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金华古琴学会会长来永分享古琴吟诵心得 泠泠琴声中滋养传统文化情感

近日,市文化馆一楼飘出一阵泠泠琴音,原来金华古琴学会会长戚雨闻在给我市琴友作古琴吟诵主题讲座。戚雨闻不仅播放了许多著名的古琴演奏视频、吟诵视频,还现场表演古琴吟诵,将在座听众带回了高山流水、琴棋书画的诗意年代。

“修琴也是修心,两者相辅相成。没有一种旷达的心态,弹不出超然的琴音;而习琴又能让你心境祥和。”戚雨闻的一番话道破了练琴的秘诀,也让现场的古琴爱好者、传统文化爱好者对这种传统乐器有了更深的体悟。

琴的构造暗合“天人合一”的观念

“古琴的由来,始于伏羲,成于文武。”戚雨闻说,琴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三四千年的伏羲琴,传说“伏羲见凤集于桐,乃象其形削桐,制以为琴”。古琴最初只有五根弦,后来文王囚于羑里,思念其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这才有了现在流传的七弦琴。

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汉族弹拨乐器。在古琴身上,无处不透露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观念。戚雨闻竖起琴,指着琴的构造一一道来:“你们看这具古琴,像不像一个直立的人?琴头、琴颈、琴项、琴肩、琴腰等,正对应着人体的头、颈、项、肩、腰。”

古琴的样式也常用先贤的名字命名,如神农琴、伏羲琴、仲尼琴、列子琴等,体现了“琴人合一”的观点。古语云:“人者,天地之灵也;琴者,众乐之王也。”正如意大利艺术家米开朗基罗说的“艺术的真正对象的形体”,我国传统乐器的形制也正契合了这一点。

我国历史中,随处可见古琴的身影。东汉时期,一代才女蔡文姬听音辨情传为佳话;魏晋时期,嵇康临刑前一首《广陵散》成绝响。成语阳春白雪、高山流水、得心应手也都来自古琴典故。现如今,古琴虽然已经不是必学的项目,但是古琴元素依然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随着“国学热”的兴起,越来越多人重拾古琴这种古老的乐器,寻一缕琴韵,探一抹古香。

古琴与吟诵:琴曲相通 吟诵相伴

话锋一转,戚雨闻从古琴讲到了吟诵。

“百年以前,西方朗诵没有传入中国,所有人都是吟诵的。中国古人创作时都是先吟后诵,通过吟诵的方式才能更深刻体会其精神内涵和审美韵味。”戚雨闻说。

《尚书·舜典》中写道:“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正如传统古体诗遵循格律一样,依字行腔也是中国音乐的基本规则。两者相辅相成。

“古琴与诗歌是天生的搭档。”戚雨闻说,古人认为,诗歌是用来抒发个人情感的,当言语不足以表达情绪时,就用歌唱的形式,这便是吟诵。古琴则是文人吟诵时的伴奏乐器,因此古代有“君子之座,左琴右书”和“士无故不撤琴瑟”的说法。

古琴与吟诵,与文人相伴千年,是串联在我国历史长河中一颗灿烂的文化珍宝。古琴除了演奏外,更具备修身养性、教化天下的意义。孔子与他的弟子们把古琴普及到每家每户,让每个人都背诵古琴伴唱的“弦歌”,以此达到教化百姓的目的。嵇康也在《琴赋》中写道:“众器之中,琴德为优。”

戚雨闻现场播放了《凤求凰》《钗头凤》《越人歌》《一剪梅》等古琴吟诵曲。古琴音乐的沉和雅致、充实着文人怡情养性、淡泊名利的人生观,蕴含着关爱自然、天人和谐与君子之道的人文精神。

学琴的目的在于修身,培养传统文化的情怀

古琴中所蕴含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不仅表现在琴的构造上,也表现在琴声和习琴的心态中。

古琴音量小,会给人一种抑制、收敛的感觉,也符合士人们在自家静谧幽雅的书斋或庭院自娱自乐、修身养性的实际需要。琴音浑厚则形成古琴声音的恬淡、温静,获得了不张扬、不喧嚣的音响品格,也顺应了古代士人讲求节制、分寸,以达到“和”的审美标准。

戚雨闻认为,现代人习琴,更多的应该是出自对音乐的热爱,而不是出于功利。“习琴书以修身”,学琴的目的在于修身、寄托情怀,在于培养文化的情怀,培养对民族文化的亲近与温情。

古人对待古琴态度庄重,在弹琴的场地、时间、衣着、和沐浴、焚香等都有特殊的要求。现代人虽然免去了繁琐的礼节,但一颗虔诚的心依然是不可缺少的。“修琴也是修心,两者相辅相成。没有一种旷达的心态,弹不出超然的琴音;而习琴又能让你心境祥和。”戚雨闻的一番话道破了练琴的秘诀,也让现场的古琴爱好者、文化爱好者对这项传统乐器有了更深的体悟。

讲到动情处,戚雨闻现场弹奏了一曲《凤求凰·凰歌》:“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曲目开篇,她信手拨弄了两下琴弦,清越的琴韵断断续续地奏响,未成曲调先有情。她且弹且唱,歌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热烈奔放,时而如泣如诉,将司马相如对佳人的炽热情思抒写得淋漓尽致。

为时一个下午的讲座结束,在场的听众沉浸在琴音的盛宴中,久久不能回神。应清华学习了三年古琴,他说:“现在古琴演绎一般以琴曲独奏为主,以琴歌这种形式演绎的不多。古时候应该都是以琴歌方式演绎的,这种传统形式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发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