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筝新闻 > 正文

自编唱词说唱50余年 合肥一老人渴望找到大鼓书传人

自编唱词说唱50余年合肥一老人渴望找到大鼓书传人                               自编唱词说唱50余年合肥一老人渴望找到大鼓书传人

一手敲鼓、一手夹板,唱一段说一段,还伴有动作表情,中国传统曲艺艺术大鼓书很多人都已经不太记得了。在合肥市蜀山区的山湖苑小区,今年已经78岁的许家应却给大鼓书赋予了新的生命力,经常将一些政策改编成唱词进行传唱,比如全面二孩等计生政策。

                                          老人说唱大鼓书五十余年

从年轻时开始,许家应就痴迷大鼓书。

“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家都爱听。”许家应说,自己之前靠说大鼓书谋生,现在年龄大了,已经不靠说书挣钱了,闲下来时还是会为街坊邻居们说几遍。

每周一次,每次一个小时,许家应说大鼓书的时间附近的老人们都记得清清楚楚,每次都有20多个老人来听,他经常给社区里的失独和孤寡老人唱大鼓书,“我有时候还会在家里吊吊嗓子。”

为了不打扰邻居的休息,许家应都选择在人们上班、上学后在家里吊嗓子、说书,别看他已经70多岁了,年轻时的唱词他依然记得很清楚。

《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三侠五义》《罗通扫北》等都是老人的代表作,“我们的唱词有的是自己编的,有的从古书借鉴,有时还要从别人那里学习,唱词韵要压齐,风景、人物形象、兵器都要描述清楚,结局最重要,一定要说得精彩,这样别人才愿意听!”

                                      自编大鼓书,希望找到传承人

许家应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喜欢一些文娱活动,比如舞狮、唱戏、划船,20多岁时与15名同龄人一起学习大鼓书,因为这在当时是一份颇受人尊重且收入不菲的工作,“我们最受欢迎的时候,有两三百人来听,而且不让我们说旧书,一定让我们说新书,每次说完之后都不让走,打赏很多是为了让我们再多说一段!”

现在,大鼓书已经逐渐被人们遗忘了,就连当时一起学习的人也只有许家应一个人还在继续坚持,其他人都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

“现在大鼓书只有老人还愿意来听听,这门手艺要是失传就太可惜了。”许家应为了适应现代中青年的口味,将二孩等计生政策编成大鼓书的唱词,希望能将这门传统艺术传承下去,“只要年轻人愿意学,我就愿意把这门手艺传下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