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阮乐新声浥轻尘 访青年阮演奏家杨冰冰


    杨冰冰 青年阮演奏家 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成员11岁师从徐阳教授学阮至今。2003年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在附中就读期间,专业成绩连续六年名列弹拨组第一名,连年获得专业优秀奖及等级奖学金。2009年被保送升入中央音乐学院;成为建校以来第一个被保送的阮专业学生。
    2003年获首届中国青少年演艺新人推选大赛中阮少年组专业组金奖;2004年获中华青少年精英演艺人才选拔大赛少年专业组金奖;2008年获首届亚洲华夏民族器乐大赛少年专业组银奖;2008年1月参加中央音乐频道元宵节晚会的录制演出;2009年1月参加中央电视台2009春节歌舞晚会的演出;2009年7月在重庆成功举办了“日月星辉 阮族专场音乐会”;2010年1月参加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春节特别节目—欢乐中国年”的录制演出;2010年9月赴山西太原成功举办了阮族专场音乐会;2010年11月赴河南成功举办竹林七贤阮族专场音乐会;2010年获首届阮北京邀请赛青年专业组金奖;2011年8月 作为特约嘉宾受邀录制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快乐琴童》栏目。



华音:每一件民族乐器能够传承下来都因为有它特有的魅力所在,你觉得阮特有的魅力是什么?它在民族管弦乐队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当初接触这件乐器时,是否对它一见钟情呢?

杨冰冰:我觉得阮乐器的魅力在于它的高雅与古朴,而乐器本身也恰恰体现着这一点,内敛而不张扬、质朴而不乏张力的个性风格,似乎有种低调、华丽的感觉,并且阮的音色十分清新、恬静、圆润、富有诗意,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漂浮过来的声音,徜徉在林溪山水间,不疾不徐,清风醉人。
    我认为阮乐器在民族管弦乐队中属中音声部结构,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阮乐器的融合性极强,调节着整个民族管弦乐队的平衡,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件乐器可以替代它,从而民族管弦乐队中忽略阮乐器的声部是绝对不可行的。而随着近些年不同风格、形式且写作手法多样化的民族管弦乐队作品逐渐增多,作曲家、指挥家越来越追求、“苛刻”于作品的和声效果,阮乐器作为中音声部的一部分,将高音与低音乐器的声音融合于一此,充分地使得民族管弦乐队的整体音响效果达到了较为完整的统一性。
    如您所说,我对阮乐器的确是一见钟情。我倾慕于阮乐器的音色,我觉得这种清新、淡雅、恬静、诗意的音色会让你感觉是由心而生的,直击你内心深处的情怀,可以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浪漫诗词去评价阮乐器这种梦寐以求的声音。而当你信手弹来,阮乐器所发出的共鸣,会让你觉得,原来这就是自己心里感到最美、最动人、最想要听到的声音。在我看来,这也许就是自己与阮乐器结下不解之缘的初衷。

华音:近些年,国内的民族乐器组合随着大众审美要求的不断提高,组合的多样化、多元化不断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异彩纷呈,可以说是为我国的传统民族音乐“锦上添花”,在国内众多民族乐器组合中,您比较看好哪一支组合的发展呢?为什么?您所参加的阮族乐团,是由著名阮演奏家、教育家徐阳教授凭着对阮乐器的热爱与推广、发展它执着追求所一手创办的,成立至今,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虽已经取得一定的成果,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演奏风格,但在普及、推广、发展阮乐器上,还有很长路要走,在这几年“阮族”发展的心路历程中,哪件事情令您难以忘怀呢?能否为我们透露一下“阮族”未来的发展路线呢?

杨冰冰:对我来说,其实也没有独一无二或是特别中意的,每个乐团、组合都会拥有自己的特色以及她们鲜明的演奏风格,对于民族音乐也同样都怀有同样的热情和理想。因此可以说,无论何种形式、种类的乐团、组合,我都不会持有反对的态度,毕竟多元化的发展才酝酿了当代艺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氛围。不过,我也会有所偏好,我更喜欢从风格与形式上较为传统的组合、乐团,比如类似于江南丝竹等以传统为基础积淀的。喜欢的原因呢,这可能自己因为从小到大比较根深蒂固的观念吧,我的性格本身就有一点儿“古板”,所以我不太能接受过分的削弱民族音乐中的民族特色的元素,因此在国内众多民族乐器组合中,我还是倾向于喜爱风格、形式明显带有传统民族音乐烙印的组合。
    说到哪件事让自己很难忘怀,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每一次演出,每一次比赛,我都会感到非常难忘。无论是排练还是演出,对“阮族”来说都很辛苦,毕竟我们又是一群女孩子,而我们面临的困难与压力相比较男孩子而言,都会多出很多,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克服,解决。一路走来,对自己而言,每一件事都令我刻骨铭心,但最近确实一些事情非常令我感动。今年六月一日“阮族”举办了一场《“阮乐华章”系列音乐会之二——暨“阮族之春”音乐会》,这次音乐会与九月即将举办的《“阮乐华章”系列音乐会之三——暨“阮族”新作品世界首演音乐会》属于一个系列,为了圆满的完成演出任务,并展示当代阮艺术的发展水平与“阮族”风采,大家几乎都很少休息,每天都是高强度的排练,几乎经历的每分每秒中都面临着各种困难和压力,但是我们始终咬着牙,不断去克服困难,迎接每一次、每一天的挑战,在这样的跌宕前行中,不断磨合我们彼此。也许这对于一支职业化乐团来讲,并不算什么,但自己有的时候挺为此感动的,在排练的过程中共同奋斗,那份热情,那份执着,回过头来想想,真是会让人觉得心潮澎湃,百感交集。也许我们这些苦都不算什么,但我要说,最辛苦的莫过于我们的艺术总监,同时又是我们专业导师徐阳老师,她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而为了我们,徐阳老师暂时将家庭放在了心目中的第二位,把我们这十几名女孩子,都似乎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对于我们她倾注了太多的心力,真的是无以言表,说的再多,也始终无法表露出我们对徐阳老师的感恩之心。
    对于“阮族”未来的发展路线,我想,在风格与形式上我们是不会变的,还会一如既往的保持这种典雅、清新的演奏风格以及“群体突围”的艺术形式,在不断地磨合、积累中,我们不会受到所谓潮流、时尚化的“影响”,一定会继续将清新、靓丽的气质保持不变,并将古朴、典雅进行到底,排练、演奏出更多优秀的音乐作品呈现给热爱民族音乐、热爱阮艺术的朋友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则会将推广阮艺术的工作做的更好、更透彻,以自身作为一个平台,让观众知道“阮族”,通过“阮族”了解阮这件传统的民族乐器,继而喜欢阮艺术,学习阮乐器,我们会始终坚持地把这项工作做下去,继续发扬我们的传统民族文化、民族音乐。

华音:您认为,“阮族”乐团最吸引听众的地方在于?它又是凭借什么去征服大众的呢?您是否认为,“阮族”的成立,标志着阮这件民族乐器已经开始逐步得到关注与发展?

杨冰冰:我觉得“阮族”室内乐团最吸引听众的地方在于阮乐器自身的的音色特点以及阮乐器这种新颖的“群体突围”的组合形式。“阮族”将大阮、中阮、小阮、高音阮这四个声部组合在一起,将四种形制的阮乐器发挥的淋漓尽致,而所演奏出的音响效果,恰似浑然天成,也许初闻阮音的观众就会感受到“阮族”的清新与典雅,徜徉在这阮乐的曼妙乐音中。
    我想,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用她的真诚征服了大众。在台下,我们克服了作品与技术上的重重阻碍,在不断地突破自我的同时,怀着对阮艺术、阮族同样地热情与信念,使大家的心融为一体,非常具有凝聚力。在舞台上,我们以靓丽、青春的舞台形象,清新、典雅的演奏风格,纯熟、精湛的演奏技术诠释着每一首作品的内涵,正是以这种真诚的心态去展现阮艺术、展现作品、展现自己,以此来征服舞台下的每一位听众。
    其实“阮族”这个概念与形式早就出现过,而我们,作为一名继承者,来继续将这样的一种形式,保存、传承下来,并通过这样的形式让大家更多的认识、了解阮乐器。我们只是在继承前辈成就的基础上,将“阮族”的形式发扬光大,更多地为阮乐器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所以,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感谢前辈们的贡献,他们为我们奠定了基础,所以不能盲目地、完全地认为“阮族”的成立,才标志着“阮”这件民族乐器开始逐步得到关注与发展。
华音:有些学者专家曾提出“中国民族音乐比较感性,而欧洲音乐比较理性”,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杨冰冰:对于这种看法,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但我认为,感性有感性的美丽,理性有理性的美丽,感性的美在于美的比较直接,可以让没有学习过音乐、甚至没有音乐基础的人也能听明白作品与演奏者所要表达、寄托的情感,而理性的美则比较深邃,需要有一定文化积淀与音乐素养的人才能听得懂,或者说是能接受,但是我觉得这两者都有各自的艺术魅力,各有春秋,不一而足。

华音:提到阮这件民族乐器,很多业内的人士就会不由的想到了著名作曲家刘星老师,他在上世纪所创作的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一经发表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在芸芸民族器乐作品中,这首中阮协奏曲在当时不仅以独树一帜的全新曲式风格、精湛丰富的配器手法表达出迷人的云南风情,而在乐器的技术表现上也十分全面,是一首难度极大、且富有挑战性的作品,可以说它的问世,揭开了阮乐器的神秘面纱,客观的推动了阮乐器的发展。但据我们所知,当初刘星老师在创作并演奏完《云南回忆》的时候,一些前辈音乐家对这首作品并不认同,也没有想过它将会成为阮乐器发展的一个标志,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些老一辈的音乐家不认同这首作品呢?对于音乐学院阮专业的学生而言,《云南回忆》都曾是他们在艺术的上一个目标或是追求,为什么这些学生会把《云南回忆》这首作品列为自己的首选呢?谈一谈第一次接触《云南回忆》这首作品时您的感触吧?

杨冰冰:当初刘星老师在创作并演奏完《云南回忆》的时候,一些前辈音乐家对这首作品并不认同,我想,可能是由于在当时的那个比较传统的文化环境与氛围中,刘星先生的作品在阮乐器作品中是作为一股新鲜的血液注入进来的,而每一个新生事物乍一出现,则都会引来不小的争议,难免会有不认同、不赞同的声音出现,音乐作品也是一样的,刘星先生在一些创作手法上,包括配器以及作品的音乐风格上都与传统老一辈音乐家的理念相背离,以至于老一辈的音乐家们也许并不太接受这样的作品,这样的作品风格以及创作手法,在观念上也存在一定的冲突,基于这个原因,才使得当时出现这样的情况。
    《云南回忆》这首中阮协奏曲对一名演奏者的技术要求是比较高的,大家都会普遍的认为能够演奏它、诠释它是对自己专业的一种肯定,换句话说,很多演奏者认为如果我能够演奏出《云南回忆》,那么自己的技术也就达到一定程度了,所以大家觉得能够“拿”下它,在专业上则就会提高一定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在专业上的进步。或许,从风格上讲,《云南回忆》中一、二,三乐章之中的第一、三乐章会给演奏者带来很“酷”的感觉,就连我自己弹起来也会感觉比较过瘾,很符合很多现在年轻人喜欢的快节奏音乐元素。
    我第一次接触《云南回忆》这首作品的时候年龄还非常小,记得第一次“摸谱”还是在上小学,当时对这部作品可以说不能理解出太多内涵,以至于对它也并未产生过深刻的感觉,只是弹起来会觉得很新鲜,因为作品以往的传统作品并不一样,直到最近这些年,我才渐渐地发掘出了作品中的情感和与内涵,也是越来越喜欢这部作品。我想,而每一个年龄段的演奏者演奏这首曲子,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这种认识也是呈递进上升的。

华音:您怎样理解“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作为一名民族器乐的演奏者来说,您又是如何做到让自己所演奏的声音更民族、更有韵味呢?

杨冰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似乎成为了民族文化、民族音乐在发展过程中的始终主题,我理解这句话就是在强调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独特的文化底蕴和知识内涵,是组成世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接受外来的文化冲击和影响,但是绝不会改变骨子里的独树一帜。
    作为一名阮乐器的演奏者,我想,我们并不是简单的在演奏作品,而每首作品的背后都是有着深邃的文化底蕴与作曲家所寄托的丰富情感,这则需要我们这些演奏者去解读、掌握、挖掘。我会在平时多读一些书,对于文化、对于历史,对于诗词都要有所涉猎,有所了解,不断开阔自己的眼界,只有这样,才可以将自己演奏的音乐做到“民族的更民族”。

华音:最近几年,有关于民族器乐的大型赛事日渐繁多,无论是社会性质、还是商业性质的笔者认为它们都在客观的普及、传播、弘扬着民族音乐、民族乐器乃至我们的国学文化,越来越多的人们也因此开始逐渐接受、关注着传统民族音乐的发展。而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比赛项目中,像三弦、柳琴、阮等乐器没有像琵琶、二胡、笛子、古筝等乐器一样被分为单独组别,您认为这对阮专业的学生来说公平吗?阮、三弦、柳琴等所谓的”小门“乐器,是否也可以单独的设置组别?在此,您希望借助网络平台说一些什么呢?

杨冰冰:我觉得对于阮专业的学生来说,很多赛事没有单独的设立阮的组别,这么做是有失公平的。这个问题其实很早就有人提出来过,那时因为学习阮乐器的人相对来说还比较少,所以不足以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比赛组别,这无可非议。但是,最近这些年学习阮乐器的人逐渐增多了,并且阮艺术水平提高的非常快,我想,大赛的评委与机构应该在此着手为阮专业设立单独的组别了,而在那种“其它类”、“综合类”的组别中,对于演奏阮乐器很有灵性、很有天赋、很有发展潜力的演奏者来讲,很容易就会被埋没。所以在此我建议,应当尽可能多得给予她们展示自我的舞台,多发掘一些阮专业的优秀,使演奏者、教师、媒体、社会机构等众多行业的人们,共同的推广阮艺术的蓬勃发展。
    不仅是阮专业、像三弦、柳琴等所谓的“小门”专业,为此设立单独的比赛组别,我想也是完全可以的。但起初也许会在准备的过程中遇到一些障碍,我觉得主要问题还是出在筹划上,一些人力、物力、资源等方面上,虽然都有不小的困难与挑战,但这样做我想不仅仅只是为了设立单独的比赛组别这么简单,会带来一个专业的整体发展。也有很多业内的专家认为,为阮艺术等专业设置单独的比赛组别,由于参加的选手相对其它乐器较少一些,那么比赛的含金量是否会不一样,这样的看法始终都会有。当然,我觉得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最重要的还是看它的利弊关系,利大于弊时,方可进行。
    其实我都不用说什么,大家的心声早就已经发出去了,希望是美好的,但是实现起来非常困难,现实问题摆在这里,再怎么说、再怎么要求也确实有客观问题存在,但是我借此平台仍是希望比赛的评委与机构能够单独的为阮设专业设立组别,这样的组建过程可以慢慢开始,慢慢做起,在探索中寻找一条适合阮专业比赛的发展路线。
华音:艺术追求真,而人生如艺术,艺术如人生,在做人与做艺术上需要保持一致,每位艺术家都应当将“艺高德高”视为自己的艺术最高境界。您认为拥有什么样艺术造诣与德行的老师才能被称之为“德艺双馨”呢?

杨冰冰:德艺双馨的老师,在人格和艺术境界上要有一定过人之处,包括她的文化修养,为人处世的态度以及对于艺术的奉献精神,我觉得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精于艺者先要忠于人格,只有保持住心内的原则,做到诚于心,诚于德,诚于艺才称得上师德高尚。还有就是要把民族音乐所需要传承的精神、热情完整的传递给学生,让学生完全的理解,并乐于接受这样的教育过程。老师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榜样,古人云: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的确是如此,有的老师非常能感染学生,的确是她身上散发的那种魅力,能让学生从心底里感动,让她们不由自主的热爱并且接受这种传承。因此我认为,具有综上层次的老师才可以被称之为德艺双馨的老师。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杨冰冰:希望华音网站继续蒸蒸日上,为我们报导出更多富有时效的民族音乐新闻、资讯,为那些学琴并持有梦想的孩子们提供更多的学习信息。同时,华音网站又是一个属于音乐家与乐迷亲切的交流空间,在这里,也希望大家可以更多参与到这种互动的活动之中,共同切磋,共同成长。最后祝福华音网站能够在越来越多的民族音乐人与乐迷的支持下,更加努力、奋进。




华音网首都分处:李直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8月20日
采访地点:中央音乐学院1231琴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