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千年古琴为何能保存至今?

在收藏圈,藏友们遇到心头好,最想做的莫过于一睹实物之风采,如果能够过过手,亲手把玩一番,那更好不过了。古琴也是如此,作为根正苗红中国传统拨弦乐器,自然有不少传世古琴流传下来。记者曾有个疑问,古琴不同于青铜器、玉器,简单来说,它就是由两块木板拼合而成,它是如何历经千百年而不腐朽的?弹奏起来和新琴有什么区别?上周,记者在河南夔音堂古琴馆,终于得到了答案。

古琴不腐秘诀

上周日,记者来到位于天下收藏的夔音堂东区琴馆,恰巧看到夔音堂驻馆教师刘智鹏在看一本书。凑近一看,原来是一本《故宫古琴》。“这不,正在欣赏一张宋代古琴——万壑松,我还拍了一张万壑松的特写发在朋友圈,配了一句‘松风摇漾池底花’,配上这个流水断,意境一下子就出来了。”记者凑近一看,还真是,“万壑松”三个楷字方刻于琴背面龙池黑漆之上,端庄大气,再加上因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所形成的流水断纹,别有意境。

宋代距今已有千年,这把琴看起来丝毫没有腐朽不堪之状,而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更是有二十余张传世古琴存世至今,其中最有名的当数“九霄环佩”了。九霄环佩一共有四把,其中民间藏家何作如收藏的“九霄环佩”甚至还能发出温劲松透、纯粹完美的琴音。记者在网上看到了这张琴的图片,它与其他古琴并没有太大区别,红红的梧桐面上因为岁月的磨洗而不太工整。至此,记者就陡生疑问,木板拼接而成的古琴,而且还是杉木或桐木,又不是千年不腐的金丝楠木,它是怎么千年不化的?

“你看墙上挂的李一凡老师做的琴,外面都有一层生漆,这生漆就是古琴得以保存至今的秘诀。”刘智鹏说,“生漆又称大漆,在数千年的斫琴实践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是一种漆树分泌的天然津液,阴干后的生漆在韧性、弹性、硬度等方面得到极大地加强,考古发掘出土的战国时期漆饰完好的古琴及大量的唐、宋、元、明、清传世古琴的漆胎表面那种耐酸、耐碱、耐湿、耐燥、耐低温、耐高温、耐腐蚀、耐摩擦的种种特质,均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刘智鹏告诉记者,时代久远的琴因温度湿度变化以及长期振动发声,表面漆膜逐渐会开裂,在琴身上形成各种细微的裂纹,主要有梅花断、牛毛断、蛇腹断、冰纹断、流水断、龙鳞断等,就连琴馆那张用了十几年的琴漆面都有略微开裂痕迹呢!

记者翻阅《故宫古琴》,发现其中有一把唐代古琴“大圣遗音·灵机式”,据介绍,这把“大圣遗音”为清宫旧藏,被发现时,竟然弦轸俱失,琴面灰白,被弃置于库角的墙隅,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寒暑。溥仪被逐出宫后,清室善后委员会入宫点查,见此琴之破败状况,未加深察,竟定为“破琴一张”,随后便原地搁置,如弃敝屣。到了1947年,这把“破琴”终被著名文物鉴赏家王世襄所发现,立即移藏于珍品库延禧宫,并为它配上青玉轸足。1949年,他特意请来著名古琴家管平湖先生为之修理,待琴面一层泥污水锈磨褪净时,人们惊奇地发现,这张琴的漆面和金徽依然丝毫无损,终于重现了这张唐肃宗李亨御制琴的庐山真面目。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古琴千年不腐的秘诀其实在于生漆。

弹老琴是什么感觉?

“您师从李一凡老师,又有着数十年的琴龄,有没有曾经弹过传世老琴?”记者问道。刘智鹏思索了一下,“还真弹过,这么多年也就弹过一次,至今回想起来似乎发生在昨天一样。当时是2014年,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弹过一次明代的古琴。与新琴比起来,那把老琴火气褪尽,声音较新琴更加苍古,琴音仿佛是从琴木中发散出来的,特别松透,至今难忘。可惜也就弹过那么一次,之后就再没机缘了”。

“当时弹的时候还有心理暗示。”刘智鹏笑道,“感觉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六百年前,明代是我们汉族的王朝,我对明代这种文人时代有情怀感。后来弹过一张民国时期的古琴,先前的心理暗示就没有了,而且那张民国时期的古琴做得实在也不怎么样,觉得甚至还不如现在的新琴。所以换句话说,古代的琴,也得是当初做得就好,再经过时间的洗礼,就会变得更好。如果当初做得就不咋地,留了几百年还是破烂。”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