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周强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曹文工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窦群芳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吴爱华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合影

鼎艺室内乐团“民歌知多少”专场音乐会
合影

    鼎艺室内乐团于5月26日在南艺李氏基金音乐厅举行的华乐与民歌音乐会“民歌知多少”,请中国音乐学院及音乐学院附中教师前来演唱民歌,全场节目由著名音乐家曹文工编曲并指挥。 

曹文工:指挥讲解有深度 
  曹文工的指挥手势动作幅度不大,但能恰如其分。轻描淡写中对歌曲伴奏的处理自有一套。在新加坡,一般正式音乐会都不用司仪,因为音乐本身能说话,不需太多语言来说明。但中国民歌实在多得数不清,若有说明就能使听众更能进入民歌丰富的世界。曹文工在指挥每首歌前,以深入浅出的语言,恰到好处的形容词来讲解,没有昂扬起伏的声调,侃侃而谈,自然而轻切,言辞中充满风趣睿智,令人听了发出会心微笑。这种文化上的深度,不是一般的司仪、报幕能做到的。他的讲解让人感受到原来听民歌是那么享受,使这个音乐会成了精致文化的传播站。令人开心的是,听众中有许多学生和年轻人,而全场爆满的音乐厅需要再添加椅子,有些听众还得站着听呢! 

周强感情真挚音色美 
  很久没听过这么美的民歌型男高音了。来自中国音乐学院的教师周强的声音高亢、明亮、抒情,音色特美。演唱时具有感情真挚热情如阳光的特点;难得的是音量方面也特别洪亮,声音的共鸣好,是三名演唱家中最强的一位。男声较为嘹亮的特点在二重唱《想亲亲》及《夫妻双双把家还》,表现得最为明显。我比较喜欢他唱的《放风筝》的柔情;《溜溜山歌》的《牧歌》虽能唱出蒙古长调的特色—三度颤音,但还是与原唱者的有些出入。若进一步要求的话,就是在音色方面太美、太“统一”了。如《下四川》和《溜溜山歌》内容完全不同,音色的改变和控制是需要下功夫的。处理较为悲伤的歌曲时,可用一种较为深沉,不要太靠前的音色;此外其高音区若能更为聚焦,更圆一点,穿透力会更好,也有助于声音的传播。 
   
    女高音吴爱华的音色优美,对歌曲的演绎相当不错。《五哥放羊》唱来细腻投入极为感人;比起我们熟悉的云南或陕北民歌,这首山东的《绣荷包》旋律起伏不大,胜在韵味深远,《洗菜心》也一样,韵味特佳。《对花》的伴奏加了打击乐器,稍微大声,而演唱者声量不足,以致常被乐队淹没;吴爱华还须注意的是:在演唱某些歌曲时,偶尔音准未能把握好,特别是歌曲以高音开始的时候。例如《兰花花》开始的乐句,音准偏低了。 

高亢、悠扬山歌不适合女中音   
    窦群芳的高音,较为明亮。低声部缺乏一般女中音那种深沉浓郁,较为厚重的音色,音量也较弱。早年我听过蔡绍序唱《槐花几时开》,简简单单几个音,却能深入人心,印象永保不灭,这就是民歌的魅力。窦群芳也以美声来处理这首歌,自有另一种韵味。这首歌的伴奏编得好,让她有发挥的余地;源自陕北民歌《信天游》的《知道不知道》本是悠扬的山歌,一般要高一点的声调来唱,才能显出山歌那种高亢、悠扬、传播得远的特色。改成中音,效果不免大打折扣。他唱 
《摇篮曲》时,颇为投入,可惜音量稍弱。 

    值得一提的是,鼎艺室内乐团的伴奏在曹文工的指挥下,表现可圈可点,再次向听众证明了他们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和专业水平。华乐与民歌的关系非常密切,许多乐器的演奏方式和技巧例如:滑音、花舌,甚至是蒙古长调中的三度颤音………都是从民歌衍变出来。鼎艺室内乐团主办这样的音乐会,有助于两者间的交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