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在二胡琴弦上 拉出美妙人生

每当傍晚,万州区枇杷坪富祥小区会传出一阵阵二胡声,或悠扬婉转或激情昂扬,小区里散步的一些居民往往都会被那美妙的曲调打动,静静地驻足聆听。这天籁之音出自一位音乐老师之手,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龚霞。她说,如果说音乐是她人生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伴侣,那么二胡则是她的另一半。

一曲《葡萄熟了》独奏让她与二胡结下情缘

也许在外人眼中,整天和二胡相伴的女孩应该是含蓄温婉的化身,说起话来也是柔声细语的。近日,当记者初次见到龚霞时,从外表上看,龚霞给人一种秀气内敛的感觉,但在她内心的深处却有着一股豪放与坚强的劲儿。尤其是听她拉完一曲《三门峡畅想曲》后,记者顿时被那美妙的音乐所感染,小小的人儿居然能有如此的爆发力和对音乐的感悟。

“很享受那种闭着双眼,沉醉于音乐世界里的情景。有人可能会觉得二胡的声音太糙了,可我就是喜欢这种声音,它的音色更能抵达心灵的深处。从第一次握起二胡至今,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我的启蒙老师也是我的舅舅。”说起龚霞与二胡的情缘还要回到她童年时,她告诉记者,第一次接触二胡是在她10岁时,她在舅舅家看到了这个长得有些奇怪的乐器。当她听完舅舅拉的一曲《葡萄熟了》之后,便在心中埋下了要学习二胡演奏的渴望种子,也是从那时起,她便跟着舅舅学习起了拉二胡。

“一个人要想成功肯定得付出很多。还记得刚开始接触二胡时,就被二胡的运弓技法给难住了,那段时间里,我觉得手指都已经不听使唤了。后来到了初中,既要抓学习,又要练琴,每天都要很早起床先练一个多小时的二胡之后再去上学。”龚霞如是说。

龚霞向记者表示,如今,只要一拿起二胡她就能忘记所有的烦恼,尽情的享受着音乐带来的快乐,但是在学习二胡演奏的路上她也饱受辛酸。所幸的是,在家人的鼓励和自己的坚持下,她并没有半途而废。

大学时两次和专业乐团合作同台演出

在采访中龚霞向记者表示,初中毕业后她考进了原来的开县师范学校,在那里又跟着老师系统地学习了二胡演奏。她说,让她记忆犹新的是,有一节课上,她的二胡老师邓柱拉了好几首曲子,并让他们说出每一首曲子通过二胡音色拉出来的音乐带给他们的感受。也正是这堂课,让她对二胡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大学时,我又考进了四川外语学院重庆南方翻译学院音乐表演专业,跨进大学的门槛后我才发现,那里简直就是音乐的殿堂。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精力更好地向器乐表演方面发展,我每天除了正常的上课,课余时间几乎全是泡在乐器堆儿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最让我自豪的是,2006年,我曾担任过‘孙燕姿重庆个人演唱会’二胡伴奏。次年,又与来自日本的常磐津舞伎舞蹈与音乐访中节使团同台演出过。同时,与专业乐团的这两次合作也都非常地顺利,并且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和表扬。”龚霞乐呵呵地说。

龚霞表示,在我国二胡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被称为“民乐皇后”。二胡演奏的巨大魅力,不仅来自双手的弹奏,更来自于弹奏者内心的回响和灵魂的融入。在今后的教学过程中,她会把二胡带进课堂,让自己的学生去感受民族乐器的非凡魅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