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古筝新闻 > 正文

一首风雅颂:幽韵古筝

有人说英国人的优雅刻到了骨子里,他们那里阴冷潮湿,但是为了保证绅士风度,英国人都不穿秋裤的。有人说法国人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人种,他们把撩妹当成日常任务,时不时地就要刷一刷。有人说日本人最雅致,日式装修里原木地板、江户风铃、和风御守把自然与人文的和谐表达到了极致。

其实,在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这样一帮人,他们的血里带风从来不向任何权贵低头,他们的骨头里流淌的都是诗词歌赋,才华横溢。

魏晋风骨,建安才绝。

中国魏晋时期的文人们,把风雅活成了日常。刘伶醉酒,以天地为屋,以屋为覆体之衣,嘲笑天下人钻进了他的裤裆。孔融不懂中庸避祸,讽刺曹操“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白眼看人,连母亲的丧礼上对于看不惯的人依旧是青眼相向,视礼法如无物。

战乱纷争的年代,惊才绝艳的才子们用自己的生命演绎着风雅。

那是一笔写不尽的诗词风流,那是一曲歌不尽的筝音绕梁……

从古至今,神州大地上从不乏风雅,更不乏爱风雅之人。

就如,这一架幽韵水墨丹青古筝一样,紫檀为装饰,上书水墨丹青四字,配着几枚精心篆刻的印章,厚重的底蕴蕴含着灵动的力量。就如,古筝的声音,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有一种举重若轻的韵律之美。

音乐和书画,都是一种最没有力量的东西,贫寒时当不得一餐片缕,却需要精心呵护和细致保养。可是,音乐和书画又常常是最强大的武器。她们能传递思想和感情,用强大又温柔的怀抱给无助的人以鼓励。

无数个孤寂的深夜里,我们用音乐来抒发情感,缓解寂寞。无数个无助的深夜里,我们用书画来寻找力量,获得支撑。

幽韵水墨丹青,中国人风雅的极致,不是简单的罗列组合,是深入到骨髓的依恋。这是因为,幽韵水墨丹青,采用的是优质桐木面板以及黑檀边板,上好的木板经过水煮、脱胶、浸泡、除渣等多道工序。再经过有几十年制琴经验的手工老师傅们精心炮制,每一道曲线,每一点深浅,不需要丈量,方寸早就长在手上的茧子里了。

上好的红木琴码,如同一粒蒸不熟煮不烂的铜豌豆,铮铮站立在琴弦下,支撑起一段段抑扬顿挫的弹奏。

来自德国的进口钢丝琴弦,滑音、柔音、颤音都信手拈来。

风雅,尽在幽韵水墨丹青。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