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狮城华乐第一阮

——记客居新加坡的中国著名音乐家丁晓燕

丁晓燕

是的,对中国人来说,丁晓燕这个名字可能还不算熟悉,但在新加坡丁晓燕却几乎是一位家喻户晓的著名人士。正是这位从陕西西安走出去的演奏家,把中国传统乐器—阮带到了新加坡,并使它在异域扎根发芽、开花结果、弘扬光大,直至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支阮族乐团……

狮城展华乐

今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后,新加坡全国青年节华乐大赛在新加坡大会堂隆重举行,由丁晓燕担任艺术总监及指挥的思励中学华乐团、南洋初级学院华乐团和育英中学华乐团,分别荣获新加坡全国青年节华乐大赛的最高奖—“荣誉金奖”两枚和“金牌奖”。

掌声阵阵、赞叹啧啧、鲜花朵朵。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三个年轻的华乐团获得如此辉煌的成绩,不能不归功于一位外表文静秀美、体态端庄,又看似柔弱的女性—丁晓燕女士。

正是她,在十六年前作为陕西省歌舞剧院的中阮演奏家,应新加坡星海艺术研究会的邀请,首次在新加坡大会堂举办了一场《阮之夜》独奏音乐会。一曲《丝路驼铃》中阮独奏,那悠远柔美的旋律将观众的思绪带到了千年前中国西域大漠的风情之中,使人们穿越时空的隧道,脑海浮现出了汉代那些不畏艰难、长途跋涉于古丝绸之路上的驼队的壮丽情景。丁晓燕望着爆满的剧场,凝神静听的观众,体味着那如雷的掌声·……此时此刻,她不由得联想到世界著名音乐家李斯特的那句话:“音乐可以称作是人类的万能语言,人类的感情用这种语言能够向任何心灵说话和被一切人理解。”

接着,她连续演奏了中、小阮独奏曲《拍鼓翔龙》、《草原抒怀》、《月琴赞》、《火把节之夜》等。她演奏的乐曲丰富多样,出神入化,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被人们称作是“具有绕梁三日的余音和韵味”。

舞台上的丁晓燕,落落大方、凝神持琴,非常灵活的手指在指板上飞奔,顿时流淌出天籁之音。她沉醉于自己所营造的音乐世界之中:时而朝向观众,面露微笑,散发出独具风韵的演奏家迷人的风采。

中阮那柔美如吉它,抒情如男中音的音色及丰富的表现力,经她富有灵感、人阮合一的娴熟演奏,紧紧地牵动着异国他乡热情的观众。同时也使观众开阔了眼界。音乐会在接连五次返场和谢幕的热烈气氛中结束。获得如此众多海外知音的厚爱和拥戴,使丁晓燕始料未及和万分感动,禁不住热泪盈眶。

整个演出好评如潮,取得圆满成功。年过古稀的新加坡著名音乐评论家李豪女士在《联合早报》撰文写道:“来自中国的年轻演奏家丁晓燕,技术高超、经验丰富、感染力强,这种只有四条弦的乐器,能弹出这么广的音域,演奏技巧又多样化,达到了清新典雅、形神兼美、细腻流畅、韵味深长的艺术境界。我们能听到这么精彩的音乐会,真是耳福不浅哩!”

新加坡书法协会主席、著名诗人潘受先生看完演出后,称自己在大会堂里度过了一个最奇妙而激动人心的夜晚。于是他即兴挥毫泼墨,写下了:“此夜只合天上有,春江花月美无穷……”的诗句表达感慨。和他同去的中国著名画家亚明先生回到酒店后仍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竟在演出后依据回想和节目单上丁晓燕的演奏剧照,创作了一幅“丁晓燕阮乐图”,事后托人并再三嘱咐:“一定要送到丁晓燕小姐手上。”

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吕骥先生为祝贺丁晓燕阮独奏音乐会演出成功,也特意为丁晓燕题词:“汉代遗韵,占乐新声。

这场音乐会的成功演出,也是丁晓燕一生音乐事业的转折点和艺术天才辉煌灿烂的凝聚点。

甘苦寸心知

常言道:十年磨一剑,甘苦寸心知。成功并非偶然。当人们禁不住为丁晓燕熟练的演奏技巧拍案叫绝时,却有几人知晓她至今已经登台表演阮独奏、演奏达两千余场,为此她曾流了多少汗,手指多少次被磨出了血?

“只有在暴风雨中才可能有豪迈的飞翔,只有用滴血的手指才可能弹拨出绝响”,著名作家路遥的这段名言,如同对丁晓燕的真实写照。

丁晓燕出生在吉林长春,父亲丁万清是位工程师,母亲孙淑兰是位中学校长,两位老人都酷爱音乐,从小就培养女儿学习音乐知识,晓燕自幼在北京学习琵琶,曾得到王范地、张益志等名家的指导。1981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音乐学院,师从张棣华教授学习琵琶。有一次她聆听宁勇教授的阮乐独奏,便被阮乐那委婉敦厚的优

美音质所吸引,直觉告诉她,阮乐大有潜力可挖。于是,灵巧聪慧的丁晓燕主动申请,转从宁勇副教授,主修中阮。不到一年时间,19岁的丁晓燕凭着自身的天赋和勤奋,不断苦练演奏技巧丰富着自己的音乐知识,在当年学院举办的民乐比赛中,获得了中阮独奏三等奖的好成绩。毕业前夕,丁晓燕在母校西安音乐学院成功举办了琵琶、中阮独奏音乐会,她演奏的曲目悠扬悦耳,得到了老师、同学们的一致好评。陕西省歌舞剧院歌舞团的决策者们慧眼识珠,立即挑选丁晓燕到团里任中阮独奏演员。

丁晓燕进入陕西省歌舞团后,良好的艺术氛围和宽松的环境,使她如鱼得水。她在注意吸收其它民乐之长的同时,还多次专门向远在沈阳的阮演奏名家林吉良教授学中阮。为了向更高的目标奋进,她不但每天坚持不懈的苦练技艺,还不断博览群书,吸取其他艺术营养。她的爱人是位很有造诣的国画名家,他们经常交流切磋,探讨艺术。也使丁晓燕从中得到许多有益的启示。

1987年,她的中阮独奏荣获“陕西首届艺术节”民乐大赛二等奖,是这次大赛最年轻的得奖者,1988年她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中阮独奏曲《拍鼓翔龙》。次年,她随团应邀到香港演出担任中阮和琵琶独奏。

阮,古称“秦琵琶”或“月琴”,它兴起于秦汉,盛行于唐宋,曾有一段光辉的历史。在南北朝时代的一块砖刻画像上,“竹林七贤”之一、鼓琴而歌的著名文学家和音乐家阮咸手中所抱的乐器,被当时的乐家谓之“阮咸”,到宋代时,人们便把“阮咸”简称为“阮”。到了清代,阮乐几乎灭绝失传了。是新中国的艺术家们对其进行了大胆革新,极大地丰富了阮的艺术农现力。但在个时期以来阮乐无论是在规模上或是在所受重视的程度上,均不尽如人意。

还在上大学时,当丁晓燕一脚踏进阮乐的领域,就被阮独特的音乐和惊人的表现力所倾倒。她深知越是民族的,才越有世界性。她立志让阮乐重振雄风。丁晓燕告诉我们,她在西安有个温馨美满的家,有一个舒适的工作,经济上也很宽裕。公公婆婆帮自己照看孩子,操持家务使自己没有后顾之忧,正是在全家人的大力支持下,她一心一意把发展、推广阮乐作为己任。为了阮乐的再度辉煌,几年来,她这个娇弱女子,提着一只大皮箱,里面装着中阮和乐谱,足迹遍布东南亚,最后千脆只身旅居在新加坡,筹划创立了海外第一支阮族乐团。

正是那次在新加坡大会堂举办的首场《阮之夜》独奏音乐会盛况空前反响强烈,为丁晓燕立志扎根新加坡这块肥沃的爱乐沃土,开拓、普及、提高阮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正是在这场音乐会上丁晓燕演奏的动人魅力,让观众传扬着她的名字,同时也知道了阮乐。丁一晓燕意识到,以新加坡为发展依托,将是自己逐步实现崇高理想的极好场所,她力争使“阮”这一古乐器在东南亚以至世界音乐中获得更加瞩目的地位。

与此同时,高瞻远瞩的新加坡交通部长马宝山先生,非常赞赏丁晓燕为新加坡培养阮乐专门人才的提议,把这想法告诉淡滨尼管委会,立即得到了赞同。淡滨尼管委会准备挽留丁晓燕为新加坡培养阮乐专门人才和在适当的时候组建一支世界独有的阮族乐团。这个从天而降的喜讯使丁晓燕女士顾不上浏览美丽岛国的风景名胜。她先是利用上大课的形式对新加坡各界人士宣传普及阮乐知识,主持阮乐器公开讲座,并着手在适当的范围内举办培训班以培养阮乐新人。

万事开头难。丁晓燕对每一位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是手把手耐心教导,对理解能力差的学员,一次两次不会,就三次五次,不厌其烦,直到掌握要领为止。

付出总有回报。短短一个月时间,有十多位勤学苦练的学员,基本上能弹奏一两首完整的乐曲了。丁晓燕兴奋的赶紧打越洋国际长途电话,把这一个好消息告诉了远在西安的家人。

按签证上规定的时限,丁晓燕要返回中国了。学员们依依不舍的把自己敬爱的老师送上飞机,他们期待着能早日与丁老师在狮城重逢。

1995年,来自新加坡的邀请函一封接一封的寄到了陕西省歌舞剧院,在难得的机遇面前,几位开明大度的领导与丁晓燕达成了协议:只要团里有重大演出或参赛项目,她招之即来,决不误事。于是,上下一路绿灯。

当丁晓燕再次来到新加坡,等待已久的淡滨尼东民众俱乐部筹划着成立阮族乐团,万事俱备,就只差她这个艺术总监兼指挥了。阮族乐团组成之初,针对新团员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她从两千多年前的阮咸之溯源,到今天发展为已达三个半八度阮乐系列的沿革,进行系统的科学灌输,继而在演奏技巧要领的示范中,口传心授,首先启发团员从内容、情感、风格、气质等方面去揣摩、分析、领会乐曲。在运用乐谱、掌握韵律时,她独具匠心的指导团员在音调、力度、速度、音高、音量上下功夫,不仅要把谱面上的要求表达出来,还要细心的发现隐藏在它后面的意境,并要考虑补足谱面上未能表现出来的意图,用不同的演奏技巧,为作品服务。在具体的演奏技术操作上,她娴吟慢捻,轻构淡挑,以自己对阮乐得天独厚的演奏优势,更加广泛的开拓阮乐的各类技术表现潜力,并采用了一些新颖的技法,使阮的音调更加精彩,别有情趣,富有时代感,从而形成了独特的演奏教学效果和风格。

拓展新领域

随着阮族乐团成员演奏技巧的日益提高,乐团急需要一名既稳定又专业的指挥。使命始然,情急之下,丁晓燕被逼上梁山,决定自己亲自执棒当指挥。音乐指挥对于丁晓燕来说,仅在大学里见识过,为了及早成为合格的乐团指挥,她先后受教于著名指挥家瞿春泉、朴东升、郑朝吉、叶聪等名师,从此,她每天清晨提前起床,习惯地用她音乐家的心灵,先阅读一会乐谱,分析这么多声部是如何配合在一起的,各个乐器所担负的任务又是什么?她想像乐器、乐声在一起是如何汇成和谐的音流,探索揣摩乐曲结构的奥秘。接着面对墙上特制的镜子挥动着指挥棒,直到累的气喘吁吁、热汗直流,这才去洗漱。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新加坡一位有名的指挥家看了丁晓燕的指挥后连声赞叹:“丁小姐不凡,虽出道指挥执棒不久,其动作节奏干净利落,却蛮像中国郑小瑛的指挥风格呢!”

丁晓燕

半年过去了,阮族乐团正式成立仪式暨首场演出在1995年12月30日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前夜,于新加坡淡滨尼东文化中心隆重举行。

情感在这里交流,心灵在这里汇合,当台下的贵宾们兴致勃勃地在剧场里首次感受到狮城本国阮乐手们那清新流畅,又情深动人的演奏时,大家无不为这个中国以外地区的第一支训练有素的大型阮埃乐团感到欢欣鼓舞!这辉煌的史实将永远载入世界民族音乐发展的史册。

1997年1月5日,阮族乐团在新加坡的最高音乐殿堂—维多利亚音乐厅举行了“阮韵新声”专场音乐会。

当第一支曲目《前进中的新加坡》那热情奔放的旋律,从丁晓燕那根似乎具有神奇魔力的指挥棒下款款流出,在整个音乐厅回荡,团员们的情绪与灵气,全部被调动起来了。

演出结束后,中国驻新加坡文化参赞孙女士感慨的说:“这是一台高水准的音乐会。我在国内还未曾欣赏过如此独特的阮乐盛会。一千多年前,唐朝阮乐曾以‘落盘珠历历,摇佩玉铮铮’显示出它那‘初闻满座惊’的艺术魅力;如今,这一被人们冷落多年的传统乐器,经丁晓燕及她指挥的阮族乐团奇特的演奏,又重放异彩,显示出它不可替代的魅力。丁晓燕这位音乐使者,不仅为振兴民族艺术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也为中新文化交流揭开了新的一页。”

1997年12月15日晚上,一个别开生面的“阮之夜”专场音乐会在中国北京音乐厅举行。

先声夺人的大型阮乐合奏《我的节奏》让听众大开眼界耳目为之-新。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大、中、小阮和高、低音阮,在一位身着黑礼服的年轻淑女准确、洒脱的指挥下,配合默契,融为一炉。真可谓古雅华美,多姿多彩,场面波澜壮观。

音乐会上,丁晓燕演奏的中阮协奏曲《汉琵琶情》由中央民族乐团伴奏,张艺指挥。演奏气势磅礴,刚柔相济,令人荡气回肠。当晚的压轴节目,由她主演的中阮协奏曲《满江红》,充分发挥了中阮丰富的演奏技巧,成功地塑造了民族英雄岳飞的光辉形象。曲至高潮处,观众齐声击掌应和,台上台下情感水乳交融,扣人心弦。

当只有8岁和6岁的王敏如、土妍婷姐妹俩表演的高音阮齐奏《旱天雷》和《金蛇狂舞》时,人们深深被  这两位来自海外的琴童那精彩的演奏打动了,一束束鲜花传递到她俩手中……

作为海外的阮族乐团来京演出,这在中国乐坛尚属空前。能进入首都高级别的音乐圣殿,举办专场音乐会,这是令许多音乐界人士羡慕的殊荣。

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李焕之先生看完演出后,动情地握着该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丁晓燕的手说:非常绝妙的阮韵新声!这是一台别具一格的晚会!欣然为演出题写了:“闻韵欲醉,不同凡响”的贺词。

一壶冰心、十年芳草。此后十余年来,正是丁晓燕艺术涅磐、精神放飞的过程,也是她人生的黄金阶段。这期间,她先后策划组织了上百场各具风格的音乐会系列。其中,《阮韵》、《阮乐新萃》、《阮之声》、《狮城迎春》、《阮中情》、《阮韵新声》等数十场次的音乐会演出人员均超过上百人,受到了中国、日本、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音乐界人士和广大观众的注目和好评。同时,她先后在新加坡和中国录制并公开发行阮独奏专辑及担任乐团指挥的CD, DVD光碟12部,发表论文多篇;10余年中她为新加坡培养了数以千计的阮乐新人,她还在教学过程中,积极邀请国内外著名作曲家为阮族乐团谱曲,大大丰富了阮族音乐系列曲库的保留曲目,这也是她教学成果的三大亮点。

随着阮乐队伍在新加坡的发展壮大,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2000年她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丁晓燕阮协会,并被推选为协会主席,这也是在世界音乐史上的一个首创。   2008年,丁晓燕被特聘为西北农业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并组建了“农业科技大学大学生阮族乐团”,并担任艺术总监及指挥。短短一年时间,这支乐团的成员己发展到100人。这在我国阮族乐器发展史上尚属首次。

我们相信,丁晓燕魂牵梦绕的阮族乐团,定会伴随着新时代前进的步伐走向更加光辉灿烂的未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