。两旁高大的树木茂密蜿蜒。时时吹来的微风将衣衫不断撩起,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像一串风铃,红了的秋叶鲜艳饱满,如流出的血,飘摇在空中,撒落在地上,弥漫在心中,令人心潮涌动。望远处,物静风轻,红肥绿瘦。枝繁叶茂的秋景更增添了几分凝重和苍劲。单调的脚步声在这浑沌一体的秋景中格外清晰和深沉。分明深秋了,万物结了果实;分明成熟了,少了些山花烂漫的天真,多了些稳重和深厚,所走的每一步都踏实有力。在如梦的恍惚中,带着过去、拥着现实、望着未来,怀着感激与复杂的心,向着深秋走去,溶入了穹形天空下苍茫的大自然。

细密而持续的音型5656565656……烘托了凝重、庄严的气氛和成片的森林、沙沙作响的树叶形象。主题音乐庄严深厚,空旷感慨,揉弦幅度要大,半音下行的衬部略带压抑,描写了人的成熟与对生命和经历的感慨。演奏此段时,大臂主动,运弓开阔,思绪深远。换把动作柔和,换弓无痕迹。

冬:(雪花飘)

不经意望了一眼窗外,天空淅淅簌簌飘起了雪花。一片两片……慢慢地越下越大,不一会儿便成了满天舞动的飞蝶,铺天盖地,弥漫了世界。如果你站着不动注视着飘落的雪花,便有人在向上飞的感觉,头脑里飘飘然然,那种感觉妙极了、静极了、稳极了、甜美极了,如梦如幻,仿佛长了翅膀,慢慢地飞入天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内心充满恬静与安详,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深厚的大雪覆盖了所有暴露在外的物体。大地一片洁白,树木也披上了厚厚的银装,犹如神话仙境一般。飘动的雪花在风的轻拂下飞旋跳跃,形成了一个个舞动的漩涡,如一群洁白的精灵在美丽的仙境中欢快地起舞,轻盈灵巧、顽皮活泼,引得儿童们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或踩或跳或打或闹,或堆起雪人或打起雪仗,任密集的雪花洒满全身,象一个个活动着的雪人。飞舞的雪花和着他们快乐的身影组成了一道充满诗意、童真而洁白无瑕的风景线。于是,飞舞旋转,充满变化情趣的主旋律油然而生,并由多种乐器进一步发展,生动地描绘了一个个此起彼伏、充满动感的鲜活形象,此情此景令人目不接瑕,感慨万分——终日劳碌身心累,不如偷得半日闲……

很巧,写此演奏导读时,作者恰好难得一个下午闲暇,于是骑车到成都郊外东湖旁一古亭中闲坐发呆,不经意想起了冬之雪景。此时恰是冬天。乐曲中飞舞的雪花形象在几近无调性的主题渲染下妙趣横生,471 21757457 演奏时装饰音及强调音很关键,同时对听力和音准要求也很严格,否则乐器之间的融合将变得不协和,声音将受到极大影响,插部中两把二胡同奏时力求在力度、揉弦、强弱控制等方面接近一致。强奏音型3363 555……运弓时力点要靠前,有甩出去的感觉,同时左手指加强力度予以配合,则声音强而不燥,颗粒性强音乐显得干净利落。

2008.1.22成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