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一把二胡伴今生

时而如同深巷蝉鸣、水银泄地,时而又如万马奔腾、响遏行云,一根琴弓在二胡演奏家方高才手中翻飞,与两根琴弦碰撞出曼妙的旋律。

在2017年6月举办的“海南省第六届中国民族音乐国际大赛”决赛上,方高才凭借一曲二胡独奏《一枝花》摘得专业组一等奖。

这个“专业”来之不易。国家一级指挥道玉书曾为他的演奏倾倒:“你是哪所音乐学院毕业的?”方高才的回答令他意外:“我非科班出身,全凭自学成才。社会这所大学融汇酸甜苦辣,帮助我不断挖掘自己的潜能。”

他为拉二胡而生

乐东黎族自治县自古以来民乐盛行,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吹拉弹唱之音都不绝于耳。

方高才就诞生在这片钟灵毓秀之地,从小在旷野里听风、听雨、听流水,在村舍间听琴、听萧、听琼剧,感受着人与自然协奏而生的天籁乐音。

在他的家乡常见这样的风景:几位民间艺人自发组成乐团,或是上门卖艺补贴家用,或是聚在一起切磋交流,乐曲从微醺的指尖流出,随袅袅炊烟飘出很远。

方高才的邻居关诚伯就是一位善拉二胡、吹唢呐的民间艺人。每当关诚伯的二胡响起,他总循着琴声而来,伏在膝头久久不愿离去。数不清多少次,他用稚嫩的小手抚过这把二胡;数不清多少次,他扒着窗台就着夜色凝望那一根根发亮的琴弦……他是多么渴望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二胡啊!

因为家庭贫困,方高才不敢奢望能买到真正的二胡,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萌发——他找来木棍、竹筒、牛尾毛等材料,折腾许久竟真的制成了一把像模像样的“二胡”,就连拉起来的声音也有那么些意思。关诚伯既好笑又感动,“你简直就是为了拉二胡而生!干脆,跟着我学吧!”

开始手把手教学以后,关诚伯更加笃定:“这个宝啊,没押错!”方高才天资很好、悟性很高,不论是《赛马》还是《雨打芭蕉》,再难的乐曲只要听过一遍,他都能粗略地演奏出来,多练几次就可与成熟的乐手同台竞技。

可他并非什么“音乐神童”,每一支乐曲的精准诠释背后都凝聚着难言的苦累——

1970年上山下乡,他在乐东长茅水库参加生产劳动,每天都是白天干活、夜间练琴,手指磨得生泡、长出厚茧,吃饭时左手在桌上弹跳,右手则做着拉弓姿势,就连走路时也不忘哼唱乐谱。

1990年被调到乐东农机学校当校长时,他生活在交通闭塞的抱由镇,没

有名家指点、没有知音交流,只能靠着听二胡独奏磁带,摸索领会乐段的表现技巧、弓法指法的点拨舒缓,有时废寝忘食,不顾日出日落,被人笑作“怪人”、唤作“琴痴”。

家人是其坚强后盾

经过多年练习,方高才总结了拉好二胡的几个关键:第一是要有信心,知难而进;第二是要背熟乐谱,心中有数;第三是要勤练各种弓法、指法和培养乐感。

但他更明白,练琴不能做井底之蛙,不走出大山就永远不会有大的进步。所以,每次听闻省里举办民乐比赛,他都要排出时间并从微薄的工资里挤出钱来,请其他乐手同去海口为其伴奏。

有人冷嘲热讽:“你是个业余乐手,就算去比赛也是没用的。”他倒也不恼:“人生难得几回搏,乐东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参加过省级比赛,我要为乐东争光,为热爱民乐的朋友争口气!再难也要去!”

为了更好地表现乐曲,只靠数百元微薄工资养家糊口的他,甚至节衣缩食攒了一万多元,跑到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订制了一把六角二胡,又跑到北京民族乐器厂订制了一把八角二胡,“这对我来说是最珍爱的圣物。”

也许有人会问,为了学琴如此“挥霍”,家里人能同意吗?方高才用件件往事做出回答:有一年,他的妻子在省医院住院,而他恰好要参加全国二胡十级考试,只好把二胡带到病床前,一边练习一边照顾病妻。知夫莫如妻,最后是妻子向医院申请提前做了手术,才让他安心地考回了这张含金量极高的证书。

在乐东文工团工作期间,文工团的住房很是紧张,是妻子把自己的宿舍收拾出来,陪着他一住就是30年。她心疼丈夫——每天从家里到文工团要往返20公里。冬天还好,一到夏天便要忍受灼灼烈日,每每汗流浃背苦不堪言。可他却甘之如饴,在凹凸不平的乡道上背曲、运弓、弹指,手舞脚踏,不亦乐乎。

因为练琴练得入神,本就不常插手家务的他几次把饭煮糊。妻子也不生气:“你以后就专心练你的琴!”她还不许别人说丈夫“不服老,50多岁了还要难为自己”,因为丈夫常说的她都记在心里:“一天不练自己知,两天不练老师知,三天不练观众知。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哩……”

无偿把技巧

传授后辈

“二胡两根弦,可与四根弦的小提琴相媲美。”方高才认为,中国民乐不仅婉转动听而且底蕴深厚,“要拉好一首曲子,必须深入地了解乐曲的创作背景,充分地理解乐曲的思想内容,还要融入意境、大胆取舍、合理加工,全身心地投入到乐曲的特定氛围之中,才能使演奏具有强烈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方高才还通过不断完善外部环境来培养自身气质:在庭院内种植花草以招来蜂蝶,种植香蕉以倾听雨声,让自己的琴声与大自然的蝉鸣鸟叫和谐交融,既表现了高山流水的壮美,又体现了田园牧歌的情调。

功夫不负有心人,方高才在二胡演奏方面一路凯歌:1978年9月第一次参加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文艺调演,就凭板胡独奏《公社春来早》荣获一等奖,后来又相继获得海南省音乐最高奖“金椰奖”、海南省民族器乐大赛一等奖等重要奖项,其传记和成果还被收入了《海南音乐二十年成果(1998年—2008年)》专集。

这些年,他虽然已经离开艺术专业舞台,但高超的二胡演奏技巧仍然为许多艺术团体所青睐,多次被省歌舞团、省民族歌舞团、省民乐团、海口市琼剧团邀请担当乐手,赴省内外参加比赛。

他还无偿地把这些数十年摸索出来的演奏技巧教给了30多位学生:“不收学费,是为了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和学习民族乐器,培养出真正热爱民乐艺术的人才,共同传承祖宗留下来的民乐精髓。”诗人吴王曾为此写下诗篇:“方君器乐一奇人,高奏阳春白雪音。才艺调声千百转,术转后辈慰劳民。”

回忆自己的艺术生涯,方高才十分感慨:“艺海无涯,探津其中,苦乐相伴,巧夺天工。两根弦、一把弓,把我和师长、亲人‘绑’上了舞台。我把他们融入乐曲之中,成为艺术表演的源源动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