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筝新闻 > 正文

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听何小彤古筝独奏音乐会有感

何小彤古筝独奏音乐会

何小彤古筝独奏音乐会

司空图的《二十四品》中这样说自然,“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在何小彤的音乐会上,她以海派古筝特有的演奏方法,让我们听到了久违的古筝原生音色,我们在筝歌的低吟与长啸里,看花开,待岁新。

青年古筝演奏家何小彤是古筝大师何宝泉与孙文妍的爱女,深得家传。她的演奏是对孙文妍老师毕生对于古筝音色追求的解读:质朴、沈著、淳厚、温暖。这一音色追求不需任何的炫技与西化音性的缀饰,让古筝原初的音色在演奏者的手中娓娓流出,正所谓“俱道适往,着手成春。”这是上海音乐学院古筝教学体系自王巽之先生至何宝泉老师、孙文妍老师在建国后七十年间所逐步形成的“海派古筝”音乐的一个首要特点。

该场音乐以何占豪古筝作品为主。何占豪的古筝作品雅俗共赏、优美感人。何先生在创作中一直坚守以五声性的传统音乐元素的创作素材,在其“外来形式民族化,民族音乐现代化”理念坚守下,他让协奏曲这一西方舶来品在古筝这样一个中国古老乐器的演奏中焕发了新的色彩。在孙文妍、何宝泉两位大师多年的合作中,用其自成一格的音乐创作特点给予了古筝原初音色的最大表现。这也是何占豪先生对于“海派古筝”卓越贡献。

而何小彤因其特殊的先天优势,在这场音乐会中完美的用海派古筝音色展示了海派古筝曲风。

开场曲《姐妹歌》是何占豪优美曲风一首力作。该曲以地域性音乐语言为素材,描绘一幅彝族的民俗画卷。该曲基本曲调仅有四句,常常回转与“LA(6)、MI(3)”两音,而古筝“以韵补声”的特点,将两音以滑音的形式拉出连线,将彝族风格鲜活的表现出来。何小彤在演奏此曲时,右手采用以手指带动腕动的演奏方法,将音与音之间的连接表现的更为可视化。这种演奏方法是“海派古筝”演奏体系的一种外在标志。它以聚拢五指的掌心为中心点,并尽可能的找到较低的重心,以指尖为触点,在简单的推(大指)拉(食指、中指)动作,演奏出松弛、温暖的音色,配以光洁弧线的滑音,让《姐妹歌》的韵味更加的婉转缠绵,其诉说的深情如山涧流泻的一湾清泉,动人心弦。

《临安遗恨》是一首历史题材的现代筝曲,是采用古曲《满江红》的主题旋律所做的一首单主题变奏曲。引子是一个悲壮叹息式的乐段,描写了英雄在狱中的愤慨之情的开始。何小彤的演奏没有太多的雕饰,直抒胸臆,其摇指的疏松的密度和紧实的颗粒性让音乐所需的爆发力有了稳健的根基。而散板部分,大指与中指组成的“大勾搭”通过腕动特征的演绎让音乐有了良好的衔接性。慢板部分保留了《满江红》的“骨架”,描写岳飞倚窗而立的愤慨心情。记得何占豪先生在辅导古筝演奏时,常常这样讲,英雄有情,既有祖国情也有儿女情。何小彤用华丽不失稳健的花音,让古筝孤寂的倾诉了英雄心中复杂而悲痛的思绪——对人生的留恋,对命运的悲叹,对妻儿的思念。这一倾诉性的演绎,笔者认为非“海派古筝”音色所不能。因为它柔美又要不失铿锵,这一要求,决定了让古筝的颗粒性的先天表达必需辅以后天技巧性的线型衔接。而“海派古筝”让筝原初的淳厚音色表达的可谓淋漓酣畅,较低的重心点选择和聚拢的手型让颗粒性表达到了极致,而优美指尖带动手腕的动作又让线型在空中完美的勾勒。所以,深得家传的何小彤将该段表现的至情至深。随着马蹄声的节奏音型,人们的思绪转入战场,该段运用戏曲音乐中“紧拉慢唱”的手法,生动地刻画了英雄驰骋沙场的情景。演奏者在该段,用熟练的技巧克服速度、节奏的多变,让音乐极具层次感和戏剧性。

《西楚霸王》源自楚地民歌,是一首曲风宏大、宽广的奏鸣曲式古筝曲,它集中表现了何占豪先生心中的“英雄情结”。它的开头不似《临安遗恨》慷慨激愤,而是低沉雄浑、悲壮浓郁。古筝用阳刚、温暖的音色,如泣如诉般的娓娓道来,欲说又止的语境让心绪牵绕。何小彤在此处的演奏处理,让声音立了起来,如男高音的美声唱法,勾勒了一个西楚霸王的英雄形象。在第二部分中,古筝用琶音、扫摇、食指点奏等技法演释了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该段演奏,演奏者的技法干净利落, 出手果断凌历,快速音符清晰、自如。第三部分以商调式的调性在楚、皖民歌的基础上描写了唤起思乡之情的四面楚歌。古筝在该段的音色明亮、典雅、缠绵,如若一个盼夫归的摇曳女子。何小彤在琶音的连贯性演奏处理上颇具特色,左手名指在起手前的以指尖为轴心的逆时针压弦动作让琶音的低音更为浑厚、宽广,可谓是该部分的点睛之笔。第四部分是音乐的高潮,该部分将浙江筝派传统的双指点奏的技巧发挥到了极致。最后一部分,可谓是孔雀东南飞,三十里一回头。它考验了一个演奏者对于作品乐句的划分和音色层次的把握。而这些,何小彤都做到了。如同何小彤所说,作为孙文妍教授的女儿和学生,用母亲和父亲的方法,弹好这些作品,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音乐会的最后一首作品是古筝协奏曲《梁祝》。该首作品原为何占豪先生作于1959年的小提琴协奏曲,堪称中国传统音乐和西方音乐完美结合的典范。而改编为古筝协奏曲,何先生极大地发挥了筝乐器的长项,以五声性传统韵格补声,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十多年前,让我第一次听古筝弹奏《梁祝》的人,也是何小彤。那年,她刚刚从新加坡回来,在复兴中路孙老师的寓所里,弹奏这首曲子。记得那是夏末,但是,在第一部分中,我听到了含苞待放的春天。今天,在海派演奏法的指导下,何小彤让这段音色更加唯美含蓄,宛若珠玑、纯正无暇,一粒粒落入翠色的玉盘,又在回声中相互牵绕。

在摇指与滑音结合的婉转悲楚中,音乐会渐入尾声。扪心自问,该场音乐会缘何如此成功,其根结当属演奏方法的得当。这种方法是海派古筝演奏体系的精华所在。师者承前继后,用一生的积淀选择了古筝音色的原生美学。在炫技、西化等多元因素的浸染里,我们或是随波逐流,或是新奇浅尝,在感觉这似乎就是古筝的发展轨道时,当古筝的原音色响起,我们不得不感叹“自然”的魅力--俱道适往,着手成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