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10年耕耘,让阮乐开花

~TMP0019

丁晓燕

10年前,本地学阮的人寥寥无几,阮作为华族乐器,在大乐队里也一直处于边缘状态,没有人认为它上得了独奏的台面,更别说组织一个阮乐团。

10年后阮在新加坡的普及度令人刮目相看,演典的水平也日益提高,形式百花齐放,不仅在独奏的殿堂上极为亮眼,重奏及合奏也发展出令人惊叹的规模。这一切,都和丁晓燕的努力脱离不了关系。

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的丁晓燕是阮演奏家,1993年应星海艺术研究会的邀请,来新举行“阮之夜”独奏音乐会,当时就对新加坡留下深刻印象。“我觉得这里的人对学习华乐器有极大的热忱,学校、家长和政府的支持度也高,这给我很大的冲击。”

寻找自己的艺术天地

两年后,丁晓燕只身一人又来到新加坡,这次她决定不走了,她说:“想在这里播种施肥,直觉这里能找到我的艺术天地。”

说到做到,同年7月,丁晓燕以先行者的远见和魄力,成立了淡滨尼阮族乐团(前身为淡滨尼东民众俱乐部阮族乐团)。这是世界上第一个阮族乐团,不但开风气之先,对后来其他类似乐团的成立,也起到一定的影响和激励作用。

乐团初成立的时候,人丁单薄,只有7个团员,大家对阮感到陌生,学习兴趣也不浓。但丁晓燕没有气馁,她到处举办讲座,把阮乐器推广到校园、社区,从零起步耐心教导学员,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现在丁晓燕桃李成林,淡滨尼阮族乐团也日益壮大,现有团员30多人,成立以来举行过上百场演出,水平之离、训练之有素,都叫人留下深刻印象。

累积阮乐团曲目

以单一的阮乐器组成乐团,这样的形式在当时的华乐坛前所未有,登高望远的丁晓燕却认为阮既有高音阮、小阮、中阮、大阮、低音阮之分,把它们组合起来,便有了宽广的音域和丰富的表现力。

“这是一块未经发掘的处女地。当时我想,只要努力开荒,必定能有所成就。“

要发展阮乐团,作品是关键。丁晓燕每次回中国总是想尽办法,通过各种关系,情商作曲家为阮乐团作曲,至今积累曲目近百首,为阮族世界留下一批、宝贵的音乐文献。

一路走来的脚印

本地今天有如此蓬勃的阮乐发展,一路走来都有丁晓燕的脚印,过程中她无数次碰壁,个中艰苦不为外人道。

能够坚持到今天,丁晓燕说是因为她挚爱阮乐器:“很多人劝过我放弃,认为搞阮乐只会饿死,但我坚信有热情就能燃烧一切。

“现在看到阮乐器从伴奏乐器发展到独奏乐器;从弱势乐器发展到强势乐器,每年有数以千计的学生学阮,演奏水平也逐年提高,我真的觉得好高兴,因为我直接参与了阮乐器在新加坡的发展,庆幸我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

丰收10年

今年是淡滨尼阮族乐团的丰收10年,为庆祝这特别的日子,丁晓燕发动百多名学生呈献“阮韵情缘”音乐会。

音乐会请来丁晓燕的老师宁勇教授和中国著名阮演奏家林吉良教授,以及沈阳音乐学院、大连音乐舞蹈学校和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的师生,连同淡滨尼阮族乐团和南洋女中、华侨中学、思励中学、育英中学、义安中学和云海中学的学生同台奏乐,形式多样,有独奏、二重奏、五重奏、十重奏、小合奏和百人大合奏,由丁晓燕指挥。

音乐会呈献的曲目有《玛依拉变奏曲》《关中行》《异想天开》《丝路驼铃》等,另外还委约本地、中国、西班牙和马来西亚作曲家谱写新作《拾得颂》《竹荚鱼》《马来舞曲》《月下踏歌》及“Singapore Sling"。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阮乐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