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华韵》:民族器乐的“车尔尼”教材——专访人民音乐出版社资深编审张辉

人民音乐出版社资深编审张辉

人民音乐出版社资深编审张辉

记  者:当我们议论西洋音乐及其教育体制和教材建设时,每每都会提及小提琴教材中的顿特、开塞、帕格尼尼,小号教材中的阿尔班,尤其是钢琴教材中的拜厄、车尔尼、哈农等。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学习西洋乐器时的经典教材,在我国的西洋音乐教学中也已经延续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但是,当谈到我们的民族乐器教学时,却只能艳羡西洋乐器教材的阶梯性、系统性啦,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张  辉:中国民族音乐从传统的戏曲伴奏而到今天独奏、合奏的舞台化,只经历了区区一百来年的发展,与西洋音乐二三百年专业化的发展相比,它的时间太短暂了。但就是这区区一百来年的历史,中国民族音乐无论是技术技巧,还是表演形式,都有了巨大的发展。尤其是近六十年来,各大专业音乐学院的教学更加趋于科学严谨,在众多大师级演奏家、教育家的努力下,逐步探索出了一系列科学的、系统地、严谨的教学理念,同时也培养出了一批批优秀的青年演奏家。但是,相对于教学上的科学化、系统化,民族音乐教材的编写和规范却略显不足。虽然各出版社相继出版了各种版本的教程、教材,可谓是铺天盖地,但大多是在趋利的观念下操作出来的、水平不高的低端产品,再加上一些为评职称而拼凑的所谓教材,故而基本谈不上系统性、规范性、科学性和权威性。我个人认为,作为一套为大家所认可的严谨的教材,不应该也不可能是某个个体——包括自然人或某个院校系——在短时间内所能完成的,这从以往的出版物和教材上可以得到证明。

记  者:那怎样才能尽快组织编写出这套系统性的教材呢?据我所知,出版社对编辑人员也是有经济指标考核的,这样一套教材能马上产生经济效益吗?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产生效益,那您个人岂不是“赔本赚吆喝”得不偿失了吗?

张  辉:如果赔本能赚来吆喝,那我倒觉得这个事情做得还是有意义的。怕就怕本赔了还没赚来吆喝,岂不是哭都找不着地方了,所以你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规划。好在当年我毕业留校后,连演出带教琴当了九年多的专业老师,又协助老教师编辑整理过教材,大学毕业后又做了二十多年的编辑出版工作,所以对这套教材的组织与编写还是有些积累和心得的。

我前面说了,作为一套为大家所认可的严谨的教材,不应该也不可能是某个个体在短时间内所能完成的,这其实只是半句话。还有半句话,其实质就是要给他以一定的时间,包括这套教材的组织者、编写者以及使用者。通过时间使组织者与编写者可以精雕细琢,通过时间让使用者检验教材的实用性与合理性,再反馈给组织者与编写者加以修正。做这种功在后代,功在千秋的事情不能浮躁,不能太功利化,这时倒真应该有一种“放眼全世界,解放全人类”的气魄与胸怀。

《华韵》系列图书

《华韵》系列图书

记  者:就我国专业音乐院校而言,从南到北就有沈阳、天津、中央、中国、西安、四川、武汉、上海、星海等多所,能不能将各个院校以及诸位老师们久经实践检验的实用教材集中起来,重新进行科学化、系统化的整合,从而形成一套民族音乐精品教材系列,无疑这需要广大的民族器乐教育家们的共同努力,同时也离不开具有高度的专业学养、弘扬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的精神和丰富出版经验的出版家们的支持,人民音乐出版社作为我国历史悠久的最具经验的专业音乐出版社,拥有一批像您这样的优秀编辑家和出版家,您又是如何整合这些资源的呢?

张  辉:随着转企改制的步伐,自2007年起,人民音乐出版社将原有的各编辑室合并成为图书研发中心,下设理论项目中心、钢琴项目中心、声乐项目中心、管弦乐项目中心、民族音乐项目中心,各项目中心按照责任分工,重新作出短、中、长期规划,架构各自的图书框架。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作为民族音乐项目中心的总负责,通过认真的调研,仔细的分析,缜密的思考,最终确立了图书结构四个层级的架构,即基础入门教程、中高级练习曲集、高级乐曲练习、民族音乐理论和艺术文献。鉴于此,我们依托多年的品牌效应和深厚的作者资源,诚邀各院、团的艺术家、教育家编写一套广泛适用于民族器乐教学的专业教程——“华韵”民族音乐精品教材系列,并将其比喻为“民族音乐的车尔尼教程”,旨在推动民乐教程的系统化、科学化、统一化。这批教材的作者都是在国内音乐教育界享誉颇久的教育家、演奏家,相当一部分还是中青年音乐教育家和演奏家,如二胡教育家王国潼、刘长福、赵寒阳、严洁敏等,竹笛教育家戴亚、詹永明、张维良、蒋国基、周波等,琵琶教育家吴玉霞、杨靖、章红艳、张强等,古筝教育家王中山、周望、林玲、李萌等,阮教育家宁勇、魏蔚、陈雅明、徐阳等。这些教材以大量的练习曲为主,从而方便一线教学教师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任意选择练习曲进度的使用。总体结构在初级、基础、中级、高级四册综合练习曲集的基础上,再根据不同专业的情况编写若干册技术专项练习曲集、重奏曲集与合奏曲集,如弦乐器的弓法练习、换把练习,弹拨乐的过弦练习、弹挑练习,吹管乐的流畅练习、快速练习等。

《华韵》系列图书

《华韵》系列图书

记  者:短短的三四年时间,人民音乐出版社民族音乐项目中心的工作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在音乐界得到了广泛的赞誉,无疑这得益于缜密的调研,科学的勾画,得益于您从学琴到教琴、从演奏到作曲再到出版这四十多年丰富的专业音乐经历所积累的扎实学养。这些年由您策划的《中国琴学研究丛书》《“名师”民乐作品演奏示范系列》《“华韵”民族音乐精品教材系列》《“哆来咪”快乐音乐教与学丛书》《一问一答趣味教育丛书》等系列教材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应,肯定也为出版社带来了极好的经济效益吧?

张  辉:“扎实的学养”不敢当,但四十年来确实也一直在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对待着音乐,学琴、教琴、含辛茹苦再考大学并从事创作算作一个阶段,投身到编辑出版队伍又是一个阶段,时间恰好各占二分之一。这些年来,从音乐普及读物到考前辅导图书,从初级入门教材到中高级练习曲集,从传统音乐文献到经典学术理论,均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效益。尤其是《“华韵”民族音乐精品教材系列》,这两年已经出版了三十余册,从市场反映看,应该说是“一炮打红,稳步提升,销量倍增”。几年来,人民音乐出版社民乐类图书稳居全国各出版社音乐图书市场前列,像《怎样识简谱》《怎样写歌词》《古筝入门》《二胡基础练习三百首》《笛子基础教程十四课》《古筝基础教程三十三课》等多部图书,均保持在年销售万余册的高水平,古琴、琵琶、阮等专业教材也同样业绩颇佳。良好的销售业绩不仅为出版社创造了经济效益,同时也打造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使“华韵”这套民族音乐教材真正成为了民族器乐学习的“车尔尼”教程,许多院校的教育家也因此慕名而来,愿将自己精心写作的器乐教材列入到“华韵”系列,这使我们真正看到了民乐教材科学化、系统化、统一化建立的雏形,也看到了民族器乐教学体系化建立的远景。不仅如此,考虑到我们国力的增强,国家影响力的增大,现在我们中国人的脚步已经遍及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的事实,为了能使中国音乐逐渐地走出国门,满足世界各地人们学习中国民族器乐的热潮,《“华韵”民族音乐精品教材系列》的大部分教材都采用了简谱、五线谱两种形式,目的就是适应国外学习者的使用。我们衷心地祝愿中国民族音乐文化的发扬光大,蓬勃发展。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