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柳琴中阮三弦 > 正文

一声已动物皆静 四座无言星欲稀——走近指挥家丁晓燕

指挥家丁晓燕

举国瞩目的民乐盛事

2014年4月22日19:30,由成都市文化局主办,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与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研究院承办,中央民族乐团与成都民族乐团联合演出的《“锦城丝管”大型民族交响音乐会》,在京城民乐同仁知音经久不息的热烈鼓掌与欢呼声中于国家大剧院激情上演。

音乐会集萃了八部风格纷呈、形式多样、古韵与时尚融合、华夏与世界共鸣的当代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有极具藏族踢踏、锅庄歌舞特色的《康巴盛会》;有强调中国二胡与西方大提琴娓娓对话、缠绵呼应的流行“中国风”《菊花台》;有幻化超尘出世、隐逸遇合禅机的《坐看云起》;有置生死于一瞬的诗、画、乐悲情壮思画卷《大漠戍边图》;有出新琴歌《胡笳十八拍》的《云山雁邈》;有展示胡琴族异彩韵味,勾勒川剧角色意趣的《西蜀情韵》;有创意朝鲜族经典红歌的《红太阳照边疆》,有张扬笛子、唢呐与乐队对话、呼应色彩个性的《长白山歌》;还有以多元音乐文化展示漫漫丝绸商贸之路的的《丝绸之路》。

当代民族管弦乐女指挥家丁晓燕担纲指挥了二胡、大提琴与乐队《菊花台》,民族管弦乐《大漠戍边图》、胡琴协奏曲《西蜀琴韵》,笛子、唢呐与乐队《长白山歌》,以及民族管乐《丝绸之路》等五部作品。

指挥家丁晓燕

 令人敬佩的艺术成就

作为具有开拓视野与创新精神的中国著名阮演奏家、教育家、指挥家,民族音乐传播与交流的国际使者,丁晓燕有着丰富的艺术阅历、多元旳艺术学养、执着的艺术追求。

先后师从王范地、张棣华、张益志、林吉良、宁勇等弹拨乐先贤,并深得朴东升、鲁日融、王范地、瞿春泉、叶聪、胡炳旭、郑朝吉等音乐名家教诲之真谛;兼具指挥、弹拨乐、胡琴、打击乐、舞蹈、刀马旦等多种艺术修为,且于艺术管理、节目编排、音乐会筹划、国际艺术交流上驾轻就熟;在国家级、省级器乐大赛中多次获奖,录制发行以阮独奏专辑《拍鼓翔龙》为代表的音乐光碟十五张,西安电视台、陕西电视台分别拍摄有专题片——《阮之韵——记青年演奏家丁晓燕》。尤其是近二十年来在新加坡致力于阮乐器教学、考级与全国性比赛,阮乐艺术演出,民族管弦乐指挥,创建世界第一支阮族乐团,并担任新加坡多种音乐艺术团体艺术总监及指挥;先后于新加坡、北京、日本、台湾、甘肃等国家、地区、城市成功策划、举办、指挥百余场专场音乐会,对传播、弘扬、发展中国民族音乐、弘扬民族艺术做出了令人崇敬与惊叹的贡献。

其主要业绩收录《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乐器达典》、《国乐典藏》等著名艺术辞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西安晚报》、《三秦日报》、新加坡《联合晚报》与《联合早报》、《海峡时报》、《香港大公报》等多家主流媒体都曾有过流光溢彩的激情报道。

而今,丁晓燕已然成为成都民族乐团特聘艺术总监及首席指挥,国家一级演奏员,中国阮咸艺术委员会理事,陕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常任指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客座教授,西安巿音乐家协会阮咸艺术委员会副会长;新加坡淡滨尼阮族乐团艺术总监兼指挥,新加坡丁晓燕阮协会主席、艺术总监兼指挥。新加坡音乐家协会理事,新加坡教育部华乐发展课程中心艺术总监兼指挥,新加坡南洋初级学院音乐总监兼指挥。

指挥家丁晓燕

丁晓燕的艺术业绩,赢得了专家、学者的一致赞誉:

新加坡发展部部长马宝山兴奋地说:“丁晓燕女士就是新加坡华乐的民族品牌、民族代言,新加坡华乐的发展与辉煌不知浸润了多少她的音乐梦想与辛勤汗水。她对新加坡华乐的卓越贡献功不可没。”

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也有过高度的赞誉:“从总体来看,丁晓燕的指挥细腻、优美、抒情和热情。是当代民族管弦乐女指挥的佼佼者。”

民族管弦乐学会创始人鲁日融很感慨地认为:“丁晓燕有追求,让民族音乐文化走向世界,让世界音乐进入中国。相信丁晓燕与成都民乐团的合作开拓、发展了新的视野,必将迎来西南地区乃至全中国民族音乐的辉煌。”。

原成都歌舞剧院院长唐中六认为:“丁晓燕是民族音乐的第一个女指挥家,开创了成都民族音乐的春天,值得蓉城艺术界欣慰。”

中国音协主席赵季平则定下了基调:“丁晓燕女士在长期的音乐表演实践、教学和指挥工作中作出了突出的成绩,尤其是在中国音乐走向世界的事业中表现出杰出的才能,形成很好的影响。”

前程似锦的“临危”受命

中央民族乐团与成都民族乐团首次在国家大剧院舞台上联合演出“音乐会”筹划半年有余,旨在打造成都一线城市音乐名片,提升文化艺术的交融、借鉴、展示、发展软实力,宣传西南地区优秀音乐作品,弘扬传承民族经典艺术,增进与国家一流民族乐团的学习交流,吸引更多更好的音乐专家关注四川、关注成都,并铺就资源共享、共谋发展、引领标识、再铸辉煌的持续之路。然而,成都民族乐团虽然历史悠久、也曾辉煌,但长期偏居西南一隅、“默默无闻”、养在深闺人未识。值此“危难之时”,艺术成就卓然的丁晓燕,当仁不让的担当起引领成都民族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一展“雄风”、铸就辉煌的重任。

 多元视角的艺术风格

《音乐会》演出近于完美、辉煌,这与丁晓燕精湛、较真、激情、个性的指挥密不可分。

在《菊花台》的指挥中,丁晓燕特别注意到了歌曲歌词中对人伦关系的迷茫凄婉多视角阐释,行腔的西洋唱法与戏曲唱腔唯美多姿佳构,以及张扬五声角调式的旋律展衍如潮汐般回环层进的涌动乐思,尤其是古典柔美并现代时尚的中国二胡与西方大提琴的娓娓对话、呼应与齐飞;因而梦萦天涯、沧桑彻悟的意境把握准确,乐队处理细腻多彩,节奏点清晰分明,肢体的舞蹈色彩浓郁而柔美多情。令现场艺术受众从器乐曲的形式感慨陶醉于《菊花台》雅俗共赏、享誉中外的流行“中国风”魅力。

颇具苍茫历史视野与军人阔达胸襟的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大漠戍边图》,即便是对于高歌“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英雄壮汉指挥而言也是一件费心劲费力气的难事;“弱女子”丁晓燕的指挥却表现出了惊人的豪放遒劲、苍茫凝重、细腻独到、俯仰天下,凸显出首尾呼应、大开大合、“高潮”层叠、画面连绵的鲜明特征。“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声声寒意历历飞霜,“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绚丽新奇烂漫壮阔,“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的无语惜别好去万里,“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空灵旷达凄美怅然,“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的紧张备战同仇敌忾,“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的堂堂笛鼓震震声威,“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的形势险恶沉重惨淡,“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的英雄荣耀壮士千古;都蕴涵在女中豪杰哲思挥洒的悲怆壮美旋律之中。

至于胡琴套曲《西蜀琴韵》,丁晓燕指挥深得“要的就是川腔川味”之意趣。一方面,突出胡琴族音色音质、抑扬顿挫的差异对比,形成参差错落、意趣盎然的声响画面风格;一方面,彰显“川打”锣鼓对刻画人物不同性格、塑造人物鲜明形象起到的暗示、帮衬作用,打击乐的节奏点丝毫不差的紧跟指挥棒走,强化了“帮、打、唱”为一体的高亢悲情与婉转抒情;同时,在准确把握与独奏者的交流,最大限度调动乐队激情,细致处理气口、速度、力度、强度的对比变化,乐队紧跟指挥走,掌控音乐行进、发展全局,戏剧化高潮处理等方面皆准确而到位;从而使听戏的民俗意味十分明显,川剧声腔韵味与文化精髓于音乐形象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和升华。

《长白山歌》出新于经典红歌《红太阳照边疆》。丁晓燕紧紧抓住了民族歌舞、历史追忆与文化反思等几个核心文化视点,因而对作品的处理细致透彻,对朝鲜族音乐风格把握到位,对复杂多变的朝鲜族特色节奏有准确而富于内心张力的掌控,尤其对主奏乐器笛子、唢呐的合奏、齐奏、对话、呼应有强烈而夸张的多维对比。再现了长鼓翩翩、嘹亮明丽的边疆人文景色与延边人民铿锵有力、激昂振奋建设家园的旺盛意志。

音乐会现场

民族管弦乐《丝绸之路》,是一部以多元音乐文化展示逾7000公里漫漫丝绸商贸之路的民族管弦乐作品。丁晓燕的指挥极具个性:西域风情音乐主流色彩并兼顾异彩纷呈的世界音乐元素理解透彻,横箫的渺远、古筝扫弦的恢弘、唢呐的苍凉鹤唳、板胡回旋滑音的高远遒劲准确细腻,弦乐群的律动统一于“千人一腔”、白璧无暇,逐层递进的茫茫戈壁、苍穹大漠乐思,渐次把观众带进了恢弘辽阔的“库姆塔格”(沙山)西域梦幻世界,有意强化的弹拨乐在以怪异节奏的力点统一、多节拍、重音交替、强有力切分音、增减二度音程为到位特色表现西域风情的淡淡忧伤与荡气回肠时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画龙点睛“标识”作用。指挥的感悟与观众的期待融入到宁静而淡定的会心会意之中。

“掩卷”凝思:指挥丁晓燕,集多元艺术于一身,恰恰“工夫在诗外”;中庸有度、张弛不过,正是“戴着镣铐起舞”;“大体则有、具体则无”,成就艺术魅力的“似与不似”;手舞足蹈的性灵诉说,道出艺术本质的“画龙不点睛”。因而在“音乐会”中,其指挥高贵典雅又细腻多情、灵性多姿却诠释客观、稳健持重而不失奔放、多元表演但不忘主题。大到总体风格的把握、文化主题的呈现、音乐形象的塑造、音乐意境的挖掘,小到声部的平衡、速度的掌控、音量的控制、乐句的对比、特殊音色的张扬、肢体与乐思的协调等,皆有精雕细刻、追求完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着处理;在融入自身感悟体验的同时力求准确传达出曲作者的创作意图;充分体现了杰出女指挥家婉约与豪放并存、局部与整体齐抓的个性特质。

观众的热情、“亢奋”就是对丁晓燕在“音乐会”中杰出指挥的最好诠释:残菊微风犹抱香的惆怅朦胧,《大漠戍边》捐躯时的悲壮苍茫,《西蜀》尤梦川腔情的胡琴意韵,《长白山歌》喜洋洋的翩翩明丽,西域《丝绸》路漫漫的的异域梦幻,在乐团“听话”、默契、游刃有余地表演中,在丁晓燕艺术召唤魅力的引领下,强烈地触动了观众的审美情绪、审美联觉、审美冲动与审美期待,最终如百川归海般地汇聚成了由衷赞美、欲罢不能、依依不舍、感慨万千、经久不息的雷鸣掌声。

指挥家丁晓燕

继往开来的指挥英才

准确地说,丁晓燕的指挥,令中央民族乐团惊喜、使成都民族乐团惊叹、叫京城广大观众惊羡、让民族音乐界震撼。

肯定地讲,丁晓燕担纲指挥的“音乐会”,达到了展示地方乐团实力、提升艺术品位档次、共谋合作发展途经、挖掘拓展实力潜力、铸造文化艺术品牌、服务回归百姓大众,探索民乐生存、弘扬、发展空间的本真目的,开创了中央与地方乐团合作的新纪元;为成都民族乐团即将开展的“筑梦家园、文化同心”2014年成都市“走基层”文化惠民演出系列活动铺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丁晓燕有诸多第一:第一个在国外全力推广普及民族器乐-阮的演奏家、教育家,第一个组织世界阮族乐团的音乐管理者,第一个倡导新加坡阮艺术全国考级、比赛的音乐组织者,第一个兼容指挥、器乐演奏、舞蹈、戏曲等多元艺术的民族音乐家,第一个集艺术管理、节目编排、音乐会筹划、国际艺术交流为一身的音乐践行者。“音乐会”已圆满落幕,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中国民族管弦乐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杰出女指挥家由此诞生!

耳畔不觉萦绕起《旧约圣经 创世纪》中的一句箴言:上帝说:“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是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是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约的记号。”

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丁晓燕能够协助、成就成都民族乐团走得更高、更远、更自信、更宏大,更具有西南特色、民族风范;期待丁晓燕在未来广袤斑斓的指挥舞台上,再一次绽放出艺术的火花、青春与魅力,为继承弘扬发展中国民族音乐抒写崭新的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