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寿终德永在,人去范长存——我国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张韶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举行

0d338744ebf81a4c6e4cd47ad72a6059252da602

华音网消息】我国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中国音协二胡学会第一任会长张韶先生因病于1月2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遗体告别仪于28日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

张韶先生1927年出生于钟灵毓秀的江苏武进县,1946年考入南京国立音乐院{中央音乐学院前身},师从导师杨荫浏,并向刘天华弟子储师竹和蒋风之学习二胡。1950年储师竹偕学生张韶、蒋咏荷在常州举办音乐会,张韶以二胡、琵琶、古筝三种乐器的独奏展现才华,初露头角。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先在中央戏剧学院音乐组工作,1953年任中央人民广播乐团乐队首席和二胡独奏演员,成为我国上世纪50年代以来最为活跃和最具影响力的优秀演奏家之一。1953年硏制出二胡专用金属弦。1955年将二胡木轴改为铜轴,1993年研制成微调固定千斤。1956年开始应邀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讲授二胡,后编撰成《二胡广播讲座》一书,成为中国民族器乐史上第一本比较系统科学的二胡教材,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莘莘学子,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张韶先后出版有10多本二胡著作,共200多万字。创作有《花鼓调》、《大河涨水》、《喜丰收》、《感怀》、《秧歌变奏曲》、《欢乐的草原》等乐曲和60多首二胡练习曲。曾担任过十多次全国二胡大赛评委。1982年与陈朝儒、周耀昆等人一起筹备成立《北京二胡研究会》{现更名为中国音协二胡学会},任会长达18年之久,首开中国各专业民族器乐学会之先河。尤为可贵的是,张老是二胡界公认的一个好伯乐、真伯乐!做到了“培育桃李曾尽瘁,光辉竹帛永流芳”。现在活耀在二胡界一线的一流演奏家、教育家、理论家很多人就是他的第子和受他举荐的千里马。至于间接受教于张老成才的,不计其数。步入老年后,张老仍老骥伏枥,诲人不倦,执着地奉献热力与心血。张老为人热情诚恳,谦虚务实,处世低调,荣辱不惊,人品高尚,高风亮节。他的逝世是中国二胡事业和中国民族音乐人才培养事业一个巨大的损失!千千万万热爱祖国民族音乐的国人对他的仙逝有着无比的悲痛与哀思。可谓海内存知己,云间涉德音!

上午十时,参加告别仪式的人们迈着沉痛的步伐与心情向躺在鲜花拥簇着的张老遗体行最后的注目礼,并与张老家属一一握手致哀。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领导有: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昭、党委书记郭淑兰、副院长肖学俊;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会长兼二胡学会会长宋飞;专家、学者、同仁及学生有:周维、邓建栋、戴亚、章红艳、王宜勤、许讲德、甘柏林、刘长福、李斌、杨光熊、郭葆明、孙奉中、王志伟、张永智、潘方圣、王曙亮、张玉明、岳峰、罗永宁、朱万斌、邢立元、王寒、姜建华、张尊连、余惠生、张方鸣、薛克、朱江波、叶强、秋江、于川、孙凰、杜怡璇、杨雪、王颖、葛亚楠、王建华、刘育熙、郝建斌、杨宝元、宋菲菲。委托与会者送上花圈、代为签名的有:关铭、翁持更、冯卉、蒋巽风、李明正。其中一些与会者是从全国各地乃至境外专程赶来参会的。难能可贵的还有一批是对张老先生的艺术十分祟拜的群众也自发地加入了告别仪式。众人黙默地祝这位中国二胡界的泰斗级大师、刘天华二胡学派承前启后最有成就和影响力的功臣、二十世纪二胡艺术发展史上丰功卓越的二胡艺术家一路走好,在天堂里安息!

寿终德永在,人去范长存。张韶先生千古!

 

新闻附件:

张韶先生的逝世,是中国二胡界乃至中国民族音乐界的重大损失,不少海内外张韶老师的学生和二胡界人士均表达了缅怀之情,特摘录如下:

台湾郑先生:

今早从新加坡的张玉明老师那得知,恩师张韶老师于一月二十二日早上在家中仙逝,听到消息后一幕幕深印脑海中的旧时记忆伴随着止不住的泪水一一浮现;初见张韶老师是在1989年的寒假,那时与几位时任台湾中广国乐团的同事一同到大陆学习并游玩,因而有机会拜在张韶老师门下,也在张韶老师的推荐下同时与小张老师(张玉明老师)学习,那是一段外在零下十六度但内心却很温暖充实的时光,温文儒雅的张韶老师除了琴艺的传授之外,更不断以他多年对胡琴研究改良的心得满足了我对"胡琴"知识的不足,更自此燃起我对胡琴音乐的热情。 他是一位和蔼的长者,对我们这些外地而来的学子就像一位慈父般关心着,每趟去他家吃花芳阿姨煮的饭菜是暖了心也暖了胃;他是一位伟大的二胡教育家,他的"二胡广播讲座"等著作,因盗版的猖獗,并未为他带来财富,但他还是让我帮书带进台湾为二胡教育增添教材;他是位专研二胡乐器改良推懭的顽童学者,只为了赶在我回台时,把他研发的二胡固定千金微调教我,会半夜不顾危险的翻爬过当时中央音乐学院留学生宿舍的高大铁门,再用他说的气功方式慢慢爬上因下班而关上电梯的高楼层宿舍,那种弃而不舍的精神就真是张韶老师;虽每次与老师相处时间并不长,但好多好多他研究在二胡上的巧思与教学语言让我受益匪浅,也更多生活上的点滴让我至今挂在嘴边不时与朋友同事分享着。 最后一次和老师联络是数年前与乐团到北京演出,电话中说要去他家拜访他,但他坚持要到饭店来找我,难过的是他老人家在不清楚乐团的行程下,一时兴起骑着三轮车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到饭店,不仅没遇到我还心脏病发躺在饭店大厅好一会,后来乐团回到饭店我才得知,再与他电话联络,换我坚持到他家附近带他吃涮羊肉也聊了好多,吃完后老师竟难过的告诉我"小郑,你记得阿,以后不要来找我或打电话给我,因为我心脏不好,你找我,我会太高兴心脏承受不了",这几年我记得老师的话,每每想问候都是在心中,没想到那句话竟成了老师教我的最后的话;小张老师说张韶老师走得很安详,甚至像知道自己的时日般地养着自己的身体,我相信老师他只是换了另一个国度继续他的研究和演奏教育;张韶老师我诚心的感谢您,若无您当时的无私教导,也没有今日的我,永远感念您,我最亲爱的张韶老师。

新加坡张玉明先生:

在七十年代中期,每逢周日全国各地在北京的二胡名家包括来京汇演的演奏家都汇集在张韶老师家。切磋二胡艺术,交流心得,汇集资料。晚上在家里由夫人花芳准备了极其丰富的晚餐,他把夫妇每月薪水及积蓄全部花光。而汇集的最新资料自己出钱编成油印册子,汇集了一大批二胡曲及成套而系统的基本功练习曲,寄到全国各地,让二胡演奏家们受惠极大!早期的二胡广播讲座,二胡演奏法。已经大大推动了全国二胡演奏水准的提高。那些无数边远地区的二胡演奏者,就是从这里如获之宝。修炼成演奏家。收益人真不计其数。文革后油印册子,在全国各地传播,可想那是多么惊人的推进。所以说他是空前绝后,很难世界上再有第二个张韶。他的为人没话说,他的品德是我们终生学习的典范。二胡学会只是“二胡研究”刊物花了精力和金钱,他从不计较。都是为了全国二胡界的第一手最新资料的传播和交流。他更不计较个人得失及利益。真的希望二胡界艺术界,继承这些啊。叙一........ 张玉明

蒋才如先生:

惊悉恩师西去,痛定思昔,青少年时期跟张韶老师学琴的日子历历在目,张老师耐心慈祥谆谆教导,对我们家境贫寒的学生特别爱护,上完课留在家里吃飯是常事,花老师烧的南方菜让学子们每每不愿离去,可那时张老师和花老师的粮票和经济也是有限的,在张老师那里的学习,决定了我的一生,我永远感谢和怀念我亲爱的张韶老师,老师安息吧! 您的学生蒋才如叩拜

北京乐界同仁:

张韶老师是著名的二胡演奏家、理论家、教育家,是刘天华的再传弟子,是刘天华二胡学派的传承者和开拓者,他毕生钻研二胡、奉献二胡事业,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对二胡这件乐器的研究与改进、演奏与教学、编写教材、撰写专著、创作乐曲集练习曲、广泛培育人才,为二胡艺术当今的繁荣做出了突出贡献、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他去世前两个星期还与我通电话谈论二胡,嘱咐我一定要坚持二胡教学、要采众家之长融入教学之中,张韶老师还询问了我女儿(也是他的学生)的工作情况,他希望我女儿也要在工作之余教二胡。不了,恩师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我们不知用怎样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悲痛、悼念他老人家。他的离世是二胡界及整个民乐界巨大的损失!作为他的学生一定要全身心地传承他的艺术、思想、作风与精神,为二胡事业的大发展奉献力量。

北京乐界同仁:

沉痛哀悼恩师张韶先生!张韶老师是著名的二胡演奏家、理论家、教育家,是刘天华的再传弟子,毕生奉献于二胡事业,为二胡艺术的传承、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著作与创作曲、演奏艺术与技法理论、教材与教学法、教学成就、对二胡的热情钻研与奉献精神及科学态度永远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研究、传承并发扬光大。他留下了丰硕成果,培养了大批人才,这将继续推动二胡事业向前发展。我跟张韶老师学习二胡多年,我们既是师生关系,又是挚友,情谊深厚,从他身上不仅学到了二胡演奏技术及相关理论研究成果,还学到了学习方法和教学方法,更学到了科学求真、诲人不倦的教学态度与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得知他逝世消息,大为震惊,万分悲痛,匆忙写几句感言,以表对恩是的哀悼!!!张韶先生千古!恩师一路走好!

德国乐界同仁:

才华溢学府,子弟遍京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