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一只极美丽的古代花朵”---龚一来扬古琴音乐专题讲座

6月16日上午我国著名古琴演奏大师、中国琴会会长、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龚一先生莅临扬大,在扬州大学荷花池校区逸夫馆报告厅开展了一场丰富、生动的古琴音乐专题讲座。

龚一先生十五岁登台演奏古琴,先后师从十二位古琴家,学习五个琴派,其演奏瀟洒超脱,卓然成派。多年来,龚一先生用自己收藏的宋、元古琴,向海内外观众传播中国古代优秀的音乐文化,并两度跨进维也纳金色大厅。他除了演奏、教学外还从事古代琴谱的发掘、研究及新曲的创作。他演奏时“胸中有古人,眼前有听众”,神奇的音乐天赋,深厚的人文功底,全在琴声中传出,将尘世的理念与大自然的美都和谐完美地交融起来。

讲座一开始,扬大音乐学院的老师就宣布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龚一先生将受聘成为扬大音乐学院的兼职教授。扬州大学副院长为龚一教授颁授了受聘证书。龚先生表示,以后会在扬大音乐学院开设古琴专业的研究生班,招收不超过50名的古琴学生。

讲座中,龚先生特地强调了古琴为什么会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原因。二胡、琵琶、古筝、笛子,连外国人都知道,可是没有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古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而且几百件民族乐器里面,就这么一件古琴成为遗产了,龚先生讲述了他对此的看法。

首先就是悠久的历史。《诗经》讲到了琴,同时《诗经》的年代里面就出土了琴,就是说公元前443年的,随着后来2100年的时候,汉马王堆那老太太墓里头的出土,这两者文字记录和实物出土相吻合了,这种吻合证实的可靠性、可靠程度大为增加。其次,曲谱极丰。历史上曾经有过多少记谱方法出现过,至今已难以考证,从僧智辩的例子来看,我们就可以推想到有心人实在很多,但由于古琴指法技巧实在很复杂,要设计一套简单又通用的记谱法并不容易,最后还是在长期的经验中,找出了一套将文字谱的用字简化,再进一步将指法名称化成部首,依读谱的规律从新组合为古琴专用的“谱字”,便成为后来的“减字谱”。

再者就是高端的社会地位,用他的话形容,就是八个字“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有权有钱有闲有才,才能出更多的谱子。古代也有很多的如雷贯耳的文人墨客留下的遗迹中也大量记载了古琴,这也说明了古琴在古代社会中的地位。

对于琴曲的表达,先生又称:一首琴曲即一段故事、一篇文章,应是循序渐进,讲究起承转合。如果我们初次见面,你便对我号啕大哭,这是不合情理的。所谓情于意合,意在弦外。一首琴曲的情感处理要遵循客观规律,这样,才能被听众喜爱与欣赏。

龚一先生用发展的视角解读中国古琴文化,字字珠玑,闪烁着真理与睿智,最后,龚一先生为我们演奏了一曲《乌夜啼》,整曲时而低沉婉转、时而轻快激进,加之龚一先生娴熟的技艺,使得在演奏结束之后全场观众都响起了雷鸣般的的掌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