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二胡新闻 > 正文

友谊新村扬剧沙龙盲人拉一手好二胡 聚拢一帮扬剧迷

刘学国在小区拉二胡

刘学国在小区拉二胡

在友谊新村,有个由扬剧爱好者自发组织的扬剧沙龙,每周五上午举办活动,已有五六年。扬剧沙龙就设在居民刘学国家里,刘学国是盲人,因为拉得一手好二胡,成为核心人物,小区不少扬剧迷是他的学生。

为了拉二胡,他关了瓦灰店

刘学国今年67岁,3岁时因病致盲。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刘学国没放弃学手艺。“在酒甸老家,有位半盲人在家做瓦灰,把碎砖块、瓦砾敲碎磨成灰,再用筛子筛出瓦灰,我跟他打工,也学会了手艺。”19岁时,刘学国到城北安庄庄台租房创业,招了3名盲人,专门加工瓦灰。

安庄居民叶栋成(音)会拉二胡,有一定名气,刘学国就拜他为师学拉二胡。瓦灰店生意很好,买一板车砖块瓦砾0.5元,加工后,好的瓦灰可以卖到1.2元一斤,“当时磨灰一个月工资有120元,比上班工资高。”瓦灰店虽然挣钱,但刘学国心不在此,更痴迷二胡。

“二胡入门很容易,我差不多一个月就会拉了,但要拉得好,还需要勤学苦练。”瓦灰店开了五六年,刘学国学了五六年二胡,后来他干脆关了瓦灰店,开始靠拉二胡谋生。

拉段二胡,一篮子烧饼卖光

关瓦灰店后,刘学国卖过一段时间烧饼,每天提一篮子烧饼,背着二胡,到农村卖烧饼。那时农村还是生产队,到了地头,大家让他放下篮子,先拉一段二胡,二胡拉好了,一篮子烧饼也被分光了,大家把钱收集起来给他。

拉二胡卖烧饼还是太业余。大约一年后,刘学国干脆专业拉起二胡,跟着当地民间戏班子流动演出。刘学国二胡拉得好,悟性也高,一段戏别人唱下来,他就能跟着哼起来,并用二胡拉出来,在戏班子里很受尊重。

每周一聚,家成了文化阵地

很快,社会上兴起摩托车,戏班子的人外出演出开始骑摩托车,刘学国是盲人没法骑,只能凭感觉走路回家。没有了同伴们的指引,刘学国一次差点走到河里。“其实离家就10分钟的路,走了有3个小时,不知在哪里,半夜12时站在路上,闻到河沟的臭味,知道到了河边,后来听声音,跟在一辆拖拉机后面,走上大路才回到家。”这次经历让刘学国决定退出戏班子。

他到友谊新村附近菜场开了家盲人机面店,二胡依然每天拉,闲时自娱自乐,很快有了一批粉丝。菜场拆迁后,机面店不开了,刘学国就在家里拉二胡,有人来玩,唱一段扬剧,他就给伴奏,有的人节奏把握不好,他帮助纠正,并示范一下唱腔;来找他玩的人多了,只要愿意学,他也乐意教,从不收费。时间一长,刘学国家成了扬剧迷的聚集地,大家每周一聚,唱戏娱乐,交流学习,成为社区文化活动的又一阵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