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阮色兰馨芬馥郁 访青年阮乐演奏家马兰花


马兰花,青年阮乐演奏家。中央民族歌舞团国家三级演奏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阮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音乐学院首位阮专业艺术硕士研究生。
学琴经历:
自幼受外公田霞光的熏陶,酷爱民族音乐。4岁习柳琴,先后师从尹增琴老师、常立玉老师
1994年
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先后师从苗晓芸老师、魏蔚教授习阮
2000年
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师从魏蔚教授。连年荣获“刘明源奖学金”、“艺术实践奖学金”
2007年
考取中国音乐学院艺术硕士研究生,师从魏蔚教授
大型演出与社会活动:
2001年
参加刘德海先生组建的弹拨乐五重奏团,担任柳琴、中阮、大阮演奏
2002年
参演第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
参演第三届上海国际艺术节
参演“中国音乐学院重点学科建设研讨会”的音乐会
赴香港、广州参加“中国民乐精英团”系列专场音乐会
举办“美好的回忆与展现”——弹拨乐五重奏团专场音乐会
2003年
录制中央电视台《精彩十分》——“说阮”
参演第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
赴埃塞俄比亚国家剧院、亚的斯亚贝巴联合大学进行公演
随温家宝总理赴埃塞俄比亚参加“中非合作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艺术交流
2004年
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民乐团
参演第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
2005年
受聘于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教授中阮主科
参演第九届广东省艺术节
参演中国音乐学院重点学科建设研讨会音乐会
编订阮曲,收录《中国音乐学院社会艺术水平考级全国通用教材》
参演“中国音乐学院建院四十周年”——魏蔚师生阮咸、柳琴音乐会
2006年
参演第四届北京现代音乐节
参演第三届少数民族汇演开幕式、闭幕式
2007年
参演中国阮咸民族音乐会
参演2007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颁奖晚会
应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接受“中国之声”的专访
参演文化部第一届青少年民族乐器独奏比赛金奖获得者专场音乐会
2008年
参演全国艺术硕士MFA研究生优秀作品独奏音乐会
赴比利时安特卫普演出
赴捷克布拉格音乐厅演出
赴瑞士卢塞恩KKL音乐厅演出
赴德国斯图加特、慕尼黑、布莱梅、汉诺威等地演出
赴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参加“新春音乐会”演出
2009年
录制“中国阮咸乐团”首张专辑
举办“马兰花、徐子渝阮咸音乐会”
赴埃及开罗参演中国艺术周开幕式晚会
赴埃及亚历山大市达尔维什剧场演出
应邀CCTV-3,参演“今宵月更圆”中秋晚会
2011年
举办“马兰花阮艺术硕士毕业音乐会”
参演第八届世界华侨杰出青年华夏行专长文艺晚会
获奖经历:
2002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举办的“第一届民族乐器独奏比赛”中阮青年专业组金奖
2005年
“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奖——第二届民族乐器演奏比赛”小型民族乐器组合组优秀表演奖
2009年
“第五届亚洲艺术盛典”青年民乐阮组金奖
“第二届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 其他类优秀奖
“第二届CCTV民族器乐电视大奖赛” 传统组合类优秀奖
2010年
“首届阮北京邀请赛”优秀教师奖
“首届阮北京邀请赛”专业青年组金奖
“首届阮北京邀请赛”专业成人组合组金奖

 

华音:为了可以使业内以从事同专业演奏、教育为职业的艺术工作者或正在音乐院校中就读的学生,及广泛热爱民族音乐、民族器乐、阮艺术的普通大众群体可以通过本次专访更为全面、立体化的了解您台前幕后的点点滴滴,笔者在为您编写、设计本次专访问题前,除了您所提供给我们的艺术简历外,也曾大量的搜集到有关于您的一些资料或媒体报道,以便找到更好地切入点,同时丰富我们本次的专访内容。当笔者将您的名字及专业等关键词输入至某搜索引擎网站上,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华音”所为您为制作、并呈现出的个人阮艺术硕士毕业音乐会专题,而笔者相信,不仅仅只是关注于您的朋友,继而借以此平台更加了解您的艺术经历及音乐会即将演奏的精彩作品,且更是有着为数众多的普通大众群体,恰因此认识了阮乐器,认识了您。下面,就让我们沿着音乐会的这条线索,开始今天的专访内容。作为媒体,我们很想知道,举办这场个人阮艺术硕士音乐会,除了是应学院内的规定外,您还希望借此来展现自己怎样的水平及阮乐器、阮艺术怎样的风采呢?借此平台,也冒昧的请您充当一下主持人的角色,向没有到场聆听此次音乐会,且从事阮乐器演奏、教育与热爱阮艺术的前辈、朋友们,简单的介绍一下音乐会所演奏的曲目吧?在您看来,本场个人阮艺术音乐会的高潮出现在哪一首作品的演奏呢?音乐会的成功落幕,是否如自己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取得了良好的演出效果与热烈反响呢?

马兰花:对于我来说,举办这场阮艺术独奏音乐会,不只是遵守中国音乐学院硕士学位授予章程的规定,更多的是对自己学琴之路的阶段性总结。
    小时候,姥爷为我选定了一件“冷门”乐器进行学习,度过了一个看似枯燥的童年。不过正是这交织的汗水与泪水,圆了我步入专业学习的道路。中国音乐学院这片沃土滋养着我,从附中、大学到研究生,中国音乐学院的老师们孜孜不倦地教导我,使我的文化知识与专业技巧得以不断地进步与发展。因此,这场音乐会也是对我学业之路的汇报。希望可以通过我的音乐,答谢多年以来栽培我的老师们及支持我帮助我的朋友们。
    另一方面,多年的积累使我与阮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彼此之间也有了足够的信任与默契。无论是平日练琴、演出还是比赛,它都会默默陪伴在我的身边,见证我的成长。在我眼中,阮不止是一门乐器,更像是我的家人、我的挚友。因此,本场音乐会也是我与阮之间一次心灵上的倾诉与碰撞。
    音乐会的曲目设定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既要有听点,又要有它的学术价值;既要有时代感,又要充分展现阮的各个方面。
    如音乐、技巧、文化、时代背景等。我们用具体曲目来一一举例。《望秦川》是西北风格的作品,演奏者首先要理解它粗犷、质朴的音乐形象,那么在演奏时必然会进行技巧上的思索与特殊处理。《草原抒怀》描写了草原辽阔无边、以及草原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乐观心情,音乐的处理上较为流畅,右手的长轮、长轮带弦等技巧,恰恰展现旋律的优美线条。《孤芳自赏》顾名思义,它给演奏者提供了充分的空间,可以随心去表达自我陶醉、自我赏析之感。中阮协奏曲《山韵》是当代阮作品中为数不多的真正阮的创作作品之一。中阮独奏部分具有鲜明的个性和高度的技巧性,主要体现在打音、带音、泛音、拍弦以及连续不断的快速四指换把等,充分开拓并展现了当代阮的技巧发展程度。在音乐进行中,独奏与乐队常常轮流出现,相互对答和呼应,体现了阮与乐队的良好的融合性,同时对演奏者提出了更高的协奏能力的要求。
    另一方面选曲也考虑到了时代性,音乐会吸收了阮族的演奏形式,演绎了两首阮重奏作品:《月光变奏曲》与《舞者的诉说》。近年来,阮族的发展,成为一个新课题。我的导师魏蔚教授在2000年创立中国阮咸乐团,并将阮族纳入到主科教学中,不断提高阮专业的教学品质及演奏水准。这也充分体现出我的导师魏蔚教授在中国音乐学院阮专业方面的教学理念,她经常说,这是一个大课题,需要几代人去共同完成。
    本场音乐会评委专家们皆认为最精彩的曲目是《月光变奏曲》与《舞者的诉说》这两首阮咸重奏作品。高音阮,小阮、中阮、大阮、低音阮融为一体,音域宽泛广阔,音乐圆润和谐,细腻流畅,这种独特的艺术风格非常震撼人心。同时,观众对阮族这种演奏形式的喜爱也是我所追求的,希望可以尽我绵薄之力不断继承、传播、丰富、发扬阮艺术。
    是的,音乐会非常成功。这首先要感谢我的导师——魏蔚教授。是她十年如一日的给予了我极大地关爱和付出,培养了我对事情研究分析的严谨态度和创新精神。学习上,她对每首乐曲进行详细而形象地讲解、完整地示范,要求甚严;生活上,关爱倍加,指引我选择人生的正确方向。恩师的言行教诲是我一生的财富,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还要感谢我的母校!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大学、研究生部,这十余年的学习生活,是我人生的重要阶段,中国音乐学院给足了我艺术之路必备的土壤与养份。有多少老师无怨无悔地默默付出,他们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位中国音乐学院的学子。这浓浓的感恩都化作爱珍藏于心底。

华音:让我们继续上一个问题的思路,从本场个人阮艺术硕士毕业音乐会的节目单上,笔者留意到,您与中国少年阮咸乐团分别演奏了由俄罗斯作曲家安德烈耶夫创作、曹文工先生改编的《月光变奏曲》与中国音乐学院青年扬琴教师熊俊杰先生创作的《舞者的诉说》这两首阮咸重奏作品,而对于并未恰临现场聆听的笔者而言,且单从两首作品的题目上,便可以感受到两种不同地域风情的动感性曲调,如笔者所述,的确是这样的吗?相对于技术较为全面、演出场次较为频繁、合奏性严谨、失误率较少的职业化乐团而言,您为何在伴奏的乐团上,偏偏选择了一支由更多新生代力量所组成的少年阮咸乐团呢?中国少年阮咸乐团又是一支有着怎样创新意义及独特魅力的学生军呢?笔者这才了解到,由中国音乐学院附属中学阮、柳琴专业的学生所组成的这支中国少年阮咸乐团,曾于2010年荣获“2010阮首届北京邀请赛”专业少儿组合组金奖,而指导教师正是我们今日所采访的您,甚感荣幸,那么在此,也请您为我们谈一谈,这支正在成长的学生军所经历过的心路历程吧?

马兰花:是的。《月光变奏曲》是一首俄罗斯风情的世界优秀名曲。它的版本众多,并广泛流传。以本土古老的阮演绎这首作品,既保持了原作的风格,又注入了中国弹拨乐的元素,别具一格。《舞者的诉说》是一首创作作品,乐曲分别展示了中阮、小阮、高音阮、大阮的音色,并在展现它们个性化的同时,更展示了阮族充满张力的交响融合。
    中国少年阮咸乐团是一支新生力量,它的建立归功于两点:一是中国音乐学院附中领导的重视,校方的投入和支持是中国少年阮咸乐团成立的根基。二是魏蔚教授对阮发展形势的创新,她致力于研究阮演奏艺术的规范性、科学性、技术性与系统性,创新阮的族群演奏,开发它的新音响,研究其发展方向。并把这种理念纳入到主科教学与实践中。作为“中国少年阮咸乐团”的指导教师,我将魏蔚老师的教育理念贯彻到每个教学环节中,在严格要求技术、技巧、音乐表现力的同时,还注重培养学生相互帮助、相互协作的团队意识和集体荣誉感。
    既然您认为“中国少年阮咸乐团”具有独特魅力,那么我们的创新与探索也就有了答案。您的肯定是我们今后进行深度探索与创新的动力,得到大家的认可,相信我的导师同我一样,也会感到很欣慰。
    “中国少年阮咸乐团”由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阮专业、柳琴专业学生组成。他们参加了 “2010阮首届北京邀请赛”,本次比赛,有来自全国及港澳台、新加坡地区和国家的近400位选手。“中国少年阮咸乐团”的专业素质得到了全国各个音乐学院的教授、专家的肯定与赞赏。学生们充分展示了他们的技艺,体现了阮专业学科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水准,实现了由课堂走向舞台,由学校走向社会,使学生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实践与展示,推动了阮乐的发展。
    作为“中国少年阮咸乐团”的指导教师,我也因此获得“优秀教师奖”。 从“中国少年阮咸乐团”的最初建立,到逐渐成熟,再到今天的成绩,我感触颇深,坚信我会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去教育好、呵护好阮的传承者。将恩师的爱和教诲播种在一颗颗幼小的心灵里,代代相传,为阮艺术的后继有人贡献自己的力量。

华音:据笔者了解到,您作为魏蔚老师的得意门生,从攻读研究生期间至今,您一直帮助导师独立进行了多年的教学工作,通过教学过程,您都积累下了哪些丰富的教学实践经验与感悟呢?就在校就读国乐系的每一年硕士研究生而言,笔者闻讯,她们都需要在自己结束学业前,举办一到两场个人独奏音乐会,以此作为此学科的成绩与三年硕士研究生学习阶段的汇报、总结。您认为,学校这样硬性的规定,对这些即将迈向社会、从事民族器乐演奏为职业的学生们,有着或起着何种意义呢?就您来看,从准备到筹办再到个人独奏音乐会的顺利举办,您所收获到了什么呢?笔者所了解到,对于一些少数的在读学生来讲,她们则并不把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当回事,甚至总是钻一些空子,试图逃避于此,而笔者曾抱着好奇的心态去询问她们原因时,她们则称早已对自己所学习的这门专业失去兴趣,且感到越来越陌生,以至对未来的从业前景很茫然,想尽早地离开学校,您认为,之所以她们能够持有着这样的心态,其归结为怎样的原因所致呢?当然,还有一小部分学生,因在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时,仅凭高人一等的英语成绩而到此“混学历”,自然而然的也就对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之事应付了事,对于这样的学生,您持怎样的看法呢?

马兰花: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临时帮助导师魏蔚教授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上课,教授中阮主科学生。在接受这项教学任务后,我深深地体会到魏蔚老师的辛勤与不易。回想我的学琴之路——从13岁踏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开始至今,与魏蔚老师在一起的日子比妈妈还长。由于音乐院校特殊的主科“一对一”的授课方式,使师生之间建立起了无比深厚的感情。牢记魏蔚老师曾对我说过“一日为师,终生为母”。的确,一路走来,魏蔚老师给予了我最无私、最伟大的爱。感谢恩师!
    在魏老师的言传身教的培养下,我受益匪浅。作为阮艺术的传承者,如何更好地尊重传统、研究传统,如何在此基础上开创发展,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前面多多少少涉及到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仅说是收获,更准确的是感受。那么就略谈一下我的感受。
    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奏者,要具备过硬的演奏技术,但不可仅仅掌握演奏技术。我认为可以恰如其分的融入到音乐之中的技术才叫好技术。
    另外,没有良好的文化底蕴就无法深入理解作品,完成作品。就拿我第一场艺术硕士毕业音乐会时演奏的中阮协奏曲《满江红》来举例,如何发挥中阮的丰富演奏技巧,准确的塑造出民族英雄岳飞精忠报国、一腔热血的英雄形象?如何准确的用音乐语言表现他的“怒”、“恨”、“悲”、“愁”、“盼”“忠”、“义”?我认为演奏者首先要了解南宋初年的抗金英雄岳飞的时代背景、历史特点等知识,深入的通读历史,才有可能理解岳飞的伟大抱负和壮志难酬的深沉慨叹,也只有理解了这些,才能贴切的演绎《满江红》这首作品。
    我认为这个问题只是一小部分学生的想法,或许应归属为社会现象。

华音:您与任职于中央民族歌舞团古琴演奏员的巫娜老师所组成的琴阮组合,在2009年CCTV民族器乐大奖赛传统组合类组别半决赛的现场,为在场专家、评委及电视机前的听众朋友们演绎的《酒狂》一曲,耳目一新,意韵非凡,广受好评。我们想知道,是基于怎样的想法,使古琴与阮这两件了古老的民族乐器邂逅于一起呢?在组合之初,您与古琴演奏家巫娜老师是否也其为琴阮组合“绘制”了未来发展的蓝图呢? 《酒狂》这首古琴之传世名作,虽结构短小,但音乐生动形象、内在含蓄,寓意深刻,当下,也被广泛改编于各个民族器乐,并取得了不同的艺术效果,而这首由您与巫娜老师所合作演绎的新《酒狂》,又有何创新之处呢?且又是如何来表达文人墨客与酒之性情的意韵呢?


马兰花:我和巫娜都是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奏员,更是要好的朋友,我们时常讨论琴阮璧合之事。琴与阮这两件乐器,皆为中国古老的本土乐器,古时几乎是文人专习的乐器。史料中记载,琴、阮合奏的历史源远悠长,宋代以前有《琴阮二弄谱l卷》等,这些资料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和勇气,所以决定效仿古人,摸索着前行。演奏中我们全身心投入、彼此默契、相互配合,使我收获颇多。借此机会,向巫娜深表谢意。
    至于琴与阮这两件乐器如何发展,正是我们要继续探索的课题。
    东晋的陶渊明曾酒后偶然题咏《饮酒》组诗二十首,兴之所至,独立成篇。“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而,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真有意,欲辨已忘言。”它的诗透过质朴自然而又精炼的言语,描写了只要心境平和。如同远离闹市,自然就会觉得住处宁静,而一路有飞鸟相伴的夕阳归家路,景色美妙,已叫人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人生之真谛。
    《酒狂》原是古琴曲,后改编成琴阮重奏。由于乐曲的弱拍经常出现沉重的低音或长音,造成音乐的不稳定感,表现了人在酒后步伐踉跄的形态。
    我认为《酒狂》的“狂”是文人的“狂”,与巫娜改编《酒狂》时,我们倾入了新时代的理解与认知,在不改变乐曲结构的情况下,分别加入琴与阮了即兴演奏,既能充分展现乐器、与演奏者的个性,又体现了琴人和一的默契。

华音:阮乐器,源于我国西北汉代,鼎盛于唐代长安,其在民间广为流传。作为一件承载着深厚华夏文化底蕴的民族乐器,在如今的发展过程中,虽超越了历史曾经达到的高度而弘扬,但与同属民族弹拨类乐器的琵琶,在其发展高度上,却无法媲美,但笔者始终认为,阮乐器、阮艺术有其很大、很广阔的发展空间,您也是这样认为的吗?所谓的发展空间,您所认为具体是指哪些范畴呢?如果要将阮所拟人化,笔者觉得阮如同一位诗人一样,谦和、中庸、多情、敏感,歌传颂着人间的真善美,那么在您心中,阮又如什么呢?

马兰花:有关阮的发展问题,我阅览了很多前辈们编撰的书籍,也浏览过相关的文献资料,虽然阮的历史悠久,但在设置它的专业教学范畴内,充其量三十余年。这个问题也正是我的硕士毕业论文的切入点,因此,我拜访了许多的老艺术家、老前辈,了解到阮专业建立之前的状态。虽然人们认识到阮在民族管弦乐队中的重要地位,是必不可缺的乐器,可那时阮的制作、演奏技巧、演奏工具、演奏方法等没有统一标准,也没有专业的指导教师,完全是凭借演奏者自己的理解进行探索。各大文艺团体急需从事阮演奏的专业人材,设立阮专业课程是迫在眉睫、势在必行的。
    1978年,中国音乐学院(复建)、沈阳音乐学院率先设立了阮专业。1979年3月,全国民族器乐“成都会议”上,中阮、大阮列入中国民族管弦乐队的常规乐器。更加推动了阮演奏专业化的进程。
    虽然通过众多前辈们的不断努力,在经历过很长的摸索期之后,阮艺术的发展已逐渐成熟。但它的发展空间如您所说,很大、很广阔。这需要我们,甚至几代人去努力探索。
    我认为阮的发展范畴主要集中在其演奏形式、作品、乐队中的使用等,这有待于几代人去完善。在此,也呼吁更多专业的作曲家可以给予阮更多的关注与支持。
    作为阮的传人,需要担负起传承乐器文化与普及大众认知的责任,同时也要顶住压力,因为阮较之于其他姊妹乐器发展还有差距,所以我们必须加倍地努力完善。
    首先,中阮的性质是中音乐器,在乐队使用中起着承高启低的作用,是不可多得的乐队“粘合剂”。用您拟人化的比喻,到是让我想到它犹如我们父母般的角色,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却是无怨无悔,一心付出。有时我觉得它貌似盖楼时所使用的水泥,虽然光鲜亮丽的大厦看不到水泥的痕迹,但它却是建筑物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乐队里的中阮虽然不那么抢眼,甚至很容易被忽视,但它却涉及到整个乐队的音响平衡。以我在乐队演奏中的感受,认为阮实属“幕后人物”,不出风头,朴实敦厚。我很欣赏阮的这种优良品质,应该本本分分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为了自己挚爱的音乐道路,不求回报地付出全部。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马兰花:华音网一直兢兢业业地为了我国的民乐事业而奋斗,这让我十分感动。也很荣幸作为中华阮乐的继承人、传承人接受华音网此次的专访邀请。阮乐的发展空间还很宽阔,期待更多的音乐人共同探索阮的发展,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华音网,大家共同探索新民乐的大发展。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2月11日
采访地点:中央民族歌舞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