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名师宝琴话陈老

7ba57ebe9c7e4e52bb466d5bf608bcee.jpg-mobile

在北京海淀区中央民族大学的家属院内,有一处并无二致的普通居所,它却是一代民族音乐教育家陈振铎先生的故居。

c6f7319b2610428f8e0c08f98758446a.jpg-mobile

陈振铎(1904~1999,山东临淄人)中央民族大学艺术系教授。作为刘天华先生的首传弟子之一,他为20世纪专业民乐教学系科建设立下了头功,是现代民乐系科的奠基人之一(国立音乐院,中央音乐学院)

30f4cfc2c9974fa29cdcdf6c034f3f05.jpg-mobile

在陈老居室的壁橱里,悬挂着一组有些年头的旧式二胡,它们走过北伐,经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伴随主人那八十余年的民乐人生,完整地保存至今实属不易。胡琴无声,但却成了20世纪中国二胡从奠基到崛起、从崛起到振兴近百年行程的见证。

ae4e958a838846f8bc71364042a1f1a5.jpg-mobile

第一把二胡,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随着青年陈振铎走出山东淄博邵家圈起,先考入中国第一所音乐学院(上海音乐院,1928)跟吴伯超主修习琴,后转入国立北平大学音乐系(1929)师从刘天华学琴奏曲,而后又跟随陈振铎去了北平大学任教传徒,目睹了“五四”时期中国二胡专业化进程的初创阶段。 

442ef5b1090a4aabafecea05f404a7a0.jpg-mobile

除了教学和演奏,喜爱编写工作的陈振铎,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用这些琴为我们编撰了七本二胡教材和书籍。其中,《南胡曲选》可称民国时期最早的二胡曲集(1935)《怎样习奏二胡》堪为二胡历史上的第一本教材(梅厂琴庐,1945)

ddbf09bd477d46bab176e764566d7ea3.jpg-mobile

1932年,国乐先驱刘天华先生不幸早逝(38岁)在刘氏长兄刘半农的推荐下,陈振铎作为《刘天华先生纪念册》的主要编写人之一,用这把琴整理遗稿,译谱订曲,为后世留下近代二胡史上的第一本文献巨著。

c0f45eae8fa54c18ad3c01a0ea3be4ef.jpg-mobile

这把二胡琴身玲珑,琴音通透,演奏起来称心顺手,是陈振铎先生的最爱。无论是担任天津女师学院音乐系主任(1934)还是重庆国立音乐院任教授期间(1939)儒雅悠扬的琴声在主人流畅的弓弦之下,频频出现在各式各样的音乐活动中,赢得了时报大刊“南胡圣手”的美誉。

71baf13a073842d394f19e78fc0d901a.jpg-mobile

1942年春,在重庆《刘天华逝世十周年纪念音乐会》上,陈振铎就用这把二胡,与师兄师妹曹安和、杨荫浏、杨大钧(右起)一起演奏了刘师的作品《变体新水令》,这是一代国乐大家音乐会后留下的珍贵合影…

be6c7ba885454ed9a59ea1441a6654b4.jpg-mobile

1982年6月,78岁的陈振铎,在《刘天华先生五十周年纪念音乐会》上,登台演奏“汉宫秋月”一曲, 琴声平实质朴,观者为之动容:天华遗风,琴韵可寻……(前排左七起至右:刘天华夫人殷尚真,朱穆之,陈振铎)

f87354b5db0646d781510257f5c5faa8.jpg-mobile

除了教学和演奏,喜爱编写工作的陈振铎,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用这些琴为我们编撰了七本二胡教材和书籍。其中,《南胡曲选》可称民国时期最早的二胡曲集(1935)《怎样习奏二胡》堪为二胡历史上的第一本教材(梅厂琴庐,1945)

90caadddec034f57b89f54de4331418b.jpg-mobile

同时,陈先生在这些二胡的引弓奏弦之下,为我们创作了十余首优美动听的二胡小曲:《雨后春光》《花开满园》《山村初晓》《田园春色》《弓桥泛月》《明月流溪》等。这些饶有情趣的二胡小曲,是专门为初学到换把而写的,仅凭曲名,您就会明白先生内心那份感怀自然的诗情画意…

103674da67cf44fda1ef25456b28fc68.jpg-mobile

这对首次出现的前方后圆八角二胡,是由陈振铎先生设计的(董玉光制作,1953年)就在这把琴上,陈振铎等支持学生张子锐的琴弦改革,率先使用二胡由蚕丝弦到钢丝弦的转换,由此不胫而走,引来了二胡行程的新局面…

22810ba057dc46f8ad57b46982711786.jpg-mobile

正是这对八角二胡,陪伴着陈振铎先生达半个世纪之久,先后教授出陆修棠、朱郁之、瞿安华、张锐、陈朝儒、刘北茂、王国潼等一代二胡名家和教坛栋梁,并培养了新中国之后的第一代少数民族二胡人才,成功完成了刘天华首传弟子的二胡历史使命。

433001fd59234c9297154f95b31a7658.jpg-mobile

2015年11月,由中央民族大学编撰的《民大名师纪念图册》,精心选定了20位创校功臣和兴教名师,陈振铎先生和他钟爱的胡琴,与学界巨匠翦伯赞、潘光旦、费孝通等先生一起赫然于图册之上,成为一代民族英杰和教育荣光的象征。

fbd19ef44a724e288d0851808abf7a2e.jpg-mobile

36年前,还在大学读本科的笔者,曾随导师王寿庭先生赴京对陈振铎先生有过一拜。今年四月,趁着中央音乐学院学术会议之便,也带着研究生孙颖同学,来到民大图书馆的博物馆中对陈老一拜。往事如烟,陈老的教诲仿佛还在耳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