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听罗永晖意境音乐剧场《落花无言》

program_609_1996

 

花开花落,生老病死本是最简单自然之事,伤感只是人类的感情投射。唯有看透此不断循环的轨迹,我们才可以解放生命中的所有困苦。12月6日晚上在香港文化中心剧场举行的意境音乐剧场《落花无言》正是罗永晖老师对生命的一种参透。

program_609_2036

 

笔者在这个音乐剧场当中到处都感受到一份恬静的心景。无论是场景、灯光和舞者,他们都流露着一份纯洁的美。笔者特别喜欢第一乐章中舞台上的黄沙,它们顺着乐手的位置流动,带出一个自然平静的画面。还有乐手和舞者漂亮的服饰,随身性和下垂性都非常好,让表演者们散发着一份独特的气质。这些所有的细节都营造出一个独特的时空,令人不由自主地走进自己内心最深的领域进行探索。

program_609_2034

 

而剧场中的音乐,便好像映照内心深处的各种精神状态。有混乱的、有浩瀚的、有爱欲的、有灵性的,仿佛就是佛教中的十界。唯有对自身进行变革和修练,才能打破人的局限性。<落花无言>正是罗老师自己的修练过程。透过对敦煌的重新解读,音乐呈现一个变革的过程。而令笔者最为震撼的就是<千章扫>,开首看似简单的颤音(Tremolo),经过王梓静老师的演绎变得充满生命力。张力的收放,对照舞者飘飞的衣带,牵引着听众的想象。这是第二乐章<一壁大千>中漫漫黄沙、大面石壁的联想。

program_609_2035

 

又像乐段八的<空韵无迹>,抽像的节奏与韵律看似虚幻,但是演奏家们的全神投入令笔者精神飞越,感到生命的律动。音乐中加入了即兴的演奏,释放了乐师的束缚,扩大了表演的可能性,令音乐变得更蓬勃。而随着生命高歌的完结,音乐剧到达高潮,亦是笔者最喜欢的部分,<落花无言>。所有表演者徐徐坐在台上,王梓静老师慢慢地步到台中坐下。仿佛一切的情绪、事物、想象都静下来,用最静逸的意境,最广阔的胸襟面对世间最平常之事。音乐没有造作,结构清晰而且一气呵成。音符的留白令美于自然中显现。王老师的演绎恰到好处,没有激昂的感情。平淡的琴音令人留下无尽韵味,如像落花飘洒,尽是自然,构成一幅美丽的心灵图画。

总括而言,是次意境音乐剧场非常成功且独当一面。罗永晖老师透过对敦煌的重新解读,通过音乐、舞蹈、剧场等艺术媒体向观众呈现一个平静的意境,一个独特的时空,以道出一个深刻的体会。以最平常的心境乐观面对世间事物的生老病死,处理生活上意想不到的障碍和冲击,达到<落花无言>的境界。

作者是香港演艺学院音乐学院本科二年级学生,主修作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