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筝新闻 > 正文

中国蝶式筝首次走出国门

在世界民族音乐大会中绽放多元能量

1,

蝶式筝,顾名思义,犹如两个筝并在一起,外形状若蝴蝶,建国后,由上海音乐学院著名古筝教育家、演奏家、改革家、东方古筝研究会会长何宝泉和孙文妍教授共同研制。曾获中国文化科技成果二等奖,在中国民族器乐发展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划时代的里程碑式的意义。

世界民族音乐大会,是由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和丹麦奥尔胡斯皇家音乐学院等高校创办的世界民族音乐专业联盟组织。也是世界民族音乐最专业的平台。每两年一届,本次大会是第四届,2015年1月9--19日在马来西亚古晋的原始森林中举办,来自世界五大洲的19个成员国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艺术家聚集在这里,共研和交融各民族的音乐精髓,将不同民族声音和音色巧妙融合,文化象征意义与音乐艺术魅力达到了极高的释放……期间除举行了多次重要演出和交流外,还在古晋的国会议政厅大剧院 Sarawak State Legislature音乐厅进行了精彩演奏。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和听众,以至于马来西亚国王Abdul Halim Mu'adzam Shah(阿卜杜勒·哈利姆·穆阿扎姆·沙阿)、王后和皇室成员也来到现场,全程欣赏了音乐会。

中国蝶式筝首次走出国门,首次在本次世界音乐大会中充分亮相,引起来自19个国家艺术家们的广泛兴趣和关注。期间,上海音乐学院艺术硕士、青年古筝演奏家刘沙路在中国专场中向大家展示了蝶式筝协奏曲《别港》;用蝶式筝参与演奏了世界首演的合奏作品《春天的时光》《peace》《geteran jiwa》及刘湲的《马可波罗与卜鲁罕公主》套曲第五乐章“南洋组曲”。同时在各国演奏家小组展演中演奏了《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并即兴演奏了中国民歌《茉莉花》,还与芬兰民族乐器KANTELE、南非民族乐器UMRHUBHE共同演绎了南非民谣、芬兰民歌等多首乐曲。

蝶式筝在本次世界民族音乐大会中尝试了各种形式的演奏,有效彰显了它的融合度、协和度及它驾驭西方作品、各国民族作品、现代音乐作品等各类特色风格的方便快速的便捷能力,广泛受到来自各国作曲家、演奏家的赞誉欣赏、兴致和众多粉丝的围观。

青年演奏家刘沙路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艺术硕士,师从于著名前辈教育及演奏家孙文妍先生,期间在学习传统古筝同时,也认真学习掌握了蝶式筝的演奏技法,此次,她历经艰辛,终于带着蝶式筝首次走出国门,首次用自己的演奏实力向世人展示了蝶式筝的风采和能量,被总导演和听众誉为“会飞的蝴蝶”。

事实上,此次世界民族音乐大会上,与会各国代表就如何在新的历史文化背景下既实现各民族音乐的世界性、同时又能保持自我个性,抵御现代世界文化同质化的问题方面曾做出过深入讨论。作为中国此次世界民族音乐大会的代表,中国蝶式筝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应该说,“蝶式筝”发展到今天,先贤虽然已逝,然对中国民族音乐的执着之情,尤化蝶而飞,为中华大地的民族音乐的科学性、艺术性发展,依旧散发着光与热,他的身后,中国民族乐界,无论是上海音乐学院还是全国诸多研究蝶式筝的同仁,沿着“蝶式筝”音乐道路,一路百家筝鸣,如今从国内到国外,蝶式筝一展风姿,潇洒的释放着中国民族音乐的精神和无穷的潜能及魅力。

附件:世界民族音乐大会说明

GLOMUS世界民族音乐大会由丹麦文化发展中心、丹麦音乐协会联盟、芬兰外交部、丹麦外交部支持,旨在通过世界各地不同风格的音乐交流来提升各区域的音乐艺术水平,加强全球化的音乐协作,由丹麦奥斯胡皇家音乐学院、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等一些世界音乐界最负盛名的高校承办,每两年举办一届,2015年GLOMUS世界音乐大会将在1月9日-18日于马来西亚婆罗洲举行,并由马来西亚马拉理工大学协同承办。

以各个国家不同风格的音乐会展示为组成要件,将在最后将所有国家展示的乐器整合汇改编成大乐章作为汇报演出交流成果。这将是中国有节目首次参加世界音乐大会(GLOMUS)。苏州科技学院演奏家民乐团的参加,将第一次把中国民族音乐带入世界音乐大会,让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艺术家领略中国音乐的魅力,对外输出中国文化,为推动中国民乐,特别是江南民乐的国际化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此次参加2015年GLOMUS世界音乐大会的单位如下:

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

丹麦奥尔胡斯皇家音乐学院

瑞典哥德堡大学音乐戏剧学院

爱沙尼亚音乐戏剧学院

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

马来西亚马拉理工大学

新加坡国立大学音乐学院

巴西北里奥格兰德州联邦大学

法国里昂国立音乐学院

尼泊尔音乐中心

坦桑尼亚Tuaminni 音乐学院

阿富汗国家音乐学院

马里国立艺术学院

加纳Cape Coast 大学

南非Cape Town 大学

莫桑比克蒙德拉内大学

埃及开罗音乐学院

巴勒斯坦爱德华萨义德国家音乐学院

叙利亚大马士革高等音乐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