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古调弦吟山色里 访三弦新秀韩硕

韩硕,三弦新秀。出生于河北省晋州市。自幼喜欢音乐,学习电子琴。2001年,师从于河北省文化管孙强国老师学习琵琶。2002年,又师从河北省省职业艺术学院王铁老师学习三弦。后于2005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师从三弦演奏家、理论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会长谈龙建教授。2011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本科系,继续跟随谈龙建老师学习。在校期间,多次参加演出活动,期间曾得到当代著三弦宗师李乙教授的指导。
艺术经历:
2005年5月21日,成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会员。
2005年7月,荣获首届中国星全国声乐、器乐大赛河北赛区青少年组银奖。
2011年与北方昆曲剧院合作演出新昆曲剧目《旧京绝唱》。

华音:通过您的艺术简历,笔者了解到,您于2001年,师从于河北省文化馆孙强国老师学习琵琶演奏。然一年之后,却转而拜师于河北省省职业艺术学院王铁老师学习三弦演奏,在这转变之中,又发生了哪些“故事”或“插曲”呢?换言之,您是基于何种原因、基于怎样的考虑放弃了琵琶而“拾”起了三弦呢?三弦又称“弦子”,是我国传统弹拨乐器,其音色粗犷、豪放,音量较大,音色浑厚,变化的幅度较大,可以用于独奏、合奏或伴奏,普遍用于民族器乐、戏曲音乐与说唱音乐。在笔者看来,三弦与琵琶虽然在外型上存在着极大的区别,但是,其指法大多都源于琵琶,除了右手弹奏手法外,即三弦需要演奏者手持拨片演奏,而演奏琵琶则需要佩带“假指甲”。据笔者了解到,正因这不同的手法差异,继而令众多民族器乐的学习者、爱好者普遍反映,三弦比琵琶难学,因为在初学之时,拨片总是拿不住,一天练习下来,右手手指关节十分疼痛,所以很多人会偏执的认为,用拨片演奏会比直接运用手指演奏困难很多。就您学习琵琶与三弦这两件乐器的经历而言,您是否认同上述说法呢?或者说,您是否在初学三弦的时候,出现了拨片拿不稳的情况呢?且您又是如何克服的呢?除此之外,在您看来,学习三弦演奏还有哪些难点呢?就您多年学习三弦的过程来看,这件传统民族乐器有何独特的“个性”所在呢?

韩硕:实话来讲,我最初学习琵琶,也并非出于对琵琶一见钟情,或是将其当作是业余兴趣与爱好。我还记得,那是2001年暑假时,我的妈妈因为工作比较繁忙,无暇分心照顾我,基于这个原因,妈妈便希望我能学习一件乐器,将之当作是“看孩子”的一种“手段”(呵呵)。就当时而言,妈妈与我也不知道该学习何种乐器,后来在孙强国老师处,我第一次见到了琵琶,那时我的年龄还小,对琵琶并未抱有特别的感觉,就是觉得琵琶非常好看,就这样,妈妈与孙强国老师商议后,我便开始跟随孙强国老师学习琵琶演奏。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孙强国老师多才多艺,他还会弹奏其它乐器。偶然间有一次,我见到孙强国老师在弹奏三弦,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只是感觉它的声音非常浑厚,且极富韵味,通过孙强国老师的讲解与我自己的了解,我渐渐地被三弦所吸引,为其魅力所迷恋,便萌生了学习三弦的意愿。为了让我更为专业、系统的学习三弦,孙强国老师将我推荐给他的好朋友河北省省职业艺术学院的王铁老师,于是我便正式由琵琶转为学习三弦演奏,踏入了三弦艺术的大门。
    手持拨片弹奏三弦,也是三弦演奏的一种方式,但就现在而言,三弦演奏方式已改良成为使用“假指甲”来弹奏,且我自最初学习三弦开始,便使用“假指甲”弹奏三弦,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并未使用过拨片,也没有出现过拨片拿不稳的情况。但就不断练习后,右手手指关节疼痛的现象,使用“假指甲”弹奏时,我也曾遇到过。要想克服这样的情况,首先要保证演奏手型的正确性,正确的手型能使自己右手的发力方法轻松、灵活,减少右手的负担;其次是在练习或是演奏时,保持右手的放松,从大臂到小臂,再到手腕手指,都要相对放松、自然,以便更好额控制自己的右手;最后是要保持力度的均匀,避免轻重不一的现象。因此,只要掌握正确的演奏与发力方法,就能减少、缓解或是避免右手手指关节疼痛的现象。
    学习三弦最大的难点就在于三弦的音准性,因为三弦乐器的指板平滑,并没有“品”位,三弦的音准性主要依靠演奏者的听觉控制,这对于初学者而言,确实是一大难关。因此,学习三弦的同时,初学者也要自己的音准概念,换言之即需要重视视唱练耳课程的学习。视唱练耳课程是专业的、系统的针对音准性训练的课程,其能有效地提高学习者对音准性的感知与掌控,只有能够更好地掌握音准,才能为三弦的学习打下良好的基础。就我个人而言,最初学习三弦时,因并不具备很好的音准性,老师会帮助我在三弦的指板上标注每一个音的位置,在练习中,依靠手指的触觉与听觉记忆不断地训练自己,再结合视唱练耳课程,共同帮助自己更好的掌握三弦的音准性。
    在我看来,三弦独特的个性即体现在其洪亮、淳厚、极富韵味的音色特征上,可以说,三弦的音色与其表现出的特点都是区别于其它民族乐器的。就三弦乐器自身的特点来讲,它音域宽广、技巧灵活丰富、极富表现力,适合于演奏具有特性的旋律,也正因如此,三弦一直作为说唱音乐、戏曲音乐的主要伴奏乐器而被大众群体广为熟知。也正是因为三弦的韵味与魅力,让我从最开始的不知到被其慢慢吸引,再到渐渐喜爱,并最终成为了我所热爱的专业。

华音:您在学习三弦演奏仅三年后,便于2005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师从三弦演奏家、理论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谈龙建教授,并于2011年顺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继续随其学习至今。谈龙建教授在长期从事三弦专业三十多年的演奏实践中,广泛地学习与汲取了各家各派的风格特点,博采众家之长,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左手变化无穷、右手刚柔自如,被中外人士誉为“The Best San Xian Artist In China”(中国最优秀的三弦艺术家),在您看来,谈龙建教授在教育、教学、演奏,乃至为人处事方面,是如何体现“优秀”二字的呢?据笔者了解到,业内外人士评价谈龙建教授的演奏为“着意于纯真、自然的音乐追求,热情而不乏深沉,细腻而不乏粗犷,生动的描绘中体现出深邃的洞察,情感的流露中富于哲理的思维”。在笔者看来,这是对于谈龙建教授演奏的极大赞赏,我们想知道,您是如何解读这句话的呢?换言之,就您个人而言,谈龙建教授的演奏风格呢,或者说,她在舞台之上呈现出了怎样的状态呢?谈龙建教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三弦教学理论与演奏理论的研究和实践,编写了大量的三弦练习曲和教材,建立了较为完善和科学的教学体系,教授和培养了不少优秀的三弦演奏者,在您的同门师哥师姐中,一定有您非常崇拜、欣赏的人吧?

韩硕:如您所说,谈龙建老师在教育、教学、演奏,乃至为人处事方面,处处都体现着“优秀”二字,在我看来,谈龙建老师对待三弦乐器、三弦艺术倾注了无数的心血与无限的热情,她的执着、坚持、热爱不仅触动了我,也感动了谈龙建老师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们。谈龙建老师对待教育、教学的态度是非常严格、严谨且认真的,她对我们演奏的每一个音都“扣”的非常仔细,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的问题。谈龙建老师多年致力于三弦教育教学的同时,她还注重对三弦教学理论与演奏理论的研习与实践,不仅编著了许多三弦乐器的练习曲及教材,也撰写了许多三弦乐器方面的文章与论文。日常生活中的谈龙建老师为人和善、热情,对待我们学生关爱、照顾无微不至,我们学生在学习生活中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寻求谈龙建老师的帮助,她也会尽心尽力地帮助我们,或是开导、或是建议等等。
    谈及谈龙建老师的演奏,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顺畅、非常自然,“着意于纯真、自然的音乐追求”这句话形象、准确地描述出了谈龙建老师的演奏风格。就“热情而不乏深沉,细腻而不乏粗犷,生动的描绘中体现出深邃的洞察,情感的流露中富于哲理的思维”这句话而言,其表现了谈龙建老师在多年演奏与教学实践中,广泛涉猎与汲取了三弦各个流派的风格与特点,结合自己的理解与诠释,将三弦粗犷、淳厚的特质与热情、细腻的情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继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
    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谈龙建老师一坐在台上,便给人以霸气的感觉,音乐一响起,她便特别投入、认真,将自己完全融入乐曲之中,自然、流畅的乐器从谈龙建老师的之间不断流淌出来。
在我的同门师哥师姐中,我最欣赏张柳萌师姐。在专业上,张柳萌师姐很好地承传了谈龙建老师的技艺、技巧与特点,同时她也融入了自己的理念、理解以及对音乐的感受,衍生出了自己的特色。在生活中,张柳萌师姐为人温柔、善良,像“亲姐姐”一样对我们体贴、照顾。

华音:2011年,您与北方昆曲剧院合作演出了新昆曲剧目《旧京绝唱》,原汁原味的昆曲折子戏《旧京绝唱》,在融入三弦、现代舞等元素之后,成为了现代昆曲剧场的剧目,就是以昆曲为主体,融入西方戏剧的表现形式,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创造出新的艺术样式,将话剧与昆曲融合在一起,展现了昆曲的优雅、深邃,可以说,《旧京绝唱》这一新作品这对于昆曲的现代发展也起到了积极地推动作用。众所周知,三弦这件传统民族乐器适于昆曲、京剧、豫剧等地方戏曲伴奏,特色鲜明,那么您认为,昆曲的发展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三弦艺术的发展呢?北方昆曲剧院副院长杨凤一曾说过,“昆曲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它的曲高和寡让人们敬而远之,但如果静下心来去欣赏,来自古人的素朴、清新、美感,会为你寻回现代社会可能缺失的一种精神体验。”在笔者看来,这一描述恰也能用于三弦这件性格特征明显的传统民族乐器身上,就您个人而言,三弦蕴含着怎样的传统文化底蕴,又因何原因不被众人所“争相追捧”呢?不仅三弦如此,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当下的发展也可谓萧条冷淡,我们想知道,在您看来,导致这种现象是谁的“责任”呢?多多参与此类合作演出,您觉得,对于三弦艺术的普及、传承、推广、发展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韩硕:昆曲或者说是戏曲艺术的蓬勃发展,确能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作为其主要伴奏乐器三弦的发展,但我觉得这样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三弦乐器当下已不不仅仅是作为戏曲艺术的伴奏乐器而存在,它也走上了独奏的舞台,过多地依靠其它艺术来带动三弦的发展,虽能取得一定的效果,但同时也会加重大众群体将三弦乐器当作伴奏乐器的观念,这对于三弦的发展是不利的。因此,我认为要想三弦艺术能够不断发展,仍需要从其自身入手。
    在我看来,三弦的传统文化底蕴,即是传统民族音乐的文化底蕴,换言之,三弦的发展是与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趋势相一致的,始终是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中不断发展。谈及三弦不被人“争相追捧”或者说是三弦艺术发展缓慢的原因,我觉得,一方面是三弦的演奏技术确实较难掌握,这一点也导致了学习三弦乐器的人少、从事三弦艺术的人更少,其从主观上制约了三弦的普及与发展。另一方面是优秀三弦作品的匮乏影响了三弦艺术的发展,多数的作曲家没有认识到三弦的重要性。另外,他们也并未将三弦纳入民族交响乐团的编制,认为三弦的个性太强,无法融入乐团。最后,就是大众群体对三弦艺术的认知程度不够,他们认为三弦仍停留在作为伴奏乐器而存在。
    我觉得,我们不能将三弦甚至是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当下发展萧条冷淡的现状,归结于谁的“责任”,更多的应该是让大家承担起普及、推广、传承、发展的责任,大家各司其职。演奏者专心于不断提高自己的演奏技艺、丰富自己的文化底蕴,以便更好地将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魅力与精髓呈现;作曲者为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创作出更多地优秀作品,保持其发展的可持续性;教育者致力于提高教学水平、调整丰富教育教学方法,专心于培养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传承者;政府与媒体要重视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宣传、普及工作,提高大众群体对民族音乐、民族器乐认识与认知程度。我相信,多方努力之下,定能使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广泛、深入地发展。
    三弦是我们中国民族乐器大家庭中极为重要的一员,其音乐表现力非常丰富,且富于张力,它的地域性、民族性及独特的音乐色彩均是极为鲜明的。因此,多多参与此类演出,在一定程度上能对于三弦艺术的普及、传承、推广与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改变大众群体对三弦乐器的固有看法,让他们了解、认识到,三弦的脚步并不是停滞不前的,其也在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焕发出新的色彩。

华音:随着民族音乐、民族器乐艺术广泛、深入地发展,人们对三弦与三弦表演艺术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就促使乐器制造界,尤其是三弦界的有志之士开始思考对于三弦乐器的改革。在笔者看来,改革三弦乐器对于发展三弦表演艺术,起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作用。那么,您是否这样认为呢?您作为三弦的学习者、演奏者,一定对各种各样变化、改革后的三弦并不陌生,想必您一定也对电三弦有着较深的认识吧。电三弦于80年代研制成功,除了保持了传统三弦的民族风格外,在琴鼓正面的蟒皮内腔里,附有一层楸水薄板,起安置拾音器和使音波反射的作用。在您看来,电三弦都具有哪些方面的优势与优点呢?反之,您是否认为,电三弦以及各类电声乐器还存在着哪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呢?除此之外,由中央音乐学院王振先老师改革的“加弦三弦”也是三弦改革后的产物之一,它在保留三弦传统型制与演奏技法的基础上,首次突破了传统三弦的对称结构。不对称坡形鼓腔与不对称琴码设计,改进了各音区的谐振和共鸣,使音量有所扩大,余音明显增长,三弦音质显著提高。在笔者看来,“加弦三弦”丰富了三弦的表现力,达到了民族性与科学性的统一,为三弦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前途。就您个人而言,“加弦三弦”的“科学性”体现在哪些方面呢?您觉得,三弦这件传统民族乐器今后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呢?

韩硕:其实,就我的个人看法而言,我觉得我们应将最传统的三弦保留下来,而没有必要借由改革三弦乐器来促进三弦艺术的发展。换句话说,三弦艺术更应该是全面发展,而不是将发展的中心集中于某一方面,在我看来,一门艺术要想发展,都需要其所有的方面包括师资、生源、作品、教学等等共同发展,只着眼于一方面,那么其它方面也会制约这门艺术的发展。虽然我认为三弦乐器在演奏、教学实践中,并不存在何种弊端或是不足,但改革与创新毕竟是当下最为流行与突出的理念,我希望三弦乐器的改革能立足于传统,不改变其传统形制与其特有的音色特点,在此基础上,不断去发展,不断去创新。
    实话来讲,我对电三弦并未有较深地了解,也仅仅是听说过,且并没有见到过或是演奏过电三弦。我结合自己的了解,简单地说一下吧。相较于传统三弦,电三弦的音量得到了增幅,其音色也由粗犷变得柔美。而不足之处即是,电三弦失去了传统三弦的韵味。
    加弦三弦的科学性体现在它在传统三弦特点与演奏技法的基础上,为三弦增加了一根弦,增加了各把位的音数,使三弦的音域更为宽广。另外,加弦三弦不对称坡形鼓腔与不对称琴码设计,确实使得三弦乐器的共鸣效果明显加强,进而提高了三弦的音质。
    我当然希望三弦这件传统乐器未来的发展趋势能够越来越好。就当下而言,三弦艺术的发展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从每年专业音乐院校招生人数与报考人数,不难看出学习三弦的人越来越多了。另外,从我们举办三弦音乐会或是研讨会到场人数来说,关注三弦乐器的人也是日益增多,这都是非常好的现象。

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

韩硕:非常高兴能与华音网站合作共同普及、宣传民族音乐、民族器乐。作为一名三弦乐器的学习者与传承者,希望华音网站能够更多地推广、弘扬三弦艺术,让三弦这件古老的弹拨类乐器为众人所熟知与接受。

 

 



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4月15日
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