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香港中乐团爆管理纠纷

01

 

香港中乐团爆出管理纠纷!三名资深中乐演奏家联同中乐团前团长,指控乐团艺术总监阎惠昌好大喜功,强行推广音色和弹性都不合格的环保胡琴,浪费公帑;有人更涉动用乐团资金,多次回购阎惠昌担任指挥的音乐会门票,制造表演满座的假象。演奏家又控诉,阎不理政府规定职位必须公开招聘的要求,私下聘请「爱将」、任人唯亲,促其下台并进行独立调查。香港中乐团响应指,有关指控都是以前提过、处理过的,已向民政事务局、立法会及其他政府部门作出详细解释,强调指控已查明没有事实根据,不存在不当行为。

01

 

被指私下聘指挥

香港中乐团高胡首席辛小玲、二胡首席辛小红、中胡首席刘扬及前团长黄安源昨联同立法会议员陈家洛召开记者会。三名首席批评,○一年中乐团实行公司化以来,行政管理混乱,更涉滥用公帑。辛小红指称,阎惠昌花大量资源研制不用蛇皮制作的环保胡琴,强迫团员演奏时使用,但环保胡琴缺乏伸缩性和弹性,音质较刺耳,往往使用两年便需替换,较传统胡琴可用十至二十年有大分别。

辛小红又谓,新乐器需不断试验,现时乐团每年便需弃置数十把环保胡琴,以造价每把约两万元计算,乐团已浪费大量公帑,「每造一批砍咁多树,又好环保咩?」

03

 

此外,辛小玲指出,民政事务局规定,乐团所有职位必须经过公开招聘,但阎惠昌上任后,却提拔一名初级经理担任行政总监,近年又私下聘任驻团指挥、助理指挥等职位,全部未曾公开招聘,有违例之嫌。辛续称,乐团至今已有逾五十名资深团员离职,去年更有初入团、演奏中胡的团员被告知数天后要拉高胡表演,「等如拉开中提琴,突然叫你拉小提琴,好唔合理!」

三位首席指早前接获通知,必须参与公开招聘「联合首席」的新职位,若不参与将不获续约,认为这是他们多次批评乐团管理后遭报复,促中乐团撤换总监阎惠昌,检讨管治问题。香港中乐团理事会理事兼立法会议员钟树根承认,中乐团一向较多人事纠纷,相信事件乃双方沟通问题导致,认为理事会主席宜约见三位首席了解。香港中乐团响应指,乐团的账目一直都是公开的,每三个月需交财务、宣传等报告予民政局,希望透过坦诚沟通减少误会。民政局则指,就中乐团三名首席提的指控,会作进一步了解及跟进。

04

 

架构改组世界接轨

对于种种批评,香港中乐团行政总监徐尉玲一一响应,但她相信,事件真正导火线,是与乐团近年积极改组架构有关。徐尉玲解释,为了配合世界潮流,乐团早年增设「胡琴首席」一职,负责带领整个胡琴声部,包括高、中、二胡,经过六重考核,最后委任资深中乐家、自二○○六年起加入乐团的张重雪出任。

为了进一步优化拉弦声部,理事会通过由今年九月一日起扩大现时二胡、高胡,以及中胡首席职能,将职位分别易名为「胡琴联合首席兼二胡首席」、「胡琴联合首席兼高胡首席」及「胡琴联合首席兼中胡首席」,全部隶属「胡琴首席」之下,而为公平起见,职位须经公开招聘,徐尉玲相信,有关改革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

05

 

「这件事,他(们)不开心、不想、不喜欢,或有些心怯,或者有人惊自己考不到,他(们)要有所行动,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她又形容,乐团对团员也有敏感度,并指三个新职称原本是「胡琴副首席」,后来才改为「胡琴联合首席」,「我们有想到,如果我们这三位同事考到的话,会否因为职称问题觉得不快呢?因为本身做开首席,有个『副』字可能不开心。」

乐团发生人事纠纷,徐尉玲直言「无奈」,「今次的重组,我们都估计会有反响,我们亦要面对负面影响,但是仍然做好我们那份,我们要与世界接轨,希望做到世界级乐团」。

她又寄语投诉人「想清楚」:「我们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乐团最佳利益而做。」

06

 

曾被审计署揭发有多项管理问题的香港中乐团「大地震」,乐团3名成员不满被停止排练和演出,原定早上与中乐团理事会会面,但临时取消。

中乐团3名成员,包括高胡首席辛小玲、二胡首席辛小红及中胡首席刘扬表示,理事会的特别委员会以他们有律师陪同为理由,临时取消早上的会面,并安排在周三再会面。

他们表示,上周六收到中乐团的通知,指他们对外发表针对中乐团不实的指控,停止他们在乐团的排练和演出,对他们不公平。

中乐团理事会主席徐尉玲解释3名有关成员的指控,认为有需要先澄清才能继续合作,暂停排练和演出并非停职,管理层会有另外的工作安排。

07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