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我最珍贵的二胡

解放大路中学七年B班 徐赫

看惯了花红柳绿,隔岸灯火,蓦然回首时才发现,你最珍贵。

——题记

第一次与你相见时,我4岁。那时只因妈妈在看完电视节目后感叹了一句:“会拉二胡的孩子真好。”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拉二胡的小女孩站在舞台耀眼的最中央,身着一件华丽的白色礼服,文静地笑着,很美。我看着身上刚在泥潭中玩完留下的土块,再看看那个小女孩,顿时自惭形秽,便说:“我也要学二胡!”那时只当它是一句玩笑话,不想妈妈却当了真,还兴冲冲地报好了班。我也不好拒绝,便上了第一堂课。

那时你很美,优雅的弧线在灯下发出耀眼的光,枣红色的木纹显现出几分古韵,带着新生的光泽。“吱呀——”我尝试着动了一下琴弦,却立即停止了动作——那声音如锯木头一般难听,带着几分涩。老师笑了:“我来给你示范。”随后,她拉了一支很简单却很好听的曲子。我深深地被你的声音震撼住了。那声音柔和圆润,还带着优雅,时而像潺潺流淌的溪水,时而像草原上驰骋的骏马。那时,我便下定决心要将你学好。天分加上认真使我赢得了老师的称赞和赏识。从那以后,我开始频繁地参加比赛和演出。我正在向那个小女孩的方向走去,我很高兴,妈妈更高兴。

但随着学习难度的增加,我对你的热情却在一点一点地减退。乐谱上一只只的小蝌蚪看得我眼花缭乱,那一阵我一看见乐谱就想呕,恨不得把你从24层楼摔下去,然后再踩个粉碎。那时正好学习很紧,没有时间来练习,于是便停了这门课,你也被我锁进柜子,渐渐被我淡忘。

直到那一次收拾东西时,我发现了被灰尘覆盖已久的你。你往日耀眼的光华早已不在,我轻轻用手擦拭掉你身上的灰,开始演奏自己最熟悉的一支曲子。就像第一次那样,我又被你的声音震撼了。对你的厌恶之情一扫而空。其实,在把你丢弃的日子中我又学过许多乐器,但没有一个像你我一般,这样默契。

于是,我在你优美的声音中顿悟:你——我的二胡,原来才是最珍贵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