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华音新闻 > 正文

崔君芝:千年箜篌的消亡与新生

箜篌,这件古老的乐器,在历史的流变中逐渐消亡,又在一群人的努力下,在现代中国再次重生。崔君芝老师是第一个掌握现代箜篌演奏方法的人,在这篇文章里,她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了箜篌在现代中国的“重生记”。

箜篌的历史

中国是世界上音乐文化最早发达的国家之一。浩如烟海的历史绘画文献资料中,如北魏时期的云冈石窟和汉文化、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印度文化、阿拉伯文化互相影响的敦煌文明中,就有上千的彩绘和一些石雕等都记载了箜篌的兴盛和史实,仅在莫高窟一处便有关于箜篌的各类壁画二百余幅,舒展曼妙的箜篌飞天,栩栩如生,色彩艳丽的箜篌演奏图,以及箜篌乐伎像蝴蝶般舞动的手指,轻灵优美,千姿百态......艺术精品之美使历史的沉淀跃然浮现,千古天籁之声回荡于耳。

根据音乐史料记载,由于箜篌乐器形制不同,在六朝末期就分别造名为卧箜篌与竖箜篌。竖、卧兼有的另类,无论有无凤头装饰,人们皆统称为凤首箜篌。独有在中华大地上这几种箜篌是同时并存,且始于秦汉,盛于隋唐,衰退于明清。《旧唐书·音乐志》载:“......旧说亦依琴制。今按其形,似瑟而小,七弦,用拨弹之......。”汉代卧箜篌被作为“华夏正声”的乐器,列入“清商乐”中使用,并东渐到日本和朝鲜。今日日本称之为“百济琴”,朝鲜称之为“玄琴”,就是传承至今的卧箜篌。它与古琴、古筝、瑟相近似,是平放于身前演奏的品柱一类的拨弹乐器。

我们再看竖箜篌的历史,它源于美索不达尼罗河流域,非华夏之旧器,随丝绸之路自西域传入中原。中国通典载:“竖箜篌,胡乐也,汉灵帝好之,体曲而长,二十三弦,竖抱于怀中,两手齐奏,俗谓之擘箜篌。”它与古埃及弓形竖琴、亚述式角形竖琴等为同一族群。传承流变至今的拉丁美洲竖琴、西欧各种形制的竖琴,皆是竖抱于怀演奏的弦鸣一类拨弹乐器。

凤首箜篌最早起源于佛教,“印度维纳箜篌”、敦煌中菩萨乐伎手持的“无凤首的多弦弯琴”、“波斯横式角形竖箜篌”、新疆出土的“且末箜篌”都属同类。与当今使用的用皮制成的共鸣箱、有品和柱的“西非箜篌”(称之为可拉)等都是凤首箜篌的变异。至今流传于缅甸的“桑柯”就是凤首箜篌的一种原型。同是平放于身前、竖抱于怀兼而有之,箱体共振、品柱、弦鸣共存一体的拨弹乐器。

金漆凤首箜篌

从汉至隋唐以来,中国箜篌流传甚广,历史悠久,演奏艺术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流传使用的卧箜篌,被古琴、古筝代替而逐渐消亡。同源不同流的竖箜篌(包括凤首箜篌)无论从演奏手法、演奏乐曲的内容、演奏形式和场所以及装饰性的彩绘,雕龙画凤、大漆描金和乐器的形制都被中国化了,并经常出现在古代民族乐队和佛教音乐中。

宋代吴自牧《梦梁录》中有段描绘:“高三尺许,形如半边木梳,黑漆绣花,金装画台座,张二十五弦,一人跪而交手擘之。”

唐代诗人顾况之作《李供奉弹箜篌歌》也有非常生动的诗句:“国府乐手弹箜篌,赤黄绦索金鎝头。早晨有敕鸳鸯殿,夜静遂歌明月楼。起坐可怜能抱撮,大指调弦中指拨......左手低,右手举,易调移音天赐予。弹尽天下崛奇曲,胡曲汉曲声皆好......。”

诗人李贺的名篇《箜篌引》也提到:“吴丝蜀桐张高秋......李凭中国弹箜篌......二十三弦动紫皇......”

【清朝续文献通考】记载:“小箜篌女子所弹,铜弦、缚其柄于腰间,随弹随行。”晋人曹毗在“箜篌赋”描绘“龙身凤形、连翻窈窕、缨以金彩、络以翠藻”。从以上可看出竖箜篌在千年的流传中已经成为中国民族乐器了。自唐代起,箜篌便泛指竖箜篌了。

                                       小箜篌演奏图 河南博物馆

箜篌的新生

中国现代箜篌的试制与改革,近一个世纪以来从未间断过。

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箜篌新生的时机到来了!文化部和中国音乐家协会直接领导组建了“箜篌改革试制小组”,组长是文化部艺术局专员关立人女士,成员有文化部舞台科技研究所的留德音响专家王湘先生、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技师蒋柏松师傅、沈阳音乐学院乐器工厂张琨老师和中央民族乐团竖琴演奏员崔君芝。在文化部部长周巍峙和中国音协主席吕骥的直接关心领导下,李焕之、赵沨、吴祖强、杨荫浏、曹正、吴景略、朱虎雄、张子锐等专家学者亲自参与和支持帮助,并吸收了前人的成果和经验,如借鉴清末大同乐会研制的箜篌,以沈阳乐器厂韩其华试制的双排弦(利用杠杆支撑原理达到可演奏揉压颤滑音效果)的发明为基础,以中央民族乐团崔君芝提出的“卧箜篌和竖箜篌相结合融为一体,创新制作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中国现代箜篌”为指导理念,使箜篌试制改革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使这件古老的乐器获得了新生。

1980年春天,箜篌改革试制小组在完成了整体设计后,由苏州民族乐器一厂试制了第一台中国现代箜篌,从而结束了箜篌失传的历史。沈阳音乐学院赵广运教授二十多年来潜心钻研,对中国现代箜篌又进行了改进,以传统的制造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在箜篌的种类、造型、揉压颤滑机械、音准、转调等诸方面都有了专业化的提升,为箜篌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崔君芝和现代箜篌 

新型的中国现代箜篌经过艺术实践证明,具有专业化而广泛应用的有两种,他们的共同点都是能体现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精髓所特有的揉压颤滑音,并都是通过双排弦的结构而达到这一特性的。乐器制作采用了“梧桐木”制成双面立式共鸣箱,用“色木”制成双排导音码,用钢丝、蚕丝缠尼龙制成琴弦,用“硬杂木”制成琴柱和琴座,用铜与木制的多层板做成拉弦板,用牛角和钢条制成拉杆和手拨转调机械,用钢条和铜制成拉杆和脚踏瓣转调机械,其中包括凤首、凤尾拉弦板,侧面琵琶式双面立式共鸣箱、发音音窗、双排雁飞式导音码、双排琴弦、杠杆支撑揉压颤滑机械、琴柱、琴座、联动手拨式七声半转调机械、凤尾式共鸣箱保护板、脚踏式转调拉杆及转调踏瓣等等配件。

箜篌演奏艺术的新生

乐器演奏赋予乐器以新的生命,创新箜篌演奏艺术是箜篌乐器发展的关键。中国现代箜篌演奏创新的原则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寻求借鉴共性,探索创新个性。

历史上记载的卧箜篌与竖箜篌相结合并融为一体的理念,成就了中国现代箜篌演奏艺术的新生。类似卧箜篌的中国民族乐器是当今流行的古琴、古筝、琵琶一类的乐器。中国传统乐器的演奏艺术以“中和”为主,轻柔淡雅含蓄之美为多,同时兼有大幅度的起伏跌宕,乐音与噪音的强烈反衬,轻重、虚实的大反差,强调横向线条的旋律,用摇指、轮音等各种演奏技巧延长旋律线,使其连贯清晰,以揉压颤滑音的演奏手法使旋律线条近似人声而富有韵味,还运用多种技巧,使音色变化丰富。

竖箜篌传统的擘弹法就是当今流行的各式西洋竖琴的演奏手法。西方的竖琴发展已近二百年,1820年,竖琴转调踏瓣改为复式,降、还原、升三档机械结构。它的乐器制作在音准和转调上趋于成熟。

从以上的归类来看,这些皆属中国现代箜篌演奏艺术发展可借鉴的方面,但它不是简单的竖琴+古筝=中国现代箜篌的公式。它是一件全新的乐器,要从乐器本身的各类特点上,在借鉴传统的基础上挖掘、创新属于中国现代箜篌自己的演奏技巧和表演艺术。

中国现代箜篌是大型的弹拨乐器。双排雁飞式导音码分别安放在侧面琵琶式双面立式共鸣箱上。双排弦每排36根(通常按七声音阶排列CDEFGAB,也有五声音阶定弦(CDEGA)。双排弦之间是平行的,定音为等同音高并各自独立发声。双排弦之间,共鸣箱之后,用杠杆支撑原理制成的揉压颤滑机械安放其间,当琴弦被振动后会相互影响,再用手指给予不同的压力,从而产生了揉压颤滑的音响效果。它音域宽阔多达五个八度,和声色彩丰富,又因双排弦,演奏时双手运用自如,并能吟揉压颤,使旋律富有韵味。又因钢丝缠尼龙的弦质,发音敏感,故适于多种演奏技巧的发挥,使音色变化丰富。中国现代箜篌既有传统箜篌的音响效果,又有现代音乐艺术所需要的表现手法,又因其有吟揉压颤滑音的特殊演奏手法和韵味,使它在同类乐器中独树一帜。

不同乐器,其手法相同但音响不同,音响相同而手法不同。我将其他乐器的构造和演奏手法加以借鉴、研究,在竖箜篌与卧箜篌的表演艺术巧妙融合为一体理念的启发下,产生了丰富多样的箜篌演奏手法。乐器不同,性能迥异,我的理念为:在支撑点原理的指导下找到箜篌持琴的姿势和演奏手型以及手指触弦点;从地球吸引力的原理上找到放松的方法,包括手指运行的方向,大、小臂、腕子的挥动和弹性演奏的掌握;以琴弦的张力大小和乐曲所需要的情绪找到适当力度和内在力度控制演奏的方法;从共振原理上找对发音位置、挖掘音响、展示技巧以及如何避免杂音和使用转调机械的方法;从乐器造型结构上如双排弦、导音码等,去摸索指法运用的特殊性与规律性,按照中国音乐语言和多种其它语言的表达方式,使指法艺术妙趣横生;从各种戏曲、民歌、乐曲中学习韵味,找到正确的揉压颤滑音的手法和风格;从中国民族乐器的音响效果中找到特殊的演奏方法——散音、泛音、轮音、批音、拂音、挑音、抹音、勾音、鼓音、摘音、茶音、悬腕摇指、悬腕拨片摇指、八度轮音、二指轮音、四指同度轮音、正拨音、反拨音、弹音、拨片滑音、拍弦、扫弦、击弦、半音阶滑指、琶音滚奏、正板音、反板音、揉音、锣音、半止音等一整套丰富的箜篌演奏技巧。

在学习我国弥足珍贵的音乐文化历史文献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启发,获得了灵感。同时用掌握的中西乐器演奏知识和多方面的音乐修养加以融会贯通,使自己在中国现代箜篌的表演艺术上获益匪浅。自1980年,我携带中国现代箜篌走上舞台,在海内外十几个国家举办了近百场音乐会和讲座。在此过程中,与听众交流,在中西方音乐文化的碰撞中得到启迪,开阔了眼界。乐器发展史,根本上就是音乐创作史。在中国现代箜篌艺术发展的过程中,众多作曲家为其创作的箜篌新作,使箜篌表演艺术得到了升华,使箜篌的演奏“轻挑漫剔、杂以批拂、散泛相错、间以曼衍”,吟揉压颤、凄清悲壮、苍凉坦荡。

我愈来愈深深地认识到,只有以中国民族音乐文化的优秀传统为根基,并广泛吸收世界音乐文化的营养,中国现代箜篌艺术才能得以繁荣发展。

原文刊载于《人民音乐》。崔君芝,中国现代箜篌演奏艺术创始人,现任美国圣荷西州立大学音乐学院和中国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客席教授,并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箜篌研究会会长、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会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