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琴新闻 > 正文

兰州晨报记者对话古琴“非遗”传承人王鹏

悠悠琴声 荡荡情怀

对话古琴“非遗”传承人王鹏

王鹏演奏古琴。

近日,由佩琳小屋发起的甘肃首场大型琴茶花画展活动,因其大气雅致的仪式感,一时间触动了整座城。3天的时间里,来自民间的这股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回归清流,让盛夏的兰州伴随着丁香的淡雅,而逸趣横生。

不得不说的是,古琴“非遗”传承人、“钧天坊”、“钧天云和”的创始人,一位低调的古琴布道者——王鹏先生作为这次活动的重量级嘉宾,为这次盛宴作了压轴表演,一首古琴名曲《阳关三叠》,勾起了大西北古琴迷们内心无限的共鸣。

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琴人,是王鹏先生所追求的生命意义。他先后修复了唐代名琴“九霄环佩”,宋代的“龙吟虎啸”,以及赵孟頫和李清照等人用过的百余张历史名琴。他制作的古琴作为中国乐器的经典和国粹,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悉尼歌剧院等世界著名的音乐厅演奏。奥运会开幕式古琴、历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电影《赤壁》及《笑傲江湖》剧组等众多的影视剧组所用的古琴都出自他之手。

斫琴与演奏兼善,促使王鹏先生在古琴艺术这条路上独树一帜。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还由此而跨界,为古琴艺术创作了与之匹配的美学空间,一举拿下2013陈设中国晶麒麟奖。

交流活动结束后,兰州晨报记者专访了王鹏先生。

采访人:兰州晨报记者 李辉

受访人:中国著名斫琴师、“古琴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 王鹏

记者:王鹏老师,您好。听说这是您第一次来甘肃,之前对甘肃的文化特别是古琴这一块,有了解吗?

王鹏:说实话,我对甘肃的了解都很间接,比如之前与甘肃省博物馆的馆长俄军先生有过一面之缘。据他介绍,甘肃是一个文物大省,文物多的话古琴肯定少不了。另外,就是十几年前,甘肃琴人党世才先生拿着好几张老琴来北京找过我。

这次来兰州,中间的纽带就是我的学生杨佩琳女士,她本来是自己做个小屋,和朋友们一起喝喝茶,玩一玩,没想到后来竟吸引了许多喜欢传统文化的朋友,也聚集了许多关注古琴文化的人,那这样的话,大家就一起来做,推广传统文化、积聚后备力量。

记者:您是怎么和古琴结缘的?它真正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

王鹏:高中时做古典吉他玩,后来到沈阳音乐学院古琴制作专业学习。大概一年后,对古琴产生迷恋。古琴包含的文化、深度、哲学,跟其他乐器不一样。其他乐器是把音乐节奏弹好了,表达点美好的意境就行了。古琴则不是,它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包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巅峰的中庸之道。通过境界的提升,能让人变得低调,也能让琴艺无限接近“好”,但永远都不能企及最好,始终都有最高的山峰在等着你。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申请“古琴传统制作技艺”为非遗项目,传承的使命和意义是什么?

王鹏:古琴艺术,是继昆曲之后,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的第2个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目前,“古琴制作技艺”是省级非遗项目,而我创建的古琴制作中心——“钧天坊”是国家级非遗古琴艺术项目单位。看起来,这二者之间有点矛盾,但都是在审批程序中的不同步,并不影响古琴艺术的重要地位。

至于传承的使命,其一,要做的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定位,借助古琴音乐让人们正音、正心、提升美学能力;其二,是要起到精神疏解的功能。古琴的声音是最原始的,半音和半音之间的距离不等,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在里面,包括天地精神、人文情怀。但其他乐器的声音经过人为改变后,半音和半音之间的距离是均等的。为什么要这样改变?为了和其他乐器合作、转调方便。但方便之后呢?你所接受到的音乐跟五行的属性、跟身体的五脏感应都会略有偏差,可能只会影响你的情绪,而不能影响到你血脉的流淌,身体对好的反应可能就会迟钝。

记者:能和兰州晨报的读者聊聊您在古琴传统制作技艺方面有哪些突破,或者说做出的贡献有哪些吗?

王鹏:一个小的贡献是,以前古琴的式样有仲尼、伏羲、蕉叶、连珠等,在我手里,我重新做了整理,选择30多款式样问世,依古法创作复原“中国古代四大名琴”,并自创90多个新的式样并制作出来,每款都有合理的结构。这在古琴制作史上是3000多年来的巅峰。还有一个贡献,就是比较大的事——改变了当今琴人的生活,变成了立体的美学生活。我之前弹奏《平沙落雁》所能享受到的美好,就在那几分钟之内,曲终之后一睁眼,周围意境全都不匹配。从那时开始,我就改变环境,家居甚至茶具等都自己设计,等我再弹那首曲子之后睁开眼发现,琴里琴外那种“清微淡远、中正平和”的感觉是一致的。把美和艺术结合起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心灵之旅。

记者:有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是,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濒临消亡,我们应该如何理性地去看待以及如何去应对?

王鹏:关于这个话题,我的思考是,文化是有时代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就是那么一点手工技艺吗?不是,是背后的文化精神。我们要思考:这种非遗项目带来了什么、在当代如何呈现?这才能使非遗融入当代生活得以传承,否则就传承不了。举例来说,对关注度减弱的一些非遗项目,比如皮影戏,是不是可以考虑通过新媒体去呈现,而对皮影这项古老的制作技艺还是可以继续进行传承。对于已经和当代生活基本没有关系的项目,可以考虑变成展览,甚至做到旅游文化的内容中去,这其实也是一种传承方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