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听香港演艺学院中乐团 「天下中华情:刘锡津作品专场」

IMG_2464

 

12月3日晚上在香港演艺学院音乐厅举行的演艺中乐团音乐会主题是「天下中华情:刘锡津作品专场」,并由国家一级指挥家洪侠指挥。笔者认为这晚的演出比我预期中好,亦有很多地方值得讨论和研究的地方。

1371440237

 

刘锡津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作曲家。在这个音乐会上的一些作品是最初委托于不同的机构,如天津歌舞剧院,演出后的回响是其音乐被认为是极具标题音乐性和富有中国味道的。例如,在《北方民族生活素描》组曲中,每一个章节描绘了不同的主题,如赛马、狩猎等,以描述不同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为各章节的主题,我认为这种作曲手法与西方的作曲手法大为不同,西方很多套曲都是有着西方的定律和模式,但在音乐会中的〈渔歌〉和〈冬猎〉却能反映作曲家是以各自的不同民族特性来写作,虽然两个乐章的主奏乐器一样,但表演出来的效果则完全不同。此外,笔者认为这乐曲的作曲技巧与西方的作曲技巧有类似的地方,如和声、调性、使用分解和弦的伴奏,甚至乐器也包括竖琴,这是一个洋为中用的典型例子。另外,《连年有余》也是一首令笔者难忘的乐曲,乐曲首先是要低音开始,然后出现表演者自己的合唱,这在西方的音乐作品是极为罕见,在富有中国特色的作品上加入西方的和声合唱,将西方传统的音乐原素结合中国的传统音乐特色,令人感到意外地惊喜。而且本场音乐会有很多作品也有独奏乐器,是笔者看到有最多独奏乐器的一场。每首协奏曲都很精彩,除了炫技,更充分突显了不同乐器的音色和特性,唯独是笔者认为高胡协奏曲的音准可以更好,不过我明白胡琴类跟西方弦乐一样,都是比较难控制音准的。

在音乐会使用的乐器方面,其中一首乐曲《靺鞨组曲》使用了一些非常罕见的传统中国乐器,如埙和口笛,口笛能产生出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而且音高亦超出普通笛子的音域,而且表演者在表演口笛的时候,使用了「超吹」的吹奏技巧,简单来说是吹出比原本乐器的音域还要高的音,这让笔者这个主修长笛的学生感到十分惊讶,而埙的声音也非常特别,没有高音的穿透力也没有低音的震撼,却拥有着独特的声音,是任何乐器也不能掩盖到的特别声音。另外笔者看到一个像大管或低音单簧管的乐器在唢吶旁边,原来它是一个低音唢吶,这亦是我很少看到的中国乐器,它的声音有点像低音单簧管,制法也类同。笔者认为这样的乐器编排是很现代化的,同时也包含了古代传统乐器的特性,显出乐曲既有现代作曲的风格也有传统中乐的影子。此外,在乐曲《连年有余》中亦使用了秦琴作为某旋律的主奏乐器,笔者本以为这乐器只为出现在传统的小型合奏中,如广东音乐,亦想不到会担任乐曲的旋律的乐器,这也是令人格外新鲜的地方。不过,笔者认为美中不足的是,由于作曲家的作品中有很多地方使用低音乐器,而乐团的低音来源是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令我发现在很多中国现代乐团,以及这次演奏会中,中国乐器严重缺乏低音部分,为了填补低音位置,逼不得已使用西方的低音乐器,以平衡乐团的高低音以及和声的完整性。

people-conductor-hongxia-mask9

 

为了让音乐会更有中国的风味,安可的曲目是家传户晓的《花好月圆》和富有中国北方味道的《我爱你•塞北的雪》。有趣的是,在《花好月圆》演奏期间,指挥突然走下指挥台,但乐队亦继续演奏,显出这乐曲在现代中国器乐合奏团的地位和重要性。在乐曲《我爱你•塞北的雪》方面,作曲家使用了被称为中国的民族唱法,与西方的传统声乐亦有不同地方,更能显出该乐曲的地方色彩。

总括而言,这场音乐会是出乎意料地好,因为看到很多中西音乐融合的地方,同时有很浓烈的中国风味,而且虽然跟完美有一段距离,但音准确实比笔者想象中好。本来书中说因为中国乐器每件的音色个性强,因此音色很难融合,听起来就变成音准不好,可是这次音乐会的效果和反应都很不错,可见乐器改革的成果和乐手在技巧上的进步。

作者是香港演艺学院音乐学院本科二年级学生,主修长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