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穿越古今听如故,袁中平古琴音乐会将在青岛举行

1月16日晚,中国台湾著名古琴家袁中平将在青岛西海岸新区会议中心举办“国士之风”公益音乐会。1月13日,袁中平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现在影视作品流行“穿越”,袁中平认为古琴就是带人穿越古今的“时光机”,“历史沧海桑田,在巨变中只有声音是不变的,哆的物理震动频率永远是440赫兹,通过古琴我们可以听到古代人听到的声音。”现在的袁中平总穿着粗布制成的长袍,他说:“我知道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但我这身打扮显然要比西装革履更适合坐在古琴后面抚琴。”

结缘古琴:纽约听到古琴被触动

年轻时的徐克在美国听到了京剧《智取威虎山》,从此念念不忘,数十年后终于将其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袁中平也有类似的经历,“离开故土到了陌生的环境中,接触到传统文化时,更容易产生震撼和共鸣”。

在中国台湾长大的袁中平自幼喜欢音乐,曾与童安格、邱岳原组成“旅行者”乐团,是当时台湾家喻户晓的流行歌手。1983年在最当红之时他毅然去美国留学,“在我哥哥纽约的家中,我听到了一盘古琴曲的录音带,那种声音在表现力上胜过了我以前听的所有声音,一听如故,仿佛我在梦里或上辈子听到过那些声音。”

在美国想学古琴并不容易,他听说波士顿哈佛大学的燕京图书馆,收藏了很多中国古籍,他前去寻觅琴谱,最终在库房里找到了不少,而馆方也慷慨同意他影印,“后来我影印了松风格、枯木禅等两大箱琴谱,又让一个香港交响乐团的乐手帮忙带了把古琴来纽约”,袁中平自学了一段时间,发现古琴没法“无师自通”,于是先后拜台湾古琴家孙毓芹和苏州的一代古琴宗师吴兆基为师。

摒弃功利:师法于传统不刻意创新

袁中平说,自己最初是想用古琴创作出当代音乐,“我当时想国际乐坛上还没有人这样做,但后来随着学琴的深入,我的功利心日减,我总是感慨前人的智慧,相比那些几千年沉淀下来的经典,我有什么能力做得更好呢?”袁中平认为古琴创作就像书法,“很多人都写汉碑、魏碑,但每个人写出来的都不一样,在写的过程中就已经是在传统的步伐上向前跨出了一步,所以不要害怕没有自家面貌。”他认为创作古琴新曲不能勉强,要在丰厚的积淀基础上自然生发,“我老师去世前一年,才跟我说他睡觉时会偶然出现一段旋律,是以前没听过的,‘哦 ,我现在可以开始创作了’。”

1月16日晚的演出,是袁中平首次在青岛举行音乐会,他透露将抚奏《渔歌》、《潇湘水云》、《楚歌》、《离骚》等曲目,他自己最爱的古琴曲是现存最早的曲谱《幽兰》,传自南朝梁代隐士丘明,“其高古意境让所有音乐望尘莫及”,但他轻易不演奏,要天时地利人和,有吻合的心境时才会奏此曲。现在流行“穿越”,袁中平认为古琴就是带人穿越古今的“时光机”,“历史沧海桑田,在巨变中只有声音是不变的,哆的物理震动频率永远是440赫兹,通过古琴我们可以听到古代人听到的声音。”

近年来各地都开始出现了古琴热,袁中平认为古琴是对人德性、内心和气度的一种磨练 ,让人不需要再用物质填永远填不满的欲望。现在的袁中平总穿着粗布制成的长袍,他说:“我知道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过我,但我这身打扮显然要比西装革履更适合坐在古琴后面抚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