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倾听•共鸣•汇聚•交融——第二届北京胡琴艺术节述评

核心提示: 由中央音乐学院主办,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承办的2014第二届北京胡琴艺术节11月19日—22日在中央音乐学院成功举办。本届艺术节以“倾听、共鸣、汇聚、交融”为主题,来自上海民族乐团、重庆市歌舞剧院、宁夏歌舞团、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空政文工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南京艺术学院、中国戏曲学院、陕西艺术职业学院、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等近20所专业艺术院校和文艺团体的70余位胡琴演奏家及特

由中央音乐学院主办,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承办的2014第二届北京胡琴艺术节11月19日—22日在中央音乐学院成功举办。本届艺术节以“倾听、共鸣、汇聚、交融”为主题,来自上海民族乐团、重庆市歌舞剧院、宁夏歌舞团、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空政文工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南京艺术学院、中国戏曲学院、陕西艺术职业学院、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等近20所专业艺术院校和文艺团体的70余位胡琴演奏家及特邀演员、20多名胡琴专业优秀学生和中央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团参加了艺术节的演出,来自全国各地的3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教学研讨会、学术研讨会等学术活动,并观看了系列音乐会的演出。

中央音乐学院对本届艺术节予以高度重视,院长王次炤教授亲自担任艺术节组委会主席,并为艺术节撰写了贺词,预祝艺术节圆满成功。艺术节开幕式由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系主任于红梅教授主持,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郭淑兰研究员代表艺术节组委会致开幕词。刘锡津先生代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致贺词,对中央音乐学院2012年举办的首届胡琴艺术节予以高度评价,对第二届胡琴艺术节表示大力支持与热烈祝贺。

本届艺术节内容丰富,在四天之内安排了8场音乐会、3场展演、4场讲座和2场学术研讨会。8场音乐会中,第一、三、六、八这四场音乐会分别冠名为《倾听》、《共鸣》、《汇聚》、《交融》,实际上这四个关键词所组成的艺术节主题,贯穿于每一场音乐会、展演、学术讲座、研讨会和对作品的评介之中。倾听,体现了虚心学习、博采众长的心态,倾听让浮躁的心灵宁静;共鸣,表达了胡琴艺术从业者共同的期待与心境,是倾听与反思之后的回应与共同的心声;汇聚,是传统与现代的汇聚,是四面八方的汇聚,是民族音乐旗帜下人心与力量的凝聚;交融,是不同观念、技法的交融,是艺术与学术的交融,更是传承与发展、创新与超越的交融。应该说,本届艺术节较好地实现了这些初衷,并在以下几个方面表现出一些突出的特色。

一、主胡展演接通民间传统

作为独奏乐器的板胡、越胡、四胡等都是一些特定戏曲音乐的主奏乐器,即乐队主胡,可以说,戏曲、曲艺等民间传统艺术是胡琴艺术的重要源头,两者的渊源关系值得胡琴演奏家予以关注。为了促成作为专业化独奏乐器的胡琴与戏曲音乐传统之间的接通,本届艺术节专门安排了3场地方戏曲主胡的展演与鉴赏活动。

担任秦腔、郿鄠、碗碗腔主胡——板胡主奏,并主讲《秦风﹒秦韵——秦腔、郿鄠、碗碗腔主胡欣赏》的是陕西艺术职业学院器乐系主任、陕西省板胡学会常务副会长、国家二级演奏员韩小青副教授,由秦腔演员王萍主唱,张文宏、王国红、郝叶妮、郝艺洁担任司鼓、扬琴和二胡伴奏。担任越剧主胡——越胡主奏,并主讲《越剧主胡演奏技法与风格掌握》的是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谢青副教授,参演的两位嘉宾是周伟君(小生)、吕静(花旦)。担任二人台乐队主胡——四胡主奏的是张占海,参加演出的乐队是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乐队,主讲《二人台四胡在其伴奏、合奏中的作用及特点》的是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一级作曲贾一英。

这3场展演与鉴赏活动让专业院校的师生们领略了戏曲音乐主胡丰富的演奏技巧和独特的韵味,也引发了师生们对于“主胡演奏风格与唱腔音乐、方言、地域文化等因素的关系”,以及“专业院校的胡琴专业教学如何保持民间传统音乐韵味”等一系列问题的关注与深入思考,这种学理性的思考,引导演奏家对传统音乐内涵与“文化中的音乐”的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入。

二、两个专项提升板胡地位

板胡是胡琴家族中的重要成员,与二胡相比,在教学训练与教材建设的体系化、曲目的积累、社会影响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差距。为加快板胡专业的建设步伐,提升板胡艺术的学科专业地位,本届艺术节特别安排了关于板胡的两个专项活动,一项是“交流与共进——板胡专业学生专场音乐会”,一项是板胡教学研讨会,这两项活动受到板胡专业教师、学生和演奏家们的热烈欢迎。

11月20日举行的板胡专业学生专场音乐会,表演了11首原创板胡音乐作品,展示了板胡专业的创作成果和7所参演专业艺术院校的教学水平,展现了板胡艺术的独特魅力,引发了观众对于板胡艺术的更多关注。

板胡教学研讨会11月22日在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会议室召开,研讨会由民乐系系主任助理、板胡专业教师胡瑜主持,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多所专业艺术院校和文艺团体的近20位专家学者和青年教师,其中绝大多数为教学经验丰富的一线教师。几十名相关专业研究生、本科生认真聆听了研讨会。

研讨会紧密围绕板胡教学与人才培养展开,指向明确,既有对于曲目、人才培养的宏观探讨,更有对于常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的微观描述,重点突出,内容深入,气氛十分融洽。在12位专家的发言中,集板胡演奏家、教育家、作曲家于一身的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李恒先生的发言较具代表性,他指出,板胡专业一定要重视理论研究,目前专门研究板胡的论文很少,理论界的介入更少,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板胡艺术的发展。加强板胡音乐的创作也是当务之急。在创作方面,如果对板胡的乐器性能、技法特点、音乐语言没有熟练掌握,就写不出板胡味道的作品来。板胡的音乐语言应该是标准的“中国话”。在演奏方面,风格十分重要,但是,风格又要为内容的表现服务。板胡音乐创作和演奏既要走向民间,融入戏曲音乐,从民间音乐中吸取精华,同时又要从戏曲中走出来,处理好继承与发展的关系,走好板胡艺术独立发展的“音乐化”道路。

三、“心香”专场彰显榜样力量

11月21日下午进行的“心香——纪念闵慧芬先生专场音乐会”,表达了对已故前辈的深情缅怀之情。这场音乐会在艺术节主办方、演奏家和观众心中分量都非常重,也吸引了参加艺术节学术研讨、教学研讨的所有专家学者,演出现场人满为患,盛况空前。

本场音乐会由于红梅、邓建栋主持,演出的9首作品均为闵慧芬先生创作、编曲或首演的经典曲目,均为闵慧芬先生胡琴演奏艺术的代表作,包括《忆江南》(王天佳演奏),《红旗渠水绕太行》、《喜送公粮》(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生郑筱雅、杨慧梦、李宇昂、韩淇淞、林熙尧、黄雨珊演奏),《阳关三叠》(孙凰演奏),《江河水》(杨雪演奏),《新婚别》(薛克演奏),《洪湖主题随想曲》(刘光宇演奏),《长城随想》三、四乐章(王颖演奏),《赛马》(全体演员演奏)。

这场演出表达了民众对于这位德艺双馨的杰出艺术家的敬意和热爱,闵慧芬先生对于胡琴艺术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她对于民乐传承与创新之间关系的探索与艺术实践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可,本届艺术节以音乐会的形式向她致敬,彰显了榜样的作用与无穷力量。

四、推陈出新鼓励后学新人

在向传统学习,向前辈艺术家致敬的同时,本届艺术节还从创作和表演两个方面积极推出新人新作,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1月19日的开幕式音乐会就推出了中央音乐学院师生创作的两部新作品,引起观众的强烈反响。一是中央音乐学院在读研究生李博禅2014年“为双胡琴与民族管弦乐队而作”的新作《楚颂》的首演;二是著名作曲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李滨扬先生2013年12月底创作完成的二胡协奏曲《塞上弦鸣》,继2014年10月22日由著名二胡演奏家于红梅教授首演之后,历时不到一个月的第二次公开演出。

这两部作品的成功演出,除了作品本身的创作水平与艺术魅力之外,还得益于开幕式音乐会由中央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团担任协奏,香港中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阎惠昌先生亲自排练指挥,提升了乐团的协奏水平与艺术品位。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中央音乐学院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理论家赵寒阳教授与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二胡演奏家赵元春亲自担纲,首演青年学子的作品《楚颂》,尽管排练时间十分有限,但整个演出过程中两位演奏家几乎全部背谱演奏,让观众在感叹其敬业精神的同时,也感受到艺术节组委会和老一代艺术家推出新人新作的良苦用心。另一首新作品《塞上弦鸣》则是由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本届艺术节艺术总监于红梅教授亲自演奏,体现了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家与演奏家的强强联合与极高的艺术水准。以演出为媒介,优秀作曲家与优秀演奏家之间的良性互动,成为成就优秀音乐作品的重要动力。

11月21日的“继承与创新”室内乐专场音乐会,也更多地体现了创新的因素。一方面推出了许多新作品,如高韶青作曲的《炫动》、易剑泉作曲的《鸟投林》、鲍元恺作曲的《走西口》、李博禅作曲的《弓弦舞》、杨春甲编曲的《采红菱》、何绍儒与田再励作曲的《又见珠江》、徐之彤作曲的《皮五辣子》和姜莹作曲的《敦煌》等,一方面推出了8个青春靓丽、活力十足的民乐组合,分别是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国风组合”、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北京CNU室内乐团”、余乐夫与南亭会粤乐小组、中央音乐学院“如是”组合、中央音乐学院“弓弦舞”二胡重奏组、北师大和雅乐坊、中央音乐学院广东音乐小组、中央音乐学院艺境室内乐团。这些乐团除演奏上述新创曲目外,还表演了江南丝竹《欢乐歌》、古曲《双声恨》、福建南音《四静板》、潮州汉乐《寒鸦戏水》等传统曲目,体现了青年学子对于传统音乐文化的继承与守护。

推出新人的另一表现是给予民乐表演专业胡琴演奏方向的学生们广阔的展示空间,除“继承与创新”室内乐专场音乐会全部由学生演奏外,还分别举办了《交流与共进——板胡学生专场音乐会》(7所院校学生表演了11个节目)、“希望与未来”优秀学生专场音乐会(10所院校学生演出21个节目),其它几场重要的音乐会也不乏学生的参演。如此重要的演出实践和难得的学习交流机会,将会使这些学生终生受益。

五、四场讲座关注学科建设

为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引导教师学生关注胡琴艺术和中国民乐的学科与专业建设,本届艺术节特别安排了四场学术讲座。其中,直接针对二胡教学的讲座两场,分别由中央音乐学院赵寒阳教授、田再励教授主讲;针对二胡音乐研究的讲座两场,分别由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乔建中研究员和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出版社社长张伯瑜先生主讲。

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理论家赵寒阳教授作了题为《二胡演奏中的音乐表达》的专题讲座,他认为,作为一门民族文化形式的二胡艺术,它包含着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影响的四个层次,即“技术层次”、“乐曲内容表现层次”、“心灵情感的自我表达层次”和“演奏者生命语言的个性叙述层次”。在这四个层次中,第一层次属于“形式”范畴,而后三个层次均属于“内涵”范畴。二胡艺术所包含的四个层次、两个范畴的有机结合是二胡演奏水平高下的重要试金石。关于乐感问题,赵寒阳教授结合具体作品,分别从律动感、线性形象感、时代感、分寸感等几个方面展开了论述,给在场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胡演奏家、教育家田再励教授的讲座题为《民歌、戏曲音乐在二胡曲创作中的地位》,围绕二胡作品中对民歌、戏曲音乐的借鉴展开话题,引导听众如何从乐谱、音符本身去解读和诠释音乐作品。在讲座的最后总结中,田再励教授以其老师蓝玉崧先生的一段话作为结语:“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走出来……所以,对于年轻一带的民乐家来说,不必怕从传统中‘走’出来,倒是怕‘打’不进去,打进去以后,再批判、再扬弃、再扩充,更新,升华,发展,一路从‘少林寺’中打下山去。”表达了对于二胡音乐如何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的鲜明态度。

乔建中教授作了题为《历史音响与20世纪胡琴艺术的文化建构》的专题学术讲座,他

总结了胡琴艺术文化建构的现代性、开放性和多元性特点,结合大批具有重要文献价值的珍贵历史音响,从“器、乐、人”三个层面,对9个系统的胡琴音乐分别进行阐述,厘清了当代胡琴艺术不同风格流派的脉络与发展的历史轨迹,同时指出,这些胡琴子系统形成的最大动因,是因为百年来不同时期胡琴艺术家的文化自觉性和艺术创造性的发挥。与这些历史音响相比,其演奏风格的醇厚、味道的浓郁、人文的气息、歌唱抒咏性的发挥,都有值得我们当代演奏家认真学习之处。学到了这些优长,再来演奏专业作曲家的大型、高速、繁难之作,就一定会在歌唱性、琴韵、琴风乃至作品的中国作风气派的体现上有新的感受和社会历史深度。

张伯瑜教授在题为《论传统二胡曲的旋律句法特征》的讲座中,介绍了他新近的一项研究成果,即从传统音乐节奏中提炼出一种以打击乐为基础的“1、3、5、7”节奏型,以及由此形成的数列句法,并以大量实例分别分析了“以四种数列化节奏型为基础所构成的器乐曲旋律”和“以四种节奏型为心理结构构成的乐曲旋律”,探讨了数列句法的形成原因。尽管他强调“1,3,5,7 四种节奏形态只是中国传统器乐曲构成的特征之一,还有许多其他类型需要我们进一步来认识”,但这一研究成果仍然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浓厚兴趣,作为一种本土化的音乐结构分析方法,这样的研究为我们摆脱多年来音乐分析“用西方音乐母语解读中国传统音乐”的尴尬,建构我们自己的“音乐母语”体系,提供了新的视角与思路。

六、集思广益谋划民乐未来

正如王次炤院长在写给本届胡琴艺术节的贺词中所讲,胡琴艺术节自2012年由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创办以来,艺术总监于红梅主任和她的团队,始终在“继承与创新”、“传统与现代”、“中国与世界”、“当今与未来”之间探索一条凝聚、激发、交融和共进的发展中国胡琴事业的道路。本届艺术节的系列活动,特别是精心组织的学术研讨会在这方面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22日下午,本届艺术节的一部重头戏“民乐现状及其发展”学术研讨会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召开,研讨会是以专家主题发言的形式进行的,共有8位专家学者作了主题发言,研讨会由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田再励教授主持,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民乐传承与发展的主题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其中既有对成绩的肯定,也有尖锐的批评;既有对不足的反思,也提出了许多具体化的设想。

对于如何对待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创新的关系问题,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杨勇在题为《对传承与发展的思考》的发言中,主张正确对待“崇洋”心态和民族民间音乐口传心授的传统,提出对比和平衡是音乐中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全面西化的民乐是没有出路的,民乐改革应该放慢脚步,给后人留下更大的空间。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作曲家杨青教授的发言题目为《一泓活水——我的创作思考》,他特别强调民乐学习、演奏实践对于作曲家培养的重要性,提出优秀的作曲家既善于发现民族音乐的本质,又要敢于创新,因为对传统音乐的审美观念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例如谭盾80年代的民乐创作被认为过于现代,而现在看来又显得十分传统。只有多向民间音乐学习,加上多方面的参与和合理的创造,才能使民乐成为一泓活水。

关于民乐专业的人才培养,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胡志平教授作了《关于音乐艺术高素质、多样化、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思考》的主题发言,他提出要实现音乐艺术高素质、多样化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目标,必须有开放性的课程结构设置,在整个培养过程中要贯穿实践创新能力的培养。中国乐器演奏方向专业课的教学改革,一要强调基础课程教学技能训练内容的更新与优化,二要强调作品内容、风格多样化,三是创新性思维培养的强化。南京师范大学岳峰教授在题为《中国胡琴的寻根之路》的发言中,以一系列提问提出了关于胡琴音乐寻根之路的反思,特别是应该如何面对20世纪初民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设想,如今已变成“西学为体,中学为用”这一现实?中国民族音乐的根到底是什么?华夏民族音乐的DNA又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值得应该认真思考和解答。她建议在座专家多参加地方上举办的民乐活动,多接触民间的艺术家,相信会有发现民间音乐藏富于民的欣喜。

对于胡琴音乐与民乐的发展,与会专家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看法与具体建议。著名二胡演奏家、作曲家鲁日融教授在题为《对胡琴音乐以至中国民乐的四点建议》中,对胡琴音乐以至中国民乐未来发展的四点建议:一是抓创作,用作品说话;二是重理论,以理论指导实践;三是重教育,教育是民乐发展的根本;四是促演奏,以演奏推出真正的演奏家,真正的演奏家应该是像闵慧芬这样德艺双馨的楷模,文化艺术不能做市场经济的奴隶。民乐的发展一定要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因为民乐对外代表着中国文化。

著名音乐史学家刘再生教授发言的题目是《关于建立“刘天华纪念馆(室)的提议”》,他认为中国民乐的现状是理论研究滞后于表演,他建议中央音乐学院成立胡琴文化研究中心,对胡琴艺术进行全方位的文化研究,还建议建立刘天华纪念馆,至少应该建立刘天华纪念室,收集保存所有胡琴艺术的音响、文字资料,既能发挥资料性的作用,又能起到教育性的作用。关铭先生《胡琴类民族弓弦乐器两大支点的思考》的发言中,提出胡琴音乐的两大支点是胡琴音乐艺术、胡琴音乐文化。他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建议建立完整的胡琴音乐曲库,对传统、现代的曲目进行分门别类的整理;二是建议建立民族器乐档案库,编制民族器乐大典。解放军艺术学院杨光熊教授提出的建议是,二胡学科要重视理论队伍的建设,重视基本演奏理念,建议建立自己的理论系统、教材系统和规范化的教学法,体现教学活动中进阶的系统化。

22日下午召开的这场“民乐现状及其发展”学术研讨会与当天上午召开的板胡教学研讨会是本届艺术节安排的两项重要学术活动,两场研讨会紧扣传承与发展的主题,一场针对教学,一场针对科研,指向明确。与会专家各抒己见,提出了许多新的看法和观点,并提出了大量有价值的建设性意见。两场研讨会的组织也存在一定的不足,一是参加教学研讨和学术研讨的专家数量偏少,与艺术节演出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相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艺术热、学术冷的尴尬和胡琴艺术与文化研究的现状;二是个别发言缺乏精心准备和系统的研究,学术含量还有待进一步深入挖掘;三是因为时间关系,会前没有进行广泛的论文征集,也没有编印会议学术论文集,两场研讨会与会专家的发言均没有作PPT课件展示,对于现场数量众多的学生来说,接受起来不够方便,加之时间和场地条件所限,会场的提问互动环节也相应省略,没有形成不同观点的讨论与交锋,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会议主题的更深入探讨,这些问题有待下一届艺术节予以解决。

值得肯定的是,两届胡琴艺术节均在艺术与学术的结合方面做了大量的努力和探索,相信在认真总结这两届艺术节经验的基础上,第三届胡琴艺术节的学术成果会更加丰硕,文化内涵会更加丰富,音乐的文化属性将得到进一步的强化。(文/苗金海)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