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为乐坛增添动力-- 听鼎艺团《名家风采》音乐会

                                                                      说明: 1.png图:鼎艺团

近几个月过于忙碌,每星期虽然照旧受邀聆听至少两、三场音乐会,却已经腾不出时间来写乐评了。但听过2014年4月9日鼎艺团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的这场名为《名家风采》的音乐会后,乐音却一直在脑际中萦绕不去,似乎在激励我非写不可。

三位大师级的演奏家都是我们相当熟悉的名字。杨惟曾于20多年前隋上海民族乐团来新加坡表演,我还为他写过乐评,对杨惟的演奏技巧和纯净的音色有极高的评价;第一次听姜克美却是在十几年前香港雨果唱片制作公司所录制的一张唱片,当时我在主持电台音乐节目,也就顺便介绍给听众,对她能把板胡这种“本性”有点泼辣和张扬的乐器,拉成这般细致的功夫,佩服不已。

左手拉弓的功夫 

我认为拉弦乐器左手主管按弦、音准、快速换指等技巧,一般可以苦练而成。最难处在右手的拉弓。拉弓能否拉出优美的音色、风格(当然还要加上左手揉弦的配合),就是功夫了。听姜克美演奏高音板胡《春城节日》,一点杂音也没有,弓子来回,紧密得滴水不漏。即使一弓拉两个同音,也听不出邻音之间的衔接处。演奏中音板胡《河南梆子腔》娓娓道来如话家常;《红军哥哥回来了》则是考验她对滑音恰当的运用;《夜深沉》是经典之作,姜克美的演奏可柔可刚,不止擅长演奏优美的旋律,快弓部分也叫人叹为观止。

image003

图:姜克美

久违的杨惟,并没有荒废他手底的功夫。《十面埋伏》虽然是我们熟悉得不得了的琵琶曲,但在他手上流出来的乐声就是不一样,也许他的弹奏没有年轻时那般意气风发,如今倾向比较沉潜内歛,但还是很有大气。《春江花月夜》看似容易,却是最考乐队和领奏者的乐感和功夫了。整体听来,已经有当年听唱片时的那种感觉了。

image005

图:杨惟

音色的变化和琴箱的共鸣

我认为演奏地方音乐不一定要是生活、生长在那个地方的人。同理潮州音乐不一定要潮州人才奏得有韵味。好的演奏家只要懂得充分掌握地方音乐的演奏缺窍,一样能感人。王蔚演奏潮州弦诗十大名曲之一的《寒鸦戏水》的确非常用心,以我这个从小听潮乐长大的潮州人听来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五了。伴奏部分若能加入潮州的椰胡,效果就会更理想。王蔚的功夫表现在赵登山作曲的《铁马吟》(注意此处的铁马不是指真正的马或车,而是指挂在庙宇屋檐下的铁片,因风吹互击而发声)中可说表现得淋漓尽致。不同的钟声,时而洪亮时而清越悠远,音色的变化和对音箱共鸣的掌握,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image007

图:王蔚

 为华乐坛增添许多动力

最后一首专为三位演奏家和乐队而写的《声如歌》,琵琶及胡琴部分都有较大的发挥,古筝部分却比较少表现的机会。三位大师级的人物能同台演出的确不容易,真要感谢作曲者及乐团的安排。

说明: 5.png图:郑朝吉指挥

鼎艺团这些年来为我们的华乐坛增添了许多动力,不断举行不同类型的音乐会,又邀请了国内外著名音乐家来参与,带给我们许多听觉享受。以一个非全职的室内乐团,能有此表现,实是难得。此次音乐会由该团音乐总监郑朝吉博士指挥,鼎艺保持着他们一贯的水平。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的音响系统虽不错,但适合大型乐队。以一个20人左右的乐团在诺大的地方演奏,会感到某些乐曲欠缺应有的爆发力,舞台和听众之间,也比较有距离感。

说明: 6.png

图:三位大师与鼎艺团

(本乐评由新加坡知名诗人,音乐工作者,作曲家协会会长,音乐家协会副会长,郭永秀先生撰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乐坛 动力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