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天籁之音出阮咸 访青年阮乐演奏家李雨涵

李雨涵,青年阮乐演奏家。8岁起学习柳琴、中阮,从师于西安音乐学院中阮讲师王慧。1997年加入陕西省青少年宫民乐团担任中阮、柳琴声部首席及独奏演员;2003年考入西安音乐学院附属高中,从师于崔灿老师,期间曾多次受魏蔚、周煜国、宁勇、徐阳等名师的精心指导。2004年加入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柳琴专业委员会,同年成为陕西民族管弦乐协会会员。2005年加入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2006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柳琴专业,从师于魏蔚老师;2007年至今随魏蔚老师学习辅修中阮专业。2009年加入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中阮专业委员会。2010年6月获得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柳琴专业学士学位。2010年7月至今考入中国武警政治部文工团,担任柳琴、中阮的演奏。
演出经历:
2004年代表西安音乐学院,在北京参加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举办的“全国首届柳琴艺术研讨会”,并展演了柳琴独奏《塔吉克舞曲》获得好评。
2005年应延安市歌舞团邀请,在延安毛主席百年大讲堂,参加了“李海英个人独唱音乐会”,担任中阮声部演奏。
2005年11月,随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赴奥地利,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华乐新韵”专场音乐会,担任柳琴声部演奏。
2006年9月,随中国音乐学院“华夏民族乐团”在北京音乐厅参加“中韩友好交流音乐会”, 担任柳琴声部演奏。
2007年2月,随中国音乐学院“华夏民族乐团”赴欧巡演。在奥地利的维也纳金色大厅、瑞士的“kkl”音乐厅以及开罗歌剧院等著名音乐厅举办音乐会。
2007年6月,随魏蔚老师指导的中国音乐学院阮咸乐团,赴广州星海音乐厅参加“玉琴拨佳音 甘泉润心田-中国阮咸音乐会(魏蔚师生音乐会)”,在其中担任高音阮、小阮、中阮等声部演奏,受到各界好评。
2008年10月,参与国乐飘香与冯晓泉曾格格录制《两小无猜》、《山谷中的精灵》等曲目受到好评。
2008年12月,随中国音乐学院华夏民族乐团参加“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系列展演”活动——《小二黑结婚》清唱剧的伴奏部分,担任柳琴首席。
2009年7月,随魏蔚老师及中国阮咸民族乐团录制首张专辑:《风华国韵-阮》,在其担任高音阮及小阮声部首席演奏,并获得好评。
2010年4月签约中国武警文工团,并多次与中国武警文工团男声合唱团、交响乐团、民乐团于国家大剧院、人民大会堂等地方参与大型音乐会的演出,其中担任柳琴、中阮、大阮、琵琶等演奏。
2010年10月,随中国武警文工团男声合唱团赴西安音乐厅举办大型音乐会:《辉煌之声天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其中担任柳琴演奏,深受当地观众好评。
同年于国家大剧院参与中国武警文工团《经典与流行——中国武警男声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音乐会。
2010年10月,应北京市歌舞剧院民乐团之邀,于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参与《北京乐话》专场民族音乐会的演出,其中担任柳琴、中阮、大阮的演奏。
2011年1月,于国家大剧院参与中国武警文工团《毛泽东诗词作品合唱交响音乐会-——中国武警男声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其中担任柳琴、中阮的演奏。
2011年4月,于国家大剧院参与《劳动颂”——中国武警男声合唱团俄罗斯精品交响合唱音乐会》,担任柳琴、中阮、琵琶演奏。
获奖经历:
2000年荣获“全国青少年民族器乐、声乐、舞蹈大奖赛” (中阮专业)三等奖,(柳琴专业)优秀奖,(丝弦五重奏)一等奖。
2000年7月在南京参加 “蒲公英杯”器乐大赛(丝弦五重奏)银奖、(中阮专业)铜奖。
2000年8月在天津参加首届“华夏儿童音乐节”(中阮专业)金奖。
2003年荣获“陕西省农行杯民族器乐、声乐、舞蹈大奖赛” (中阮专业)一等奖。
2006年7月荣获陕西省文化部“第二届华夏艺术风采国际交流选拔活动(陕西地区)”优秀园丁奖。
2009年随中国音乐学院阮咸乐团参加“亚洲盛典”比赛获得金奖(组合类)。
2010年8月,参加 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阮 专业比赛,参赛曲目《山韵——涧》获银奖(个人)、《谐谑曲》获金奖(组合)。


华音:您现在的工作岗位是您小时候的梦想吗?除了在音乐上的梦想外,自己还有曾有过哪些梦想与追求呢?武警文工团即武警总部政治部文工团,是武警部队唯一的综合性文艺团体,在这里工作,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呢?您认为类似于武警文工团,总政歌舞团这些军旅艺术团体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央民族乐团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哪呢?

李雨涵
:我2010年7月考入了中国武警政治部文工团,并担任柳琴、中阮的演奏员,基本上说是实现了我小时候的梦想。我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艺术家,而不是匠人,或是成为一名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为了丰富我的课外生活,带我到西安市少年宫,当时我与妈妈很默契地被中阮这件乐器所吸引,我就下定决心要学好它。由于我的个头较小,抱中阮还很吃力,因此只有先跟随我的启蒙老师西安音乐学中阮专业院副教授王慧老师学习柳琴,等后来长大之后,才开始学习的中阮乐器。因为在我学习柳琴、中阮的时候,同龄学习的学生是非常少的,并且全市之中,能够教授柳琴、中阮的老师也仅仅是有限的只有两位,正因如此我才萌生了将来要成为一名老师的意愿。做艺术家、做老师是我小时候的梦想,我酷爱我的专业,现在回过头来,审视我的学习历程,我觉得我是十分幸运的,我有幸遇到了两位恩师,西安音乐学院前民乐系主任周煜国教授与我中国音乐学院的阮专业老师魏蔚教授,我非常敬重两位老师重才、不重财的品格,还有他们对艺术的酷爱,他们教学的认真、严谨、耐心、细腻,对我们这些弟子的关心、爱护、帮助等等。在周煜国老师与魏蔚老师高尚的人格品德与精湛技艺的熏陶下,使我不但在专业水平上不断提高,在做事做人上也大有进步。我小时候性格特别的内向,上课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也不爱发言问老师问题,做什么事都没有毅力,但自从我开始学习中阮之后,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转变,首先我懂得了自己既然选择了喜欢上了这件乐器,就要吃苦耐劳把它学下去。在逐渐深入学习的过程中,我的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遇到不懂的问题就要把它弄明白。因为,我希望自己像恩师一样热爱自己的专业,把阮乐器传承下去,并把它发扬光大。还记得有一次,我参加陕西省的器乐比赛时,由于获得了中阮独奏金奖,一名新华社记者姐姐采访我,我就说出了我的理想,那个姐姐还把我的名字记了下来,说等我长大了要跟踪采访我(哈哈)。
    在武警总政治部文工团工作,我感触最深的是,下基层演出时与台下官兵们的互动。在为基层指战员演出,为他们丰富精神生活的同时,让我也从他们身上汲取到了精神食粮,经常被他们热爱祖国、不怕牺牲的高尚品质所感动。而在我的工作单位里,也常常能够感受到军人的那种团结、友爱、互相帮助的精神,我们与领导之间不存在任何的等级划分,她们都把我们当做是自己的战友,而不是下属,不仅仅是在工作中,在生活上对我的关爱也是无微不至的。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央民族乐团都是非常优秀的艺术团体,我们在为人民服务、提高艺术水平的本质上是一致的,但在表演形式、演出内容及服务对象上会略有不同。包括我们经常会接到一些政治任务或者是为国家服务的演出,在演出作品的选择上会更接近于生活与现实的作品。我想,这就是武警文工团,总政歌舞团这些军旅艺术团体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央民族乐团最主要的区别区别吧。

华音:在武警文工团的排练与演出中,您是否切身可以感受到军队作风的严谨与纪律呢?在演出作品的选择方面,武警文工团的特色是什么呢?曾有些乐团中的演奏员认为,在乐团中工作并不能体现自我的人生价值,对于自身的发展来说不是很理想,而作为乐团中的一名成员,您是否也这样质疑过自己呢?对这种说法,您所持有的态度是?

李雨涵:在武警文工团的排练与演出中,我清晰地感觉到团里严明的纪律与严谨的作风,每一位团员都有一股军人的气质,并且都以一个军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军容军纪整齐,严肃认真地对待每一项排练与演出的任务。可以说,武警文工团与军队同属特殊团体,军人亦是特殊的职业,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中国军队的风范。
    在演出作品的选择方面,其特色更侧重于军旅作品,就目前这两年来看,武警文工团的演出形式,较侧重于以发展武警男声合唱团为主,合唱团由80多名来自全国高等专业音乐院校的优秀毕业生组成,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一支专业男声合唱团,其演唱风格有着鲜明的部队特色,气势磅礴、坚毅有力,却又不失细腻,极具情感张力。自合唱团成立以来,曾多次深入基层部队慰问演出,深受一线官兵的喜爱,因此,也被誉为“中国男声合唱的第一品牌”。我们民乐队除了平时与国安部合作的外事演出之外,也常常与男声合唱团合作,为广大基层官兵服务,展现当代中国军人的风采,也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我认为,在乐团中工作可以体现自我的人生价值,因为一个人的人生价值的体现是通过集体来实现的,在乐团里也是一样,是在为社会的服务与贡献中体现的。如果没有集体,那必然实现不了个人的价值。乐团演奏的作品的好坏,不仅是每一个演奏员个人过硬技艺的体现,更是整体配合的意识的综合体现。因此,我从未质疑过自己,并且我热爱我的岗位,我希望通过武警文工团实现我的人生价值。

华音:业外人士以及广大热爱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大众谈到阮这件传统的民族乐器,都不由的会想到西洋的乐器吉他,在您刚刚接触阮乐器时,是否也会由此联想到呢?也许您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您演奏阮乐器时,会有人问您您手中这件乐器是不是吉他,我们想知道那时您的态度与心情是怎样的?我们的传统民族乐器被大众误认为是西洋的乐器,您认为这种理念上的偏差最终是因为什么原因构成的呢?

李雨涵:呵呵,是的,在我刚刚接触阮乐器的时候,我也产生过这样的联想,甚至在我的周围,许多人不约而同的都会有这样的联想。我还记得,很多次演出结束后,都会有人问我:“这是什么乐器?是不是吉他?”,让我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感觉到了阮乐器的普及、推广工作仍做的不够到位,用著名阮乐大师宁勇先生的话说就是“我们不希望阮乐器永远美丽地沉睡”,他们对阮乐器的不了解使我更加坚定我的信念,我要尽我所能的去宣传、去普及阮乐器,将其推广给广大民乐爱好者,让他们了解中阮这件中国的秦琵琶、曾经失传多年的中国马背乐器,要让他们知道,中阮是中国唯一一个用中国的文人阮咸的名字所命名的乐器。东晋“竹林七贤”中的阮咸,最喜弹奏这种乐器,在演奏技艺与乐器改革上成就卓越,他当时弹奏的已是趋于定型的阮了。由于阮咸善弹与当时社会对竹林七贤的崇尚,这种乐器一时风行全国各地,成为独奏、合奏或为相与歌伴奏的主要乐器。后唐武则天将阮咸之名命名此器。其实,现在我们常说的琵琶是波斯琵琶,中阮才是中国最早发明的抱弹琵琶,至今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了。
    中阮历史溯源已有两千年之久了,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再加之其曾一度失传,至今已无法找到系统且完整的理论记载与相关的史料,但我们仍可从一些诗文古迹中依稀见到阮的身影,发掘其发展轨迹。随着朝代的更替,历史的变迁,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音乐从宫廷流入民间,与海外经济往来的同时,也带动了文化、艺术的双向交流,西域的曲项琵琶传入我国并迅速流行,再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影响,阮乐器逐渐没落。直到建国后我国制定的发展优秀民族文化的政策逐步落实,阮乐器才算是拨开云雾,重新焕发了活力,继而各大音乐院校相继开设阮专业,阮乐器才得以不断发展,算起来,阮乐器进入人们视线的时间才三十余年,误以为是西洋乐器也是情有可原的。另外,我认为出现这样的误解也是我们对阮乐器的宣传、推广力度不够,阮乐器的普及与发展不仅仅需要上一代人为此努力,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也应当为此奋斗努力。
华音:我们的专访曾报道过,在国内很多专业及学生乐团中,因其乐团需要阮乐器,而阮乐器专业的演奏员又十分欠缺,以至于琵琶专业的演奏员不得不临时改为演奏阮乐器,这个现象在您的经历中,也常遇到吗?随着近些年阮艺术的提高与发展,阮专业的学生与优秀人才也越来越多,这个现象会因此得到改善吗?但笔者了解到,目前乐团中人员配置相对于饱和,在这些阮专业学生就业问题上,还是存在着严重的失衡问题,您对此的态度与想法是什么呢?琵琶专业的演奏者改为演奏阮相对于比较简单,那么阮专业的演奏者改为演奏琵琶也会如此顺畅吗?

李雨涵:如您所述,因乐团演奏的需要,琵琶专业的演奏员临时改为演奏阮乐器的现象,我也经常遇到。
    随着近些年阮艺术的提高与发展,阮专业的学生与优秀阮乐演奏人才也越来越多,这样的现象已有所改善,但效果不佳。因为许多乐团,阮乐器的演奏员都是由琵琶演奏员承担,且已经占据了阮专业的名额,由于人员配置的问题,致使许多真正学习阮专业的优秀人才,继而无法获得施展才能的机会。
    我想,随着体制改革与社会的发展,这种现象会得到改善的,毕竟现在乐团里最缺少的就是中低音声部,而且中阮的声音柔和,音色柔美,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另外,我认为大力开发阮乐器的作品,以及发掘阮乐器的多种演出形式,也是当前阮专业所面临的重要课题。目前,专为阮乐器所创作的作品,远远不能满足广大爱好者、演奏者的需要。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作曲者加入到阮作品的创作中来,希望能看到更多、更新、更高、更有实际价值的作品问世,让我们携手共同为阮艺术、阮乐器的发展而努力。
    我个人认为,琵琶与阮乐器虽同属弹拨类乐器,但两者之间既有共性,也有个性。在我看来,琵琶与阮乐器互相改专业,也只能应付乐团的一般演出活动,是不能够真正出精品的。至于您所提出的阮专业的演奏者改为演奏琵琶是否顺畅的问题,我觉得要看个人的敬业程度与其自身的悟性了。

华音:中国传统民族弹拨类乐器十分丰富、多彩,且各领风骚。据我们了解,除了演奏阮乐器外,您还曾学习过柳琴,您认为阮与柳琴的共性和个性分别是什么呢?如果请您用一种自然现象来分别形容柳琴与阮,您会用什么来比喻呢?目前,阮与柳琴两种艺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哪种乐器发展的较为快一些?

李雨涵:首先,阮乐器与柳琴同属四弦抱弹类乐器,,可能从右手持拨片的方式,到左手的按弦的把位都比较相似,但实际上这两件所谓的“姊妹乐器”之间个性区别还是相当大的。柳琴的声音较为尖锐,在乐队中属高音乐器,其音色明亮、高亢,可以说,柳琴的出现填补了我国民族乐队中缺乏高音弹拨乐器的空白。柳琴是一件极其灵巧的乐器,并且以弹奏速度快,声音清脆等特点著称,在弹奏速度上,柳琴占了相当大的优势,可以以快速的演奏更符合乐曲欢快、热情地意境。而阮乐器的音色浑厚、低沉,在乐队之中,中阮追求的意境主要是“融合”、“圆润”,在这个几乎每件乐器都是特色乐器的民族乐队,中阮、大阮用自己极具相溶性的声音,将每一件乐器完整的联系在了一起。另外,虽然阮乐器音色圆润、浑厚,音域宽广,但其也适用于独奏,并且也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
    如果要用大自然的产物来形容的话,柳琴可以说是清脆活泼的黄鹂,那么中阮可以说是雄壮稳健的鹰,虽为一类生物,但实则个性不同,环肥燕瘦、各具千秋。
    就目前而言,从阮乐器与柳琴两种艺术发展的角度来说,通过国内的音乐艺术家、大师们以及爱好者们的共同努力,其发展速度都是较为快速的,包括所举办的音乐会、研讨会、比赛等等,毕竟这两件乐器都是比较年轻的乐器,它们发展的潜力与前景都是很可观的。

华音:在您的艺术简历中我们了解到,您附中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附属高中,学习中阮专业,大学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学习的是柳琴专业,为什么在大学期间没有继续学习中阮专业,而改为学习柳琴专业呢?柳琴与阮专业在目前,您认为这两门艺术在发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最大问题与阻碍是什么呢?

李雨涵:其实,我之前也曾提到,柳琴是我的启蒙乐器,当时在西安音乐学院附中跟随崔灿老师(现任香港中乐团中阮演奏家)学习中阮的时候,我也并未放弃柳琴,就读于西安音乐学院附中期间,我参加了学校的乐队,由于许多作品的要求,我在乐队里同时兼任柳琴演奏员,并曾作为唯一的一名附中学生,与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赴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了专场音乐会。之后,为了使自己的音乐素养与音乐底蕴更加充实、丰富,因此,我在大学期间选择学习了柳琴,但实际上,我同时也在辅修中阮乐器,且从未间断过中阮的学习进程。
    当琵琶、二胡、古筝等诸多传统民族乐器,纷纷与世界看齐时,柳琴与阮乐器这两门艺术却依旧在踌躇、徘徊,发展缓慢,它们在发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最大问题与阻碍就是柳琴与阮乐器的普及、推广力度不够,受众面过于狭窄,许多人都不了解中阮与柳琴在乐队里的作用,甚至有些人都没有见过它们。如果我们能在各种场合加强对柳琴与阮乐器的宣传、普及,经常在全国各地举办一些展示演出、比赛等活动,同时利用媒体不断介绍与传播,那么喜欢与了解柳琴与阮乐器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且学习的人数也一定会不断增加。另外,就是当下有些年轻的作曲家、作曲者对柳琴与阮乐器不甚了解,进而无法为其创作更多、更好的独奏、合奏作品,作品的匮乏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它们的发展。其实,柳琴与阮乐器的普及教育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其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我们能从现在开始,加强普及教育的责任感、使命感,大家团结一致,柳琴、阮乐器的艺术事业定能得到更好地发展。

华音:您于2009年荣幸的加入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中阮专业委员会,成为专业委员会中的一名会员,在专业委员会中,您是否曾参加过一些研讨会呢?这样的组织对于民族乐器的推广与发展是否真正的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呢?

李雨涵
:是的,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中阮专业委员会每年会不定期举办阮专业研讨会,我作为专业委员会的一员,也曾参加过一些研讨会。
    我认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对于民族乐器的推广与发展起到了推动的作用,从其宗旨不难看出学会对中国管弦乐艺术的发展与弘扬的决心。另外,学会自成立以来,其连续举办了六届“民族管弦乐艺术全国学术讨论会”;1995年举办了“国际中国民族乐器演奏大赛”;2005年、2009年承办了第二届与第三届“文华艺术院校奖——民族乐器演奏比赛”。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承办的这些影响广泛的大型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对我国民族管弦乐艺术的弘扬与发展,都实实在在地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华音:提起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几乎所有人都会知晓这是一首经典的二胡作品,提起《百鸟朝凤》,几乎所有人也都会想到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唢呐作品,那么提起阮乐器,也许知道、了解的人就并不是很多了,我们忽略乐器的传承与历史问题,从乐器自身考虑,这是否也会与阮的音色有着些许的关联呢?您认为阮乐器的哪首作品可以与《二泉映月》、《百鸟朝凤》这样的曲目一起被称之为经典呢?

李雨涵
:在我看来,中阮乐器的音色是非常美的,柔和、中庸,只是因为它属于中、低音,音色厚重,继而在独奏的表演形式上,与其它中国传统民族弹拨类乐器相比较,如琵琶、古筝乐器等等,并没有那么突出且极富个性的音色,因此可能被一些作曲家所忽略。但随着阮艺术的发展,阮乐器的不断改革,使阮乐器具有了高音、中音、次中音、低音四个声部,独自形成了一族乐器,继而衍生出了以重奏形式来展现阮乐器魅力的表演方式,像中国音乐学院的阮咸乐团即是最好的体现。
    我认为目前阮乐器的许多作品都可以与《二泉映月》、《百鸟朝凤》这样的作品一起被称之为经典,像是周煜国老师的《山韵》、宁勇先生的《丝路驼铃》、林吉良先生的《满江红》以及刘星先生的《云南回忆》等等,这些作品都是非常经典的。

华音:本月16日,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成功的举办了《阮乐华章——阮族世界首演新作品音乐会》,音乐会所演奏的作品,均来自国内外著名作曲家的委约创作,可以说,这场音乐会为阮艺术的发展增添了一笔绚丽的奇葩,继而使得更多的人了解了当代阮艺术的发展水平,喜欢上了阮乐器独特的艺术魅力。作为一名阮专业的演奏者,您是否也亲临现场观看了这场音乐会呢?阮族中是否也有您的好朋友呢?您是如何看待以“群体突围”这样的形式来推广阮艺术的呢?借此平台请您为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献上您的祝福吧!

李雨涵:是的,我到现场观看了这场《阮乐华章——阮族世界首演新作品音乐会》,如您所说,阮族乐团的许多成员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觉得“阮族”室内乐团最为吸引听众的关键就在于阮乐器自身的的音色特点,以及“群体突围”的组合形式推广阮艺术的思路,将大阮、中阮、小阮、高音阮这四个声部组合在一起,避免了独奏中阮乐器的声音低,穿透力不足的弊病,展示了群体演奏的震撼,将阮乐器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让听闻阮音的观众徜徉在这阮乐器的美妙乐音中。
    借此平台,我祝愿中央音乐学院“阮族”室内乐团,今后能演绎出更多的优秀作品,奉献给热爱民族音乐,热爱阮艺术的专家、学者与乐迷们,继而将阮这件中国古老的民族乐器发扬光大。

华音:作为一名中国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您认为中国音乐学院与中央音乐学院在教育理念上是否存在隔阂呢?

李雨涵:我认为两所学校在教育理念方面谈不上隔阂,可能中央音乐学院注重将民族音乐艺术普及、推广于社会,展示给大众;而中国音乐学院则注重的是研究、传承中国民族音乐艺术。在我看来,前者可能更注重于“求变”,而后者注重于“追原”吧!实际上中国音乐学院与中央音乐学院都为国家培养了无数的艺术精英,为中国音乐文化艺术的发展都创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李雨涵:衷心地希望华音网站越办越好,为民族音乐专业人士与广大音乐爱好者们提供一个内容更为全面、更为丰富、交流沟通更为方便、快捷的音乐平台。另外,希望华音网站能够更多地关注与传播阮艺术、阮乐器,让更多的人认识与了解阮乐器。

华音网首都分处:李直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1年9月28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