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杨青教授举办讲座“民族器乐写作之我见”

2014年3月26日下午两点,应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和科研处之邀,著名作曲家杨青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民族器乐作品写作的讲座。讲座由作曲系主任、科研处处长高佳佳教授主持。

杨青教授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曾任教于中国音乐学院,2002年调入首都师范大学,现任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我院作曲系特聘教授。主要作品有《苍》(笛子与西洋管弦乐队、民族管弦乐队两个版本)、民族管弦乐队作品《潇湘风情》、《雨·竹》、舞剧音乐《长恨歌》、《伏羲:一画开天》、《嫦娥奔月》、影视音乐《大磨坊》、《国歌》等。

讲座围绕民族器乐作品写作展开,杨青教授按创作的时间顺序为我们介绍了他的几部民族器乐作品。

作品《咽…》——为箫与打击乐而作(1987),受张维良教授委约而创作。“要想写好作品,先要与演奏家交朋友”,杨青教授在总结创作过程时说道:“只有深入了解演奏家的演奏状态,与其一起尝试、挖掘新技巧、新声音的可能性,才能对逐渐明确创作想法,突破已有的音响局限”。恰逢中国音乐学院当时买入一些新的打击乐器,作曲家与演奏家对每件打击乐器的可能性都一一进行试验,最后筛选出自己所需要的音响素材进行创作。不仅如此,作曲家在与张维良教授的合作中,对箫音高、音域等技术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作品充分体现了作曲家在80年代探索民乐新音色、新音响方面所做的努力。《咽…》在1988年全国第六届音乐作品评奖中获奖。 

《觅》——为扬琴与钢片琴、手鼓而作(1988),受李玲玲教授和王以东教授委约而创作。扬琴具有余音长的特点,这是大多数作曲家不太喜欢的音响。而杨青教授则通过运用全音阶的写法恰到好处地顺应了这一音响的“局限”,从而使音响与音高效果相得益彰。此外,作品中也出现了扬琴按弦等演奏技法的创新,这在那个时代的扬琴作品中是很鲜见的,杨青教授说道:“作曲家在写作时要挖掘这件乐器原先没有的音响,只有不断地研究新的乐器演奏法,才能制造出新的声音。”

《伊人》——为人声、古筝、打击乐而作(1995),应舞蹈家沈培艺的委约而创作的舞蹈音乐。通过这部作品,作曲家开始关注音响的均衡性以及乐器的摆放位置。这种思维和技法在民乐九重奏《竹影》(2000)中得到深入地发挥。作曲家设计了每件乐器的舞台位置,将相位纳入音乐创作的维度,同时作品中借鉴了鲁托斯拉夫斯基的“定位和弦”、尹伊桑的“单一音”技法。该作品在2002年荣获台湾“民族音乐创作比赛”室内乐作品奖。对于民族室内乐的形式,杨青教授更为青睐,他说:“民族乐器的音色丰富多样,通过室内乐的形式,可以展现出无穷的可能性。”

接下来,杨青教授为大家播放了由张维良教授作曲、杨青教授配器的竹笛与民族管弦乐作品——《花泣》。该作品以苏州评弹为主要素材,描写了黛玉葬花的心境。在配器中,杨青教授为原作增加了更为典型的评弹元素,恰到好处地营造出一种在茶馆听评弹诉黛玉葬花的意境,“意境在作品中很重要,”杨青教授说,“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将这种意境传达给听众。”

竹笛与民族管弦乐队作品《苍》,原为竹笛与西洋管弦乐队而作,1998年受香港中乐团邀约,将其改写为民族管弦乐队。杨青教授在谈到民族管弦乐队写作时强调:“民族乐器的音色个性强,在乐队中音色辨识度较高,因此线条化和声以及复调的运用,更适合民族管弦乐队音响的特征”。2013年这部作品获得“新绎杯”经典民族管弦乐(协奏曲)评选“经典作品奖”。著名音乐理论家李西安教授给予《苍》这样的评价:“这部作品开拓了笛子演奏的新天地。”

杨青教授最后介绍了他的舞剧音乐《伏羲:一画开天》,这是一部民族独奏乐器与西洋管弦乐队相结合的作品。他着重地强调了在创作一部作品时,音调、音色的选择与整体布局设定的重要性。

在短短的时间内,杨青教授按作品创作的时间顺序,把他多年来民乐创作的时代背景、创新点、经验以及心路历程与大家一一分享,从在场每一位师生热烈的掌声中感受到了今天满满的、新的收获。

本学期,作曲系开篇的三期民族器乐写作系列讲座,让老师和同学们从作曲家、指挥家和演奏家的角度领略了民族器乐创作的精髓,受益匪浅。作为系列活动,作曲系将在“作曲家讲坛”中开辟以民族器乐创作为主题的系列讲座,不断邀请国内外著名的音乐家为我们呈现丰富而精彩的内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