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一个人的二重奏--青年二胡演奏家7月7日登重庆大剧院

136064382

放弃时兴的呈现方式,而是让一切回归传统音乐的纯粹——7月7日,青年二胡演奏家王亚利将在重庆大剧院带来她的最新的音乐会“奚琴流波”。7月1日,大渝网走进重庆市曲艺团,采访了这个80后二胡演奏家。从4岁开始学艺,20多年来,从最初的懵懂到如今的挚爱,二胡,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这次的音乐会,王亚利将带来特别的二重奏演出。

》》懵懂

4岁学琴 踏上这条路源于父亲对二胡的热爱

王亚利的父亲在青年时期曾经也是一名文艺工作者,“他会很多乐器,尤其二胡拉得不错”,王亚利告诉记者。但因为生活,父亲与他钟爱的二胡艺术失之交臂,没能最终走上音乐道路,这是父亲的遗憾。但这让慢慢长大的王亚利对二胡有了最初的认识,“那时候并不知道什么是中国传统音乐,只觉得父亲拉得好听。”跃跃欲试的王亚利展现出来的天赋让父亲惊喜。

所有学乐器的人都会经历这样一段枯燥、苦闷的基本功练习阶段,王亚利也不例外。刚4岁的她,站在门口看着小伙伴们在蓝天白云下奔跑嬉戏,而自己只能呆在屋里一遍又一遍地拉琴。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好几年,她的琴艺在飞速提升,她的心却慢慢产生了抵触。

136064389

》》信心

曾想放弃 天赋和苦练换来的成绩让她重拾热爱

10岁的时候王亚利已经是同龄琴童里的佼佼者了,当然,也是父亲的骄傲。一次,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父亲满怀希望让她拉一段给大家展示,而王亚利却因为情绪不高表现得很糟糕,一段曲子屡屡出错。父亲的骄傲在那一刻崩塌,当下就严厉呵斥了她,这也是父亲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

失落、委屈,种种情绪。自那以后的一年多,王亚利不肯在碰琴。

直到12岁,为了能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跨区报考一所重点中学,王亚利不得不再次练琴。这一次,她竟然成功考下了二胡十级,并且以专业分第一的成绩进入那所她向往的学校。这让她重新燃起信心,她觉得自己是可以把二胡拉好的。

从那时起,她开始拜师学艺,师从重庆民乐界泰斗夏元龙老师,真正走上了二胡之路。

》》纯粹

扎根重庆 愈来愈好的艺术氛围让她更加坚定

从四川音乐学院研究生毕业以后,王亚利曾经向往过更广阔的舞台。她年轻、有天赋,有的是机会。“那时候重庆的音乐氛围真的不好,没有几个人会愿意花钱买一张票到剧院来听我们拉琴,有时候可能观众还没有演员多。可我想,我们做这一行的,总得为自己的家乡点什么。”王亚利说。

回重庆,进入重庆市曲艺团,这一呆,又是好多年。

有付出,就有回报。王亚利亲眼见证着这几年来,本土艺术家们为重庆的文化事业默默付出着,随之也培养着越来越多的观众。2014年,王亚利怀着忐忑的心在国泰艺术中心办了一次音乐会,她之前也害怕没人来听。“没想到,反馈那么好!像我们这样练琴这么多年,不管再苦,当看到台下那么多观众都为我们起立鼓掌的时候,就觉得一切都值了。”

而这次,将登上重庆大剧院的舞台她,放弃了惯有的用钢琴和扬琴配合二胡演出的呈现方式,决定全然采用传统乐器,让传统音乐更加纯粹。“有的人可能觉得传统乐很老土,跟自己不相关。而我现在做的就是用新方式去演绎,结合多媒体舞台呈现。同时,在曲子的编配上用的伴奏形式也是新的,我用了中阮、琵琶、古筝,还有古琴和箫。”王亚利介绍。

在7月7日的这场音乐会里,最神秘一首曲子的莫过于王亚利自己改编加工的《空山鸟语》。她把独奏改成了二重奏,而这个二重奏又是由她一个人完成……

这是怎样的二重奏?7月7日,重庆大剧院,王亚利告诉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