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纤弦轻盈似鹃啼 访柳琴新秀李怡函


    李怡函,柳琴新秀。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自幼学习柳琴,恩受青年柳琴演奏家王迪启蒙。
2007年在王迪老师的悉心指导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同年考入中国少年民族乐团,担任柳琴声部首席至今,多次随乐团参加交流演出。
2009年师从青年柳琴、阮演奏家,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柳琴首席、中央音乐学院特聘教师崔军淼至今。
曾先后获得徐阳,王惠然,王红艺,花晓蓉,张鑫华等多位名家指导。
2003年参加辽宁省少儿才艺大赛获得金奖接受当地报纸的专访。
同年被评为市三好学生。
2004年参加沈阳市电视台六一儿童晚会并担任独奏。
2007年参加北方地区少儿文艺汇演担任独奏。
20102月参加首届柳琴北京邀请赛获专业少年组金奖。
201011月随中央音乐学院阮族乐团参加参加中央音乐学院七十周年校庆系列音乐会。
20115月代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赴澳门与澳门演艺学院进行艺术交流和演出。
在校期间获专业优秀奖学金,曾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校园电视台台长。
 
华音:您于1995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作为一名90后的年轻乐坛新秀,您觉得90后的孩子呈现出什么样的性格特点呢?在音乐学院附中及大学,90后这些年轻的新秀与80后的部分杰出的青年演奏家最大的差异在于哪?
李怡函:我觉得“90后”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全球化背景下的年代,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生活水平的提高,思想的解放、信息的爆炸等这些因素,使我们形成了较为鲜明张扬、独立自主,乐于展现自我的个性特征。这个年代所赋予我们独有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使我们展现出更多的自信与创新精神。虽然在很多人眼中,我们还很稚嫩,身上还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与缺点,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正一步步的走向成熟,逐渐肩负起时代所赋予我们的责任。
80后”的部分杰出的青年演奏家追求演奏的完整性与思想性的全面程度可能优于“90后”。他们的阅历和经验正是我们所缺少的。相比较“80后”来说,我觉得“90后”对音乐整体深度的理解能力相对薄弱,对复杂事物认识不足,在当下多元文化的冲击下逐渐迷失了传统与创新的“度”。但是也正由于年轻与稚嫩,我们显得更有朝气,充满活力。90后尽管对自我发展充满了期望,但缺少主动追求、探索、持之以恒的精神,以至于在生活与专业学习方面,“90后”面对挑战与失败时,心理素质及承担责任的勇气略显不足。
 
华音:2007年,您在王迪老师的悉心指导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继续深造学习,考入国内一流的音乐学府,这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在考学之前,您曾经历了怎样的荆棘与迷途呢?很多弹拨类乐器演奏专业的学生手指上都磨出了糨子,这也充分印证了她们在多年习琴过程中的艰辛,您的手上也会有糨子嘛?
李怡函: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意味着我可以在国内一流的音乐学府中继续深造、学习我所喜爱的乐器,能够接受名师们专业化、系统化、规范化的培养,弥补对自身演奏上的不足,不断提高自己的演奏技艺,丰富自己的艺术底蕴,将来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为柳琴艺术的普及、推广、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更重要的是我已经走上了一条崭新和充满美妙的人生之旅,并且朝着自己向往的方向及追寻的梦想在一步步前进。
考学之前我一直在一种踌躇的状态下学习柳琴,因为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走上专业音乐的道路,我喜爱柳琴,但是我同时在学校里也是一位个品学兼优的大队长,我也梦想考上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就这样一直忙于小学毕业考试,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顾及到专业上的学习。我的专业老师也一度认为,以我当时的能力与水平还无法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可是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何况在我热爱的音乐领域。我不想放弃我的音乐梦想及我手中的柳琴,于是我发疯一样的练琴,有时候练琴的时间过长,手指都会抽筋或被琴弦划破,我就缠上胶布,继续练琴。父母看到我这么辛苦练琴,非常心疼,也曾试图劝我放弃,但我觉得如果就这样放弃,我之前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也会辜负了父母与老师多年的付出与期望。庆幸的是,我最终战胜了自己,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我梦寐以求的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是的,我的手上也有磨出来的糨子。我觉得对于学习弹拨类乐器演奏的学生来说,手上起糨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刚开始练琴的时候,手指按弦时会非常疼,在学习的过程中手指会慢慢的一层一层脱皮,然后再长出来,日积月累,就形成了糨子。相对来说,起糨子也是一件好事情,它可以在练琴时保护手指不受伤害。
华音:2007年您考入中国少年民族乐团,担任柳琴声部首席至今,多次随乐团参加交流演出,可以说,在您的音乐道路上,也积累下了相当可贵的一笔财富。在随中国少年民族乐团的排练与演出中,您认为这支由学生军所组成的民族乐团给您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呢?虽然这支学生军的演奏并不成熟,或许也无法与其职业的民族乐团相提并论,但是她们的精神气十分昂扬,并且也充满了更多的热情,在排练与演出中,您是否也真正的感受到了少年民族乐团带给您的年轻“气质”呢?如果在几年后,您顺利的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本科,您还会报名考入中国青年民族乐团吗?
李怡函:如您所述,跟随中国少年民族乐团演出与排练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收获,除了使我在柳琴演奏表演上积累了大量舞台实践经验,在排练与演出的过程中,也让我懂得了如何运用手中的柳琴与乐队其它乐器相互配合,同时去倾听、感受其他声部的色彩。因其柳琴的音色较为明亮,穿透性强,在演奏时我需要随着配器织体、乐曲表情及演奏场合的不同,而在演奏上有所变化,要将柳琴的音色、特点与乐队的整体音响融合在一起,以达到乐队整体的协调与统一。
 
中国少年民族乐团是由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优秀学生组成的,是一支青春活泼、朝气蓬勃的乐团,虽然我们的演奏技艺还很青涩,无法与其它由大学、及研究生所组合成的民族乐团或职业民族乐团相媲美,但我们同样对手中乐器充满了热爱之情,我们会以年轻、纯挚的视角去诠释不同风格民族音乐作品,使音乐的表现力更加立体,音乐生命更富有活力。        
 
我同样希望能够考入中国青年民族乐团,在我看来,每一个民族乐团都具有不同的演奏风格与发展方向,从中我可以接触并学习到更多的新作品,提高视奏能力的同时,也可以令自己开拓眼界,培养音乐思维,从而不断充实、完善自己的演奏技艺与音乐文化底蕴,以谋求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华音:据了解,全国许多一流的音乐学府曾一度的未开设柳琴专业,而柳琴专业的教师在社会上也是广泛的缺乏,甚至在一些职业乐团中,柳琴演奏员都是由其它弹拨类乐器的演奏员临时调整过来的,面对这一情况时,您为何还会义无反顾的学习柳琴乐器,并执意要考入音乐学院的柳琴专业发展呢?您会认为柳琴是一件非常有潜质的乐器吗?那么它的潜质体现在哪呢?
李怡函:我的姐姐是从事柳琴表演专业的,我是从小听着柳琴的声音长大的,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我的胎教音乐就是柳琴清脆、优美的旋律。在这样的音乐氛围的熏陶下,柳琴对于我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讲,并不了解柳琴这件弹拨乐器的发展现状,只是怀揣着对柳琴的热爱一直坚持不懈的努力学习,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我感受到柳琴艺术发展缓慢、师资匮乏的境况后,也未产生过放弃我的“伙伴”的想法,反而使我对柳琴艺术有了更为清醒的认识,并激发了我继续学习柳琴的动力。大家都听过一句话:“危机即转机”可能在别人眼中这是危机,而我可能认为这是机会,由于空白的存在,我才更大有可为。我更应该努力地学习柳琴专业演奏,不断提高自己的演奏技艺与表演艺术,丰富自己的底蕴,以期望将来能够利用自身专业的优势,身体力行的普及、推广柳琴艺术,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柳琴艺术的魅力,为柳琴艺术的发展尽到自己作为柳琴艺术的学习者与传承者的责任。
我认为柳琴是一件非常有潜质的乐器,而它的潜质则在于它清沁、动人的音色,即擅长演奏快速、激情、爽朗的乐曲,也善于表现柔美、细腻、抒情的乐曲。追溯柳琴的历史,最早期的柳琴形制比较简单,只有两弦七品,常用于地方戏曲的伴奏及弹奏较为简单的歌曲,而在音乐工作者们不遗余力的改革下,现如今的柳琴已发展为四弦二十九品,同时走上了独奏、协奏的舞台,被广泛用于合奏、重奏,也成为民族乐队中唯一的弹拨类高音乐器。这样的实例不仅证明了柳琴的潜质,更说明了柳琴还存在的发展空间,我相信在更多的音乐工作者的努力下,柳琴这件民族乐器,定然会一直屹立于中国民族艺术之林。
 
华音:2009年您拜师于我国当代青年柳琴、阮演奏家、中国广播民族乐团柳琴首席、中央音乐学院特聘教师崔军淼老师,与老一辈的柳琴演奏家、教育家相比,您认为崔军淼老师最具魅力的地方、或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笔者认为,选择一位符合自己、适合自己的专业课老师,就是一名演奏者走向成功的一半,在您选择崔军淼老师之前,是否也会将其它老师列入您的参考范围呢?崔军淼作为一名当代优秀的演奏家,其演奏技术的精湛与表达音乐内函的深度,都充分的体现了她的专业水平,这样杰出的音乐家为什么中央音乐学院不选择将她留校任教呢?
李怡函:与老一辈的柳琴演奏家、教育家相比,崔军淼老师的教学风格更具个性,更富有激情,敢于打破常规的束缚。同时崔军淼老师在教学中也会不断更新自己的观念,以便拉近老师与学生之间的距离。当我在学习中遇到疑问或困难时,崔军淼老师都会非常耐心的指点、示范,让我自己比较、对照,找出自身的不足。而在生活中,崔军淼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更像是一位大姐姐,我们常常一起谈心、聊天,让我们感到非常贴心。另外,崔军淼老师的演奏也是极具魅力的,她的演奏技巧非常娴熟、极富韵味,具有感染力。同时,近些年无论在柳琴的艺术形式上还是表演形式上,崔军淼老师都做了非常多的新尝试与努力。对我而言,崔军淼老师在教学、生活及专业演奏上都具有相当大的魅力的,是我学习的榜样。
在跟随崔军淼老师学习之前,也曾将其他老师列入考虑范围之内,但最终还是被崔军淼老师鲜明的个性及激情、细腻的演奏风格所感染、打动,继而拜师于崔军淼老师并学习柳琴演奏。
我觉得可能中央音乐学院在师资的管理与专业的配置有着自己长远的计划与模式。但对于我来说无论崔老师是代课还是留校任教,能与崔军淼老师成为师生都是我一生的幸事。
 
华音:近些年关于柳琴乐器、柳琴专业的比赛是否会比以前要多一些呢?国内都有哪些大赛有包括了柳琴专业呢?对于每个学习柳琴专业的学生来讲,她们都渴望夺取哪项比赛的金奖?国内哪项大赛代表了柳琴艺术的最高荣誉呢?
李怡函:是的,与过去相比,近些年柳琴专业的比赛逐渐增多,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现象,因为比赛不断增多,在一定程度上同样会推动柳琴演奏艺术的普及与发展,且能够从中发现更多的柳琴人才。
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国际中国器乐大赛都开设了柳琴组别,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与柳琴专业委员会在2010年也单独为柳琴举办了“2010柳琴首届北京邀请赛”。
就我个人而言,我最希望能够获得“中国音乐金钟奖民族器乐大赛”的金奖,但让我感到非常遗憾的是“金钟奖”近些年来并没有开设柳琴组别的比赛。
我觉得并不能说夺取了哪项大赛的金奖就可以代表柳琴艺术的最高荣誉,对于每一位学习柳琴专业的学生与演奏者而言,获得的每一个奖项都是对自身演奏水平与能力的肯定、认可。
 
华音:201011月您曾随中央音乐学院阮族乐团参加参加“中央音乐学院七十周年校庆系列音乐会”,作为一名柳琴演奏专业的学生而言,是否在演奏阮乐器的时候,相对会更加便利一些呢?您认为柳琴与阮乐器的共性与个性在于?在与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的这次排练与演出中,您认为阮专业的发展是否会比柳琴的发展要快一些呢?主要快在哪呢?
李怡函:我个人觉得会相对便利一些,更准确的说是便利很多。阮与柳琴在定弦法、把位,甚至在作品上都存在共同之处,比如《火把节之夜》、《草原抒怀》等。
在我看来,柳琴与阮乐器的共性在于定弦法、把位及演奏技法方面都较为类似,且都是使用拨片弹奏,但由于柳琴与阮乐器形制的不同,也决定了它们的个性,阮的音色淳厚、柔润,柳琴的音色明亮、清脆,二者旋律各具特色,另外,柳琴属于高音乐器,而阮乐器则分倍阮、大阮、中阮、小阮及高音阮五种,是民族弹拨器乐唯一成系列的乐器。
我觉得阮乐器、阮专业近些年的发展速度确实比柳琴更快一些,一方面,柳琴的学习人数与专业院校的招收人数与阮乐器相比,还处于劣势;另一方面,阮乐器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阮演奏家、教育家徐阳教授的不懈努力,她为阮乐器寻觅到了一条以“群体艺术”形式发展的新思路,让更多的人认识与了解了阮乐器,而柳琴却缺少领军人物,致使发展有些缓慢;最后就作品而言,阮的新作品随着阮乐器的发展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而柳琴的新作品却不是很多。
华音:相信在916日晚,您也去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观看了《阮乐华章——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世界首演新作品音乐会》吧?这场阮族新作品音乐会给您最大的震撼在什么方面呢?同为被很多业内人士称作“小门”乐器的阮,在近些年的发展的十分迅猛,而柳琴似乎却停滞不前,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您是否会因此动心?自己有过想往阮专业发展的想法呢?
李怡函:如您所述,我观看了《阮乐华章——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世界首演新作品音乐会》,且这场音乐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感触颇深。
我也曾参加过阮族乐团的演出与排练,与以往相比,此次音乐会带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在音乐会中,阮族乐团采用了与西洋管弦乐队“对话”的新颖表现形式,展现了阮族乐团的群体艺术魅力。同时,音乐会演奏的所有曲目都是徐阳教授委约的新作品,用阮这件古老的乐器演绎具有现代音乐元素的作品,为阮族又添一抹亮彩。
我觉得柳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仍没有广泛普及,发展相对缓慢,在我看来,造成柳琴艺术发展缓慢的原因首先是柳琴的师资力量依旧较为匮乏,有些院校的柳琴专业的老师都是琵琶教师兼任的;其次,虽然当代一些柳琴演奏名家创作及改编了一些高水平的作品,却还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得到更多作曲家的重视,为柳琴创作作品,加快柳琴艺术的普及、发展;最后,柳琴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但还是有很多人对它一无所知,柳琴音乐的书籍及影像资料也是非常缺乏的,我认为政府与媒体应当给予柳琴艺术更多的关注,为它提供更为有效的宣传平台。
我并未产生过这样的想法,我不会抛弃柳琴,之前我也曾提到柳琴对我有着特殊的吸引力,从小时候学习柳琴演奏至今,它承载了我太多的汗水与泪水,欢笑与悲伤,可以说柳琴已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伙伴”,同时,我也希望能够为柳琴艺术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华音:据我们了解,在校期间,您曾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与校园电视台台长,是这样的吗?在繁重的文化课与专业课的压力下,为什么还会选择这两个差事做呢?您觉得选择这两个差事做,对自己的提高主要在于?会因此耽误学业吗?
李怡函:是的,当时我是抱着锻炼自己的态度竞选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最后幸运的竞选成功。而担任校园电视台台长却是非常巧合的,有一次,我帮助老师处理一些视频的后期制作工作,老师觉得我在这方面的学习能力与接受能力还不错,就推荐我成为了校园电视台台长,并协助他管理,这也要感谢老师对我的信任。
我觉得作为民族器乐的新生力量,我们不能仅单一的只学习文化课与专业课,更应该接触其他相关专业的知识,提高自己各个方面的素质,而担任这两项职务,让我学习到了不同领域知识,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同时也使我的性格得到了锻炼,逐渐变得较为外向、开朗,因此,我选择了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与校园电视台台长。
我会合理安排学习与“工作”的时间,尽可能的做到两不耽误。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李怡函:感谢华音网站能够给予我及柳琴乐器展示的机会,希望华音网站能够得到更多民乐爱好者的关注,而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民族器乐的学习者,也期望能够与华音网站携手共同成长,共同发展。
华音网首都分处:李直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
20111016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