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繁弦似玉纷飞翠 访柳琴新秀李霖

李霖,柳琴新秀。6岁起师从上海音乐学院著名柳琴、阮演奏家、教育家吴强老师学习柳琴。
2000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小。
2003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曾受邀去澳大利亚进行交流。2009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继续师从吴强老师学习。
2007年参加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获得传统组合满分金奖。同年,在人民大会堂演出。2008年受邀参加CCTV中秋晚会。广受好评。2009年6月28日,因作为“金豈”组合的一员,成功举办了专场音乐会。2010年在北京首届柳琴邀请赛获得银奖第一名。


华音:柳琴原是流行于鲁、皖、苏一带的民间乐器,用作柳琴戏、泗州戏等地方戏曲的伴奏及弹奏简单歌曲,发音响亮宏大,音色高亢刚劲,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经过长时间的发展,现已发展为独奏乐器,并常用于民族乐队中的高音乐器。但是在中国传统民族器乐中,柳琴并不是一件广为人们所熟知的乐器,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柳琴与其它民族弹拨类乐器相比,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呢?柳琴在民间一直被称为“土琵琶”,而之所以在得以这样的称呼,您认为柳琴与琵琶是否存在着相同之处呢?相反柳琴与琵琶的区别又在哪里呢?柳琴在过去十几年中曾一度陷入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尴尬境地,而今伴随着传统文化的发展,柳琴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有业内专家、学者称之为“灵魂的复兴”,那么在您看来,柳琴这件乐器的灵魂,换言之,它最核心的精神是什么呢?就柳琴演奏而言,您认为最具挑战的技术难度是哪一种技法呢?说到柳琴,不得不提与之密不可分的演出形式——柳琴戏,俗称“拉魂腔”,起源于清朝乾隆年间的山东临沂,广泛流传于鲁苏豫皖接壤地区,其剧目丰富、唱腔优美、表演质朴,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在2006年柳琴戏被列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您认为这对柳琴艺术当下的发展有什么帮助呢?

李霖:柳琴是一件极富特点的乐器,若要说其与其他民族弹拨类乐器相比最显著的特征,在我看来,在民族乐队中,柳琴是弹拨类乐器组的高音乐器,音色明亮高亢,具有十分独特的声响效果,常常演奏高音区重要的主旋律。因为它的音色不容易被其他的乐器所掩盖、融合,因此还时常担任技巧性很高的华彩段落的演奏。另外,柳琴还具有西洋乐器曼陀林的音响效果,与西洋乐队合作时,能够散发出自己身上的独特韵味。
   “土琵琶”的得名是因为最早的柳琴,构造非常简单,外形土里土气,非常民间化,所以老百姓亲切的以“土琵琶”称呼它,我也曾遇到很多业外人士,他们对柳琴不甚了解,看到柳琴之后把它当做“小琵琶”。诚然,柳琴与琵琶其外形、构造、奏法均十分相似,拿指法符号来举例,柳琴的演奏技巧,右手有弹、挑、双弹、双挑、扫拂与轮奏等,左手有吟弦、打弦、带弦、推拉弦、泛音等,其指法符号与琵琶的指法符号是相同的。
我认为,外在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右手的演奏技巧,柳琴右手持拨片演奏,而琵琶则是需要演奏者佩戴“假指甲”;内在的不同有很多,最明显的则要数音色了,柳琴的音色相较琵琶来说要高一些。
    每件乐器都有自己的灵魂与精神,柳琴亦然。有人说:“柳琴是天籁音乐的仙女”,在我看来的确如此。柳琴美,不仅因为“她”的外表,更因为“她”的内涵,她像仙女一般,在中国音乐表演的领域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角色,既能演奏对比强烈、节奏鲜明、富有弹性的曲调,又能演绎优美、抒情的动人旋律;既能与与琵琶、阮、筝、二胡等乐器和谐默契地合作,又能与西洋乐队合作的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柳琴的精神是“包容”,是“融合”,也正因为这一点,让更多的人爱上了柳琴这件传统民族器乐器,并为它的推广、传承、发展做着不懈的努力。
    在我看来,“没有过不了的技术关”,即没有一种演奏技巧是不能攻克的,学习柳琴演奏包括学习其他民族乐器演奏都一样,每一种演奏技巧都需要我们细细琢磨、慢慢练习,只要时间够长、练习强度够大,任何人都能将柳琴的每一种演奏技巧掌握并熟练运用。
    柳琴戏之所以以“柳琴”命名,就是因为它的主奏乐器是柳琴,正如您所述,柳琴戏起源于清乾隆年间,距今约二百多年,且柳琴戏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各种姊妹艺术的优点,并与流行地人民群众的生活发生着密切联系,成为一种地域文化的载体。但是,后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电影、电视的迅速普及,以及多种娱乐样式的出现,柳琴戏的观众逐渐减少,表演团体悄然萎缩,可以说,柳琴戏慢慢退出人们的视野,不被大众所熟知,继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柳琴的发展。而今,柳琴戏已被列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无疑对柳琴艺术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然而这种推动作用是相辅相成的,更多的人会因为柳琴戏而关注到柳琴,甚至关注到民族音乐、民族器乐中来,人们也会因为柳琴更加关注柳琴戏的!

华音:无论做任何事情,只有方法正确才有可能达到胜利的彼岸,否则,南辕北辙,只能离目标越来越远。乐器演奏更是如此,方法正确可以事半功倍;而方法错误,无论怎样努力,也不可能取得理想的效果。在柳琴演奏中,正确、科学的演奏方法,可以发出晶莹剔透、圆润饱满的音色,可以产生浓淡疏密错落有致的音响效果,可以大大丰富音乐表现力。那您认为在柳琴的演奏中最应该注意避免那些误区呢?柳琴与其它带品的弹拨乐器一样,演奏时音符含混不清是常见的问题,以您的经验来看,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您在练习和演奏柳琴的时候,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呢?在柳琴演奏中,只要按弦手指一离开品,余音便会马上被切断,柳琴的这一发音特性决定了它的延音技术的重要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柳琴演奏水平的提高取决于能否处理好既要晚抬指或保留指,又要换把无痕迹这一对矛盾,这就对换把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标准,增加了其难度系数。您是怎样练习延音换把技术的呢?有什么经验想与我们分享么?您认为掌握柳琴演奏方法的关键在于什么呢?

李霖:现在学习柳琴的小孩子与家长都容易走入一大误区,那就是只注重让学生练习作品,以能完整的弹奏作品作为最终目的。其实,初学者最应该注重的就是练琴的基本功,其中演奏中的持琴姿势是最重要的。可以说,掌握良好的演奏方法并能较好、较出色的演绎作品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要有正确的持琴姿势。因为持琴的姿势会直接影响到全身各演奏运动器官的发力是否通畅,动作是否协调,更影响到演奏者演奏方法的掌握,以及演奏技巧的发挥。没有正确演奏姿势,是绝对不可能高质量的完成各种演奏动作的。因此,我也希望借助华音网站这一平台,告诉现在正在学习柳琴演奏的学生们,一定要端正自己的持琴与演奏姿势,才能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我看来,演奏时音符含混不清是因为左右手配合不当的问题,即不能掌握好“时间差”,因为弹拨乐器的双手配合在某种程度上要比弓弦乐器难,不论是左手按弦晚于右手弹弦,或是右手晚于左手,都会造成音符含混不清。其次,左手按弦不实也是原因之一,有一些柳琴初学者,尤其是小孩子因为怕疼,按弦有虚有实,这些都会导致音符不清。
    延音换把技术是柳琴演奏的基本功,我的老师在教授我的过程中也为我讲解了这一技巧,在此我也愿意与大家分享。首先,左手拇指仅仅是轻扶于琴颈,起一点辅助作用,而并不是支撑的作用,这也是初学者最常犯的错误,其次左手拇指不能僵硬,要保持最自然的放松状态。我最早练习这一演奏技术技巧的时候将其分成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左手按住一个音,手腕往下;继而手腕带动手臂向上抬起。其实,对于每一个学习者、演奏者来说都会有其自身适合、喜欢的换把方式,只要不间断的练习,每个人都能讲延音换把做好。
    若想将柳琴练习好并演奏的淋漓极致,我想应该是“苦练”加“巧练”吧!顾名思义,“苦练”即在习琴的道路上不间断的练习基本功,将基础打扎实,也许这一过程是非常枯燥、乏味的,但只要坚持下来,过几年回头看,您会觉得这些苦都是值得的。至于我说的“巧练”,应该可以算作掌握柳琴演奏的关键了,但“巧练”一定是基于“苦练”的基础之上的。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说过一句话:“练琴不只是训练手指的技能,更重要的是调动大脑的思维与敏锐的听觉能力,让手指在琴弦上歌唱,让心声得以倾诉。”这是钢琴教育家李秀美女士曾说过的一句话,我认为,将这句话用在柳琴的演奏上也是恰当与贴切的,我们不能一味的、机械的进行“手指运动”,而是在练琴之前调动我们全方位的感觉器官,这样才能使我们练琴更有效率。

华音: 您从6岁开始便跟随上海音乐学院的吴强老师学习柳琴,至今已有十五个春秋了,在与吴强老师的学习中,培养了浓厚的兴趣,并为以后的艺术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您是否记得当时是怎样的契机让您接触到吴强老师并成为她的弟子的呢?在学习柳琴的十五年来,您有没有经历过一个时期,让您觉得坚持不下去想要放弃器乐演奏呢?学习一件乐器,在练习基本功的时候多多少少是有些枯燥的,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持着您一直在柳琴演奏的道路上走下去呢?您在柳琴学习的过程中,曾遇到的最大的瓶颈是什么?常言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您在柳琴演奏上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绩,相信在学习柳琴的过程中,也吃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吧?您又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呢?您的家人应该也对您从事民族器乐演奏专业抱以支持的态度吧,他们是否也热衷于民族音乐呢?

李霖:我父亲本身就是一名古筝老师,父亲将他对音乐的执着与喜爱很大程度上也寄托到我身上。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想培养我在音乐方面的能力,他希望我能成为一名演奏家或音乐家。最初,我接触民乐是从学习古筝开始的,当时打算考上海音乐学院附小,但是老师觉得我的手太小了,不适合弹古筝,不如去改个专业,因为我的手小,她觉得很适合学习柳琴演奏。就这样,我开始接触柳琴演奏的学习,老师还将我引荐到吴强老师那里,第一次见到吴强老师我非常紧张,老师特意看了看我的小手,她也觉得我的手非常适合弹柳琴,于是便收下我这个学生了,我便有幸一直追随吴强老师学习柳琴演奏至今。
    在我学习柳琴的十五年来,曾经在叛逆期的一段时间里,有过想要放弃学习的念头,那段时期我正好一直在练习基本功,难免会觉得十分枯燥,就会产生想要放弃的想法,但是后来想想,自己好不容易考入这所学校,如果现在放弃就前功尽弃了,因此咬咬牙就一直坚持下来了。其实那只是一段时间的正常心理情绪,也可以算是我在学习柳琴阶段的一个考验吧,好在我坚持过来了,父母以及老师也一直给予我关心与鼓励,帮我走过了那一段想要放弃的叛逆期。
    我在学习柳琴演奏的过程中,也会不可避免的遇到技艺上的“瓶颈期”,有些技法,可能练习几次或几个小时就能掌握,但是有些技法我可能会花上很多天的时间练习,但还是不能达到理想的水平,这个时候再加上我本身脾气比较急,所以会产生“算了,不练了”这种想法,但是我本身又是比较要强的,别人能做好的事情,我为什么就不能,因此虽然有时候会烦躁,但还是会坚持练习。还有一种“瓶颈期”,相信许多学习乐器演奏的人都会遇到过,就是在练习一段时间以后,无论是从技法还是从情感表达方面都有了很大进步后,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空白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水平会停滞不前,没有丝毫进步,甚至在不断练习之后反而会出现倒退,遇到这种“瓶颈期”的时候,我非常苦恼,那种感觉就像是,明明知道面前有一个更高的台阶,但就是无论怎样用力跳也跳不上去,让人感觉无能为力。
    我印象当中,最苦的阶段应该是在童年的学琴时期,像许多学习乐器的小孩子一样,我觉得我也是没有“童年”的,那时候自己很贪玩,不认真练琴,爸爸会很严肃的批评我,而且那时候每天还要花很长时间来练琴,我把别的小孩子用来玩的时间全部用来练琴了,现在想想依然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太苦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如果不是父亲当年的严格要求,我的水平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也就不会取得今天的成绩。因此,我还是很感谢父亲当年严厉的教导与要求。
    之前我也提到过,我爸爸就是从事古筝教学的老师,因此爸爸非常支持我走音乐这条路,不仅是爸爸,全家人都非常支持我学习音乐,学习民族器乐演奏。不管是从事什么乐器的演奏,在音乐感情的投入与理解方面都有着互通之处,我在家里练琴的时候,爸爸就会教我一些他平时积累的经验,告诉我面对一首作品,应该怎样更好地理解与把握作品所寄托的情感,让我在情感体会这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华音:2007年,作为“金豈组合”中的一名成员,您随组合参加了“首届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并在决赛的舞台上,以满分的成绩,最终获得了传统组合类的金奖。对于组合中的每一名成员来说,都有着自己的个性及演奏的风格所在,且每一件乐器同样亦是如此,不仅需要演奏者身心与手持的乐器达到浑然一体的效果,还需组合中的每一名成员相互之间配合默契,而“金豈组合”却能在舞台上达到所谓“人琴合一”的境界,将作品诠释的完美无瑕,在您看来,能成功的做到这一点,是基于哪些因素呢?我们想知道,在“金豈组合”以满分的成绩获得金奖的背后,每一名成员与组合的指导老师都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与心血呢?“金豈组合”在半决赛、决赛分别为台下专家、评委,电视机前正在收看本次大奖赛的观众们所演奏的作品,是否是特意为本次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量身定做的呢?就这几首参赛作品而言,从其作品的定位,到演奏技艺等方面,您认为是否能够体现出“金豈组合”的演奏风格呢?当下,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发展的潮流,越来越偏向于流行化与电声化,而“金豈组合”在笔者来看,并没有顺从这样的发展趋势,那么作为组合中的一名成员,您觉得“金豈”所坚持的发展主旨是什么呢?

李霖:当初,“金豈组合”的组建,就是为了参加“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因为柳琴本来就是一件较为“冷门”乐器,因此当时我们就想,如果以柳琴、中阮为主创办成一个组合,大家一同参赛,效果会好很多,但是组合成立之后的排练、指导方面,吴强老师的任务就更加繁重了,但是吴强老师没有一丝抱怨。比赛之前的备战时间,我们刻苦排练的同时,吴强老师毅然放下手边许多工作,一直陪着我们一遍遍地练习,给予我们一些指导意见,这令我们每个人都非常感动。我认为,我们“金豈组合”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吴强老师的尽心指导,成员之间能够有这样默契的配合,也离不开我们在台下努力的练习,同时还要感谢家人的支持与理解。总之,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每位给予我们帮助的老师及亲人。
    我们“金豈组合”在半决赛、决赛中所演奏的曲目都是为此次“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经过精心挑选的,半决赛中我们演奏了《阿哩哩》,决赛中演奏了《凤点头》。
    我们组合的名字叫“金豈”,这个名字我个人认为非常的帅气,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我们组合希望一直能从传统的民族音乐出发,我们不会被一些流行音乐或流行元素所淹没,我们的前进目标和发展动力,就是希望能够给听众呈现出一曲曲最原始、最淳朴、最真实的民族音乐,这也是我们组合演奏的一个主旨。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李霖:华音网站近些年来的进步与成绩,让我感到非常惊喜,同时也为华音网站在传播民族音乐方面做出的成绩而感到骄傲与自豪。希望华音网站可以再接再厉,继续为传承及推广民族音乐做出更多的贡献!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4月10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