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专访 | 化为春泥育新苗--二胡演奏家召唤的二胡新征程

1FBEFC66-A61A-4CF8-82F5-F75FAD68B9DE

召唤,江苏高邮人,著名二胡演奏家,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原江苏省演艺集团民族乐团首席、国家一级演奏员、独奏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二胡学会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理事。

1994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师从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马友德、朱昌耀、欧景星教授。曾获“刘海栗奖学金”。1997年起连续10年获得江苏省二胡多项比赛金奖。1997年、2001年两度获江苏省民族器乐比赛一等奖;1999年获江苏省文化艺术“茉莉花奖”、第四届江苏省音乐舞蹈节二胡演奏金奖、“天华杯”全国青年二胡比赛二等奖;2006年“江苏----二胡之乡”系列音乐会中首演《喊山》获优秀演奏奖;2011年第七届江苏省音乐舞蹈节首演《苏北叙事曲》获优秀演奏奖;2007、2009年两度获中国音乐“金钟奖”二胡比赛优秀奖。

2013年作为高层次人才引进,任教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作为来自“中国二胡之乡”的原江苏省民族乐团首席,在教学中,以一线过硬的演奏示范优势、严谨的教学作风和全新的道业教学理念,以培养高、精、尖二胡专业人才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受聘于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大学生艺术团艺术指导及民乐团指挥。其个人举办多场独奏音乐会及演奏艺术讲座,出版多张CD,发表多篇专业论文。多次出访美国、日本、俄罗斯、德国、意大利等10多个国家及地区。

华音:江苏省有很多二胡名家,有二胡之乡的美誉。您的家乡在高邮,也是著名的民歌之乡。在这样一个人文环境和艺术氛围里,您是如何与二胡结缘的呢?

召唤:学习二胡起源于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工作,并且非常喜爱二胡,在我6岁的时候,父亲问我要不要学习二胡,我觉得二胡吱吱嘎嘎能发出好听的声音很有趣,出于好奇开始学习二胡,父亲也就是我的二胡启蒙老师。父亲也是我叔叔的二胡启蒙老师,叔叔曾与马友德老师和朱昌耀老师学习过二胡,在专业团体做过二胡演奏员。就是在这样的家庭教育环境中,我较早的接受了比较系统的练习方法,音阶、练习曲的练习让我打下了比较好的基本功。刚开始很有兴趣,但是练琴是很枯燥的,有段期间还是蛮痛苦的,但这也是必须经历的学习过程。正是这样的家庭文化氛围对我日后的二胡演奏学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随着我能力的增长,父亲辅导我已经显得吃力,十岁那年为了继续提升我的演奏水平,父亲带着我到南京随马友德老师和朱昌耀老师学习深造。

华音:南京的求学期间对您的学习二胡过程有着怎样的影响呢?

召唤:1980年代条件比较艰苦,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从高邮到南京,天还没有亮就要赶路,中午才能到达。这样坚持两地奔波,直到我考上大学为止。

我的家乡是一座小城,来到南京让我看到了很多新鲜事物,在老师那里听到了也学到了很多以前接触不到的曲子,不仅提高了我的演奏水平还开阔了我的眼界。马友德老师治学严谨、学养深厚,用科学的方法来规范我的演奏,纠正了之前不够正确的演奏习惯。朱昌耀老师舞台表演大家风范、演奏炉火纯青,一字一句的教我演奏乐曲表达音乐,在他那里学到了很多曲子。而每当在南艺校园去往老师家的路上,都能听见周围传来那么多不同乐器的声音,那么多美妙的音乐传到我的耳朵里,那种音乐的神圣感,有种能触动人心灵的魔力。当时我被那种氛围所感染,在我心中能学习音乐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所以考进南艺成了我少年及青春时期的梦想。

华音:您实现了梦想。

召唤:是的,作为普通高中的学生,我考进了南艺。在初中阶段,我曾两次与附中失之交臂,而这并没有阻挡我考进南艺的脚步和实现梦想的信念。1985年,我代表地方参加江苏省首届青少年二胡比赛,获得少年组三等奖。这次比赛的成绩,更加坚定了我要坚持学习二胡和考进南艺的决心。这期间还参加了中学生的文艺汇演,在1990年获得江苏省中学生文艺汇演的一等奖。

C6D8E4CB-8D3C-4449-BB3E-2071351C978F

与刘明源老师和许讲德老师的合影

华音:青春无畏,小小的挫折也是成长的必修课。而在南艺这个充满梦想的地方,想必您更是全身心投入到这座音乐的殿堂中了吧?

召唤:进入南艺才是在音乐的路上刚刚启程,大学一年级时师从马友德老师,在校外我仍跟随朱昌耀老师学习,大学二年级开始师从欧景星老师,欧老师对新作品的演绎匠心独具,善于把新生事物带给学生。这样看实际上我读书时有三位老师,而每位老师都带给我不同的知识。而在读书期间参加比赛,是挑战自我和激发自身潜力、提高心理素质的良药,让我的演奏得到提高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我毕业后的工作中也益处良多。我觉得我很幸运,不仅从三位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演奏上的东西,而且老师们鼓励我多和其他老师学习不同的音乐风格、不同形式结构的音乐作品,晓众家之所长,补自身之所短,这种对音乐的尊重和追求,才是最宝贵的。当我参加工作离开这座梦想的校园,恩师们的谆谆教诲是我前进道路上的指向灯。

170927A6-0918-4D3D-9F27-C782B7E608D4

华音: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又有怎样的经历呢?

召唤:不论是少年时期梦想还是到我毕业后的选择,成为演奏家是我对二胡的一点执着心。1994年大学毕业后我考进了当时还称为江苏省歌舞剧院歌舞团民族乐队,也就是现在江苏省演艺集团民族乐团的前身。当时的乐队演奏了大量的江南风格音乐,当听到前辈们的演奏,音乐层次分明、乐器间音响融合、优美有张力的旋律,这样的音乐深深使我感到震撼。乐团合奏不同于独奏,有着其特有的魅力。而工作后有了比学校更广阔的平台,让我有机会与不同民族和国家的音乐家们合作演出,演奏了不同民族、不同风格、不同作曲家的作品。

1997年,有一次陈耀星老师作为特邀演奏家随我们团去台湾演出,朱老师鼓励我能有这样的机会认识音乐家就要去学习,然后陈老师每场演出拉琴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看着。陈老师看我很好学,对我印象很深,他说:小伙子回到南京我教你。就是这样的机会,我向陈老师学习了他的风格作品,一字一句地学习了《陕北抒怀》,后来也演奏了很多陈老师的作品。

而有幸与闵慧芬老师学习,是因为一次闵老师和江苏省交响乐团合作《长城随想》,找到我作为排练阶段solo的替代演奏,那是我第一次作为独奏和交响乐团合作,虽然只是代替闵老师正式排练前期的演奏,但是我很珍惜这次能与交响乐团合作的机会,认真准备和练习,并得到了乐队指挥闵乐康老师的认可,也是通过闵乐康老师得以跟随闵慧芬老师学习。

工作中还有很多机会与音乐家们合作演出,包括为宋飞老师、邓建栋老师等著名演奏家协奏、合作,向他们求教二胡演奏上的问题,这让我受益匪浅。正是乐团这个平台和身处南京优越的地理位置与人文环境,给我带来更多学习的机会,让我在工作实践中积累沉淀自己。

让我难忘的是,期间有机会参加2007、09年两届金钟奖比赛。通过比赛,让我获益良多,比如,技巧的提高,对音乐深度的把握,成功与失败的教训及心理素质的培养等等。这些都是一种整体素质的锻炼和提升。回想过去,不论是乐团工作还是面对比赛,这些宝贵的经历让我的音乐演奏更加成熟。

而在乐团的工作中让我有机会接触到指挥专业,并喜欢上指挥,为此特与闵乐康老师和王爱康团长学习指挥。揣摩指挥家的排练过程,会让我跳出演奏者的角度,能够更全面深入的分析理解音乐作品。

884A053A-CE6B-401C-A975-5C2103E449DC

华音:而您选择从事教育科研工作,这些经历对您在教学工作中又有怎样的影响和帮助呢?

召唤:在任教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之前,我一直在表演舞台上的,可谓是最前线了。舞台表演和教学虽然两者所处环境不同,但是两者可谓相辅相成。在传授基本技艺的同时,又能把我多年来积累的舞台表演经验传授给学生。我对二胡教学的理解,首先要教会学生科学的演奏方式和教学方法,能让初学者打下坚实的基础,日后才能无技术阻碍并更好的提高演奏能力。另外我们一定要传承好我们本土江南风格的音乐,同时去接触当下最具时代意义的作品、了解不同地区风格和不同音乐家的作品,与时代的发展相接轨。当今二胡现代作品,例如王建民老师的二胡狂想曲系列,乐曲中用到了大量的民族音乐语言,但手法却又是现代的,这给了演奏者多么大的想象空间啊!

在课程形式上,比如说我们可以开一个类似于音乐会演奏的课程。怎么理解呢,就是有针对地锻炼学生与乐队协奏的能力。

5A876B87-D62E-4A62-AD31-DBD20882D33A

华音:您现在指导学生乐团,有怎样的体会?

召唤:很好的是,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有艺术实践中心,中心组织了本科生精品音乐会、硕士研究生精品音乐会等。学院为学生提供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和机会,在校期间,就能得到很好的演出实践和锻炼。在院领导的支持关心下,我们还建立了民乐重奏组,弥补了教学形式的单一。在乐队中不同乐器一起合作,各声部的配合,正是学生平时独奏练习听不到的,这能让学生对音乐感觉的培养及合奏的能力上都起到促进作用,接触更为丰富的音乐视角。民乐重奏组中我作为艺术指导和指挥,曾和学生一起出访俄罗斯演出,能走出国门去传播我们国家的民族音乐是学生们在学生时代中难忘的经历,也是对他(她)们专业技能上的历练。

今年,我指挥东南大学大学生民族乐团和合唱团,演出了王立平先生的《红楼梦组曲》。指挥大型多形式作品对我个人而言是一次挑战和锻炼,除了要考虑到乐队中每个声部的音乐细节处理,还要照顾到每个演奏者的演奏能力。包括乐队与合唱的组合,直到音乐会的成功演出。

目前我在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及南京中医药大学等高校的民族乐团中担任指导,和这些热爱民乐的学生们一起排练,是我课余生活中很快乐的事情。

F7E02CCE-4407-4BA4-9083-3CE4DAF8238D

华音:您说在求学阶段中遇到很多老师,现在您在教育的岗位上已经有两年了,在教学中是否看到很多以前的“你”呢,教学中让您有怎样的体会?

召唤:南师大音乐学院名师荟萃,这让我学到很多宝贵的教学经验。教学中,我觉得还应遵循“因人而异,因材施教”的准则吧。而具体的教学内容又要根据学生的个人情况来分析,学生在哪方面薄弱,是基础还是其他地方要弱一些,我怎样去启发他(她)们,包括演奏方法、演奏的状态,都需要耐心对待。演奏作品的难易,应选择适合学生能力。学生只要是在演奏,就让他(她)演奏规范,音乐表达得淋漓尽致,然后当他(她)成长为老师时,能把科学的方法再教给他(她)的学生,从而形成一种二胡发展中的良性循环。当然,理论与实践如何相得益彰、怎样把我们院里的学生培养成为复合型人才,这也是我今后在教学工作中探索的方向。能做好这些,我就觉得很成功了。

6534B1BD-E823-4DEE-B023-16DFCA305779

华音:能谈一谈您在工作期间出版的第一张CD专辑吗,录制的过程中又有哪些故事呢?

召唤:在乐团工作中会参与一些专辑的录制,主要是乐团灌制唱片各种音乐、戏曲伴奏的录制。而出个人专辑,是在我工作后在演奏上得到了一些肯定,才想去录制保留,也是对自己一段时期演奏的总结。在演奏上,我坚持原作品的风格特点,演奏中又有自己对乐曲的理解,就是演奏者的二度创作。在选择曲目上,第一首《江南春色》然后是《梨园梦》、《乔家大院》、《二泉映月》、《喊山》、《闲居吟》、《苏北随想》七首作品。我本身是江苏人,选择曲目上想体现出江南音乐的特点,第一首我选择了江南春色。《梨园梦》是张晓峰老师创作的,灵感来源于沪剧名伶邵滨孙先生的悲欢人生,很巧邵滨孙先生也是江苏人。张老师的作品音乐语言非常丰富,虽然我对沪剧不熟悉,但是对锡剧、越剧有所了解,恰恰这些之间又有着联系。拿到曲子后,找到张晓峰老师指点,到后来录制完成出版。现在来看还是有点小小遗憾,在散板部分张力还可以再大一些,情感的处理可以更“掏心掏肺般”。《乔家大院》大家耳熟能详了,《二泉映月》的作者华彦钧就是我们江苏人,而这个作品更是音乐会保留曲目,二胡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首曲子。提到二胡不能不提的两位大师,一位是华彦钧,另一位就是刘天华。刘先生是二胡发展路上的创新者,二胡教学的奠基人,他的作品更是每个学习二胡者必学的经典之作。整张专辑中,我尽力把每首曲子的音乐形象和语言特点表达给大家,尽力表达出自己最好的音乐。当时朱昌耀老师作为艺术总监,乐队协奏排练录制,指挥、老师和同事给予我很多帮助和支持。在最后出版设计的过程中,英语翻译部分是由我的爱人完成的,她从事英文专业的教学研究工作专攻美国文学。这张专辑能够顺利出版,真的要感谢家人、老师、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

华音:对于现在民乐的状况,您有怎样的看法呢?

召唤:我的孩子会一点二胡,但她更喜欢邓紫棋。我小时候是因为生活环境和父辈喜好民族音乐,耳濡目染的影响。现代环境中,流行音乐占据主流,现代传媒的力量让这种普及更趋于年轻化。我希望,不遗余力的去介绍宣传民族音乐,不管是网络形式还是电视形式。希望大家了解民族音乐,去传承它发展它,民族音乐是不能遗失的国粹、瑰宝。这也是需要我们教育者和华音网共同去努力的方向。

EC84E9A2-A266-4ACD-B4DA-A3F97FB5810A

华音:是啊!能谈谈二胡在您生命中的地位吗?

召唤:它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能免俗,但这确实是发自我内心的声音。是二胡这块敲门砖打开了我通往音乐世界的大门,是它让我知道民族音乐,从民族音乐知道音乐还有其他形式。慢慢了解音乐的宽广、浩瀚。而回到我自己身上,除了能用二胡表达出内心的情感,还能不能够去为音乐的夜空增加繁星?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止,对音乐的追求也不会中断。

采访召唤老师的过程中,被他的亲和力所感染,说是采访更像是老友间的畅谈。在表演舞台上他是一名成功的演奏家,在表演事业的盛年却选择褪尽铅华做二胡教育中的一名布道者,为二胡的传承尽一份绵薄之力,让人可敬。不管是对二胡教学的严谨态度还是对二胡艺术的追求,更是做了一名优秀的教授者和音乐家。有如此情操和对音乐如此执着之人,我相信会培养出更多二胡艺术的传承人。

前期采访:林静茹

编辑撰稿:周玲君

终 审:贺绍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