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古琴演奏家张友:南琴先生,剑胆琴心

111111

古琴家张友近照

人物简介:张友,号南琴先生,著名古琴演奏家,琴学专栏作家,印心琴院院长,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成员,当代文人琴代表性人物,【南琴】创始人。

张友先生对于文人琴的提炼及弘扬受到了众多有识之士的关注与热评,今日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著名古琴演奏家、【南琴】创始人张友先生接受独家专访。

关于古琴

记者:张老师,你好!很高兴今天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你对传统古琴曲的演绎让我们真正领略到了古琴艺术的魅力,你对古琴在当代的发展是如何看待的?

2222222

古琴家张友抚琴照

张友:首先借此机会我要感谢我的学生和认同我的人们。同时也要感谢媒体朋友,能一直看到和支持我对古琴艺术的坚守,这也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对于古琴,应该正本清源,回归道统,琴亦不是“琴人”“琴家”的专属,它属于所有喜欢古琴的人。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有多元化的理解是正常的,这点应该予以尊重,这也是每个习琴之人最起码的修养。

记者:你对传统古琴“流派” 的现状是如何看待的?

张友:如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回到琴学之初。在中国古代,琴和中华民族紧密相连,但至近代,琴却逐渐式微。我曾读过一篇琴学文章《血琴鉴》,实为当代难得之佳作。里面提到在民族的血脉里融合着“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历代琴人也分为行动和顿悟两类。行动派如周武王,诸葛亮,嵇康,李白,谭嗣同等。这样的琴人注定就是要匡扶国家社稷、兼济天下之德,琴是他们推进历史进程的一面声音之旗。而顿悟派之琴人,如古代的宋徽宗,成连,俞伯牙,司马相如,阮籍,白居易等,琴可助他们参透万物玄机,亦是他们洗净尘世的拂尘。不管是动或静,所有这些伟大的琴人,他们的首要身份是文化或政治人物,其次才是音乐家或琴人。但至近代,有另外一种完全技巧化的琴人出现,如师曹,师中,赵定,龙德等,除了成为宫廷的“琴待诏”,就是专门教学。这也是近代所谓流派纷呈的缘起。无论是浙派,广陵派,蜀派,还是诸城等派别,进入近代之后,便没有出现过前面所述的两种琴人,当然谭嗣同除外。严天池,徐青山,张孔山等,也没有成为最终的隐士。伟大的琴人,一定是对文化及政治的进程有着深刻体悟和极高造诣之人,琴在当代之所以式微,就是因为它退化成了音乐的学科,不重琴道,忽视文人思想。当代有部分人只重视琴,而忽略了人。传承流派本无可厚非,但如只顾所谓流派的传承,而忽视了古琴的本源,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血琴鉴》这篇文章把所谓流派的前因后果写的深入而透彻,有兴趣的朋友可做参考之用。

关于南琴

记者:能谈一下南琴的缘起和故事吗?

张友:就如我们刚才交流的一样,琴的传承实则是来源于历代之先哲。“南琴”的初心,脱胎自中国文人的进退傲骨。有人说文人相轻,其实我并不同意这个看法。中国文人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个群体。他们虽然心有傲骨,但行为坦荡,自信从容。他们拥有时恣意享受,失去时进退有度,懂得放下是中国文人很重要的尊贵品格。雅的存在是没有时空界限的。古琴之音可承天地古今,抚琴人的心更应宽广。在深邃的心土之上,才能生长出最美好雅致的精神。 宋明的文人画被称作“南画”,我亦将自己的文人琴与思想与多年形成的教学体系称为“南琴”。经过多年的思考和积累,决定另辟蹊径,将所传承的古琴文化精髓开宗研习。

关于自己

333333

古琴演奏家张友和评书表演艺术家李伯清

记者:四川“男神”李伯清老师曾为你题写“剑胆琴心”四字,能讲一下这背后的故事吗?

张友:李伯清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艺术家。李老师对我的寄语,我亦非常感恩。古人将琴弹出的“金石之音”视作珍贵,金石之音何尝不是古琴的“剑胆”?七弦之音带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有清幽、宁静、淡泊的弦外之情,更有着坦荡、潇洒、快意的真实之律。不然何来《广陵散》的千古绝唱,《梅花三弄》的傲骨凌霜,《平沙落雁》的文人风度和《流水》的变幻莫测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