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听新加坡鼎艺团《经典弓弦闵惠芬》

20115147点半,这是我第一次踏进这个位于国泰戏院旁的新加坡艺术学院音乐厅。这个四面被观众团团围绕着的舞台,音响干净、定位准确,台上任何地方发出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点不含糊。对技术不到家的人,在这台上演奏肯定会有颇大的压力。鼎艺这群年轻的演奏家选择了这样一个场地,足见他们的胆识。

指挥郭勇德又指挥又兼讲解,他个人的舞台风格已经逐渐慢慢显现成型。座无虚席的音乐厅中,听众大多数是学生,勇德以双语讲解,这样的做法对推广华乐有一定的帮助。鼎艺基本上保持着20人左右的室内乐的队形。弹拨乐如琵琶、扬琴等水平比较强;弦乐组和管乐组虽然具有一定的水平,但队员的水平参差不齐。

二胡大师闵惠芬与新加坡鼎艺团

《寒鸦戏水》的配器颇有新意

音乐会上闵惠芬也演奏了二胡经典曲目《江河水》。闵惠芬早期录音的《江河水》早已经成经典了。那悲怆激愤的泣诉,真是撼人心魄、感人至深。这次处理虽不同,但感人依旧。

《寒鸦戏水》本来是一首著名的潮州传统筝曲,却想不到改编为二胡及打击却有出人意表的效果。乐曲前段,二胡模仿古筝的滑音,以及和打击乐的结合也极富曲趣、很有新意。我认为这首曲虽然不尽完美,但改编得蛮有创意,它表现出现代华乐的配器还有许多有待开拓的空间。

闵惠芬与赵剑华演奏的江南音乐《三六》

 

最惬意的莫过于听《三六》了:闵惠芬和她的高足赵剑华两人合作无间,两把二胡美妙的音色此起彼落、优美流畅,充分表现出江南音乐的特色,真是叫人听出耳油。压轴的《草螟弄鸡公》热闹生动、诙谐逗趣,把民间音乐乐观、活泼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赢得热烈的掌声。

                   心中没有二胡的存在   

听闵惠芬的演奏,那种从内心自然产生的喜悦和振憾,实非笔墨所能形容。闵惠芬手中的二胡,已经和她连成一体,成为她身体的一部份。所以她在演奏二胡时心中其实没有二胡的存在,她只不过是在移动肢体罢了,她把乐音透过肢体,将心中绵绵的的乐思展现出来。

从音符的精准性、演奏技巧的掌握,或许某些年轻一代顶尖的演奏家已经超越了65岁的闵惠芬。但闵惠芬对二胡音色、乐曲的韵味、地方风格的掌握、乐曲内容的演绎和处理,已经属大师级数,一般演奏家难以望其脊项,加上她那独特的个人魅力,更无人能比。她的演奏,可说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也无所谓技巧和演绎了……因为她就是二胡,二胡就是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