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80后古琴传人王露贇:不拘一格为琴道

古琴在很长时间以来,被神秘地束之高阁,远远隔绝于寻常百姓家。提到古琴,很容易就会想到竹影绰绰、衣袂飘飘,有位伊人端坐抚琴,琴声悠扬,鸟木皆静。但在位于上海普陀区的菩意琴馆里,面对着我们侃侃而谈的这位中国古琴金陵琴派传人、广陵琴派第十三代传人却是位看着相当年轻且打扮时尚的女士。

80后古琴传人王露贇:不拘一格为琴道

出生于1985年的古琴人王露贇在业内有“王晕晕”的绰号,“王晕晕”除了是对她行事风格和性格的描述外,也体现在她习琴的经历。据了解,王露贇从小就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假小子”,父母特意安排她学习优雅的器乐来修正她的“多动症”,所以王露贇自幼学习古筝、琵琶,后转学古琴,师承梅曰强嫡传弟子、金陵“琴痴”丁尔顺。在习琴弹琴的日子里,古琴艺术背后博大而深厚的文化底蕴慢慢地感染着她。学成后,她先后创办过“菩意琴舍”、“菩意琴馆”等古琴培训机构,现为独立音乐人,上海菩意琴馆馆主。她以精湛的琴艺、活泼的教学方法为上海古琴艺术传承注入了新活力。

王露贇说到:“很多人是因为没有直接接触到古琴,所以把古琴想像很有距离感。很多人喜欢弹古琴穿件道袍,或者一脸深沉。然后谈一堆所谓的"虚静"或者高深的天人合一。我偏不。古琴就是门器乐,我可以弹流水,也可以弹小星星。弹琴当是随意愉悦平常心,倘若我的音乐让听者平静欢喜,我就很开心,不需要仰望或者敬畏。”

80后古琴传人王露贇:不拘一格为琴道

王露贇还告诉记者,在学琴的道路上,先后拜过五位老师,有三次,是忘记所学,从头开始。有舍,方有得。每一次学习同一首曲子的不同版本,都能受益颇丰。她从不参加雅集,牢记老师所说“尖锥袋破”,却热心寺院的公益琴课,默默地培养了一批批古琴爱好学员,赚取的课时费亦如数捐赠给了寺院。遇到诚信学琴又家境困难的学生,常是象征性收费。王露贇博取众长,加上深厚的弹拨乐功底,演奏风格上逐步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个性。此特点尤其在她继承中国古琴名曲《梅花三弄》琴曲中所采用的数段“快弹”的演奏中体现得非常明显;她还擅长改编现代曲,信手拈来,风格多变。

传承古琴一直是王露贇最为关注的事。“在中国传统乐器中,古琴像是个偏门,知之者甚少,而学习者更少。”尽管随着人们对文化的追求,懂古琴的人多了,学古琴的人也多了,但是成年人居多。王露贇说,她希望古琴能够走进中小学,能有更多的青少年加入到古琴传承中。教孩子弹古琴,需要量身定制,根据每个孩子不同的特性逐步引导,她最小的一个学生,今年六岁。

在位于上海普陀区的菩意琴馆里,记者看到跟随这位王王露贇习琴的人坐满了整个教学堂,其中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平日工作压力大,自己心情总是很浮躁,每周末来王老师琴馆弹奏学习,是一种特别好的减压方式。未来,王露贇除了继续做好古琴的教学工作外,还会在普陀区和闵行区加大宣传,积极引导更多不同年龄层的人正确认识古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