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苏州科技学院代表中国首次亮相世界音乐大会

苏州科技学院代表中国首次亮相世界音乐大会

苏州科技学院代表中国首次亮相世界音乐大会

苏州科技学院代表中国首次亮相世界音乐大会

  1月8日,马来西亚砂拉越洲首府古晋阵雨刚过,2015年世界音乐大会在此举行。开幕典礼上,当中国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代表团踏入砂劳越文化村,迎来了马来西亚砂劳越洲旅游部长亲自接待和参与五大洲19个国家代表的掌声——据悉,此次中国代表团的出现,是世界音乐大会举办历史的首次;而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师生为音乐大会带来的中国国乐器乐演奏,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热潮。

据了解,本届在马来西亚举办的世界音乐大会,主题为“民族音乐”,将有来自世界19个国家的众多音乐类高校师生一起演出。此次大会上,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代表团将向主办方和各国代表全面系统地介绍、演出中国民族音乐作品,与众多不同民族进行音乐形式、内容的交流,观察吸取各个民族宝贵的音乐经验,以期能碰撞出新的艺术火花;同时将与来自世界各地音乐教育家供同行探讨音乐高等教育相关命题以及教育新理论、新观念的探索。

代表中国国乐发声,中国声音为世界带来惊喜

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党委书记、柳琴、中阮演奏家苏春敏教授表示,代表国家参加世界音乐大会,非常幸运,也责无旁贷:“我们学院建院20多年,独立代表中国参加此类活动是第一次。代表中国和学校,展示本国本民族音乐是很自豪和幸运的。中国的民族乐器有500多种,我们这次我们从中选出了最具代表性的十余种民族乐器,展示给世界。这次大会的演出将选择世界各国具有代表性的乐器合奏,是我们中国民乐第一次融入世界民乐的大家庭中。很多国外音乐家对中国音乐发生了极大兴趣,充分展示了中国民乐的魅力。”

据了解,此次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代表团一行20人,是此次世界音乐大会中规模第二大参加团体,而此次中国国乐器乐演奏家和学生们一方面代表中国发声,引发“中国声音”的关注热潮,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观念和音乐风格也使参加者受益匪浅。

此次音乐大会的活动,最典型也是最为开创性的,就是“互动”与“交融”,“变奏”和“即兴”——来自欧洲、非洲、亚洲,中东等地区的各国乐手和各色乐器汇聚一堂,研讨着各民族音乐的共性与个性,以及跨越文化、观念的共融性。

如中国民歌《青春舞曲》,在来自非洲的打击乐即兴发挥之下,展示出热烈而野性的生命力;演奏中东叙利亚风格乐曲《Reem elfala》时,中国竹笛代替了以往西洋长笛的任务,扮演着低音和主旋律的角色,半音的演奏和即兴solo,在浓烈的阿拉伯风味中,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东方味道。“他们都是优秀的演奏家,他们以出色的才华,将中国音乐的魅力展现给了世界音乐家。”排演活动中,音乐大会组织方如是评价。

紧张演出的排练中,青年筝演奏家刘沙路带来的“蝶式筝”吸引了众多关注目光。蝶式筝,是由中国已故著名国乐演奏家,教育家何宝泉教授发明的,筝体犹如两个筝并在一起,采用一个共鸣体,外形如蝶。以十二平均律为乐理依据,增加半音或变化音,是目前我国民族乐器改革中最成功的范例之一,既保留传统中国筝的精髓,又填补了中国民族器乐现代化发展的空白,于1981年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科技成果二等奖。

这件创新的中国乐器,以五线谱为演奏蓝本,可以自如适应各种民族乐曲风格,在首次与西方民族乐队合奏中,蝶式筝在古典与现代及东西方音乐风格交叉相容等方面的包容性,彰显了中国国乐的能量、魅力以及无穷的发展可能性,并引起在场各国艺术家的关注和兴致。

聆听世界的音乐,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近年来,中国音乐、音乐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丰硕成果。在国乐发展方面,也有着长足进步。但在世界各民族之间音乐交往方面,仍然有着不小的空间需要探索。在经济世界一体化与体育地球村之余,反映民族特质的文化展示交流领域里,音乐在拉近文化关联,民族感情等方面,有着特殊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次活动不亚于一场音乐的奥林匹克大会。”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笛箫演奏家俞飞教授将谈及世界音乐大会的观感,如是说。

文化有国界,音乐无隔阂。

“我国民乐在国际交流方面的活动,目前比较薄弱。当前,我们甚至还没有中东和非洲对外音乐交流来的广泛。此次活动,世界民族音乐的丰富性、艺术性、发展的可能性完全超乎我们想象,从旋律,和声,节奏、调式调性每个国家都有它的特性,都值得我们学习。只有亲身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民族器乐一起互动,才能感到中国音乐在世界民族音乐大家庭的位置——必须多与世界交流,多传播我们的民乐,找到我们的文化特质。比如尺八,从唐朝传到日本,被日本推广到世界;而比尺八更进化,表现力更丰富的中国竹笛,却没有。”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此次活动中,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众多演奏家不约而同地表示,“即兴演奏”形式,令人深受启发——众多国外民族音乐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即兴演奏,随心而遇。这是中国内演奏家所少有的——中国国乐音乐工作者往往平时在技术技巧上钻研的比较多,相比之下,缺乏发散性思维,缺乏灵活的演奏意识。同国外音乐家的合作,激发了即兴演奏意识的灵感,“让音乐真正发自心灵,由心而感,由心而发,由心而演。”

“应该说,很多国家的民乐相似度很高,特别是弦乐和吹奏乐,有些甚至连演奏方法都很像。我们到世界音乐大会,观摩别人的技巧和方法。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可以分为节奏性强的和音乐性强的两类,中国民乐的音乐性强但节奏性不突出,与节奏性强的音乐交流融合,是未来民乐世界化发展的一个方向。”

苏州科技学院音乐学院院长陈正哲博士这样评价此次活动的意义:“兼容并蓄,开眼看世界。只有切身体会到东西方音乐文化的差异,才能在交流和差异中寻找到自己的艺术价值,才能真正明晰自身的根本和发展创新的原则,真正掌握属于本民族的音乐命运之路的方向——这也是我们作为代表国家走向世界音乐大会的重要责任之一。”

延伸阅读:世界音乐大会(GLOMUS),是由丹麦奥尔堡大学、芬兰赫尔辛基艺术大学等多所高校发起创办的世界音乐高校界的交流盛会,每次各有不同主题,是世界音乐高校界每两年一届的的音乐交流盛会。主要内容为:知名音乐高校音乐会;世界音乐教育界教育理念交流、演讲;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思想、音乐形式的交流活动。参加者涵盖世界各地众多音乐类高校。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