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一曲二胡 一段人生

一曲二胡 一段人生

□丁泽旭

作者系济南艺术学校 2016级1班学生

舞台上的灯缓缓亮起,我走上舞台中央,掌声响起,我轻轻抚动琴弦,我似乎听到远方一个老人的叹息。

那是几年前,我刚刚开始练习《二泉映月》,那时的我,对它所表达的情感不甚了解,总觉得它是轻易的。而后,我将曲中技法掌控自如,但依然不了解它的内心深处。

又是一年过去了,我也变成了一个专业学生,在一节课上,老师给我说了他对它的了解,那故事几乎是透过心灵的。所以在此之后每次操起琴来,我总能想起那个从辉煌跌到谷底的那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终于有一次,我因为机缘巧合,再次奏响《二泉映月》,那已与此前不同,琴弦舞动,随之而来的是奏者沉重的,无法叙述的心声。压得我轻快的手指再也欢快不起来。沉重复沉重音乐的高境界,那一霎仿若是那个饱经人世间风霜的“阿炳”般,《二泉映月》是他的心声。琴声戛然而止,我看到在夕阳的余晖下,老人的身边有一层金黄的光晕,压在所有人心头的还有那把伴随他已久的如墨玉般的胡琴。

它的魅力深深吸引了我,竟让我看见隐藏在音乐深处,遥远而独特的情感。不需富丽堂皇的衬托,也不需春花秋月,轻轻提起,随意奏响一曲,便是它的精髓。

眼前,一片墨色;手中,一把利剑;耳中,一曲悲壮。

瘦骨如柴的手指掩饰不了乐曲的力量,深陷的眼眶阻止不了探寻灵魂的目光。

他用瘦弱的身体扛起了一段悲壮,用无力的手指拉出了人生的沧桑。

现实折去了他风流之翼,乐曲又为他编出灵魂的翅膀。

国殇……人亡……

月光,裹一身金黄,泻下,激起一阵恐慌。

音符,串起一线希望,飘荡,平静了流血的耳膜。

一把二胡,一杯浓酒,一曲批判的乐章,将他的生命推向了辉煌。

死亡又是另一段开始……

掌声响起……

眼前缓缓的亮了起来,我似乎感觉到我与弦音已完全相溶,回声依然在脑海中想起,以至于我似乎有点舍不得。一个老人在远方的石桥上,夜空飘着一轮上弦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