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丝竹声里的“唱调”依循--记上海文广民族乐团戏曲音乐作品音乐会

《四友斋丛说》中有云“善吹笛管者,听人唱曲,依腔吹出,谓之唱调。”唱调是器乐演奏声腔化的一种艺术形式。它承载了中国人传统的音色审美观—近人声、尚自然。近人声、尚自然的音色追求,是许多作曲家、演奏家在中国传统音乐境域的最高艺术追寻。

2014年11月2日,上海文广民族乐团在上海音乐厅举办的戏曲音乐作品音乐会就是这一“唱调”追寻的又一承载体。该场音乐会可谓是大牌云集。选用作品的作曲家有金复载、周成龙、何占豪、张晓峰等,启用的演奏家有左翼伟、汝艺、毛宇龙等,指挥则由王永吉先生担当。仅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该场音乐会的艺术价值就值得期待!

音乐会以金复载先生的《申江曲香》开场。在《申江曲香》里,金先生采用沪剧、淮剧、越剧、京剧四大剧种中人们耳熟能详的旋律,提炼为作品的四个主题。他以笛子吹奏《紫竹调》作为开篇,渲染了乐曲的江南风韵;曲终则以堂鼓的缩板造势,转入京剧声腔,以管乐器的吹腔进行表达。乐曲中的各个主题相互融合,展现了上海海纳百川、多元文化共存共荣的城市文化精神,寻找到了传统与现代的汇合点。

 “睡茶糜抓住裙钗线,花似人心好处牵”应该是对周成龙先生笛子协奏曲《牡丹亭随想》的最好回答。在《牡丹亭随想》中,他发挥了竹笛乐器的特征,一口丹田之气托住淼淼清音,如水中行舟,移步换景,时而翠竹白墙时而柳絮飘飞,让我们丝竹声里寻觅一种线性的昆腔水韵和一种自然感情释放的皈依。

如果说《牡丹亭随想》听到的是“美”,那么在音乐会下半场的《老腔》中,我们在秦腔的粗犷与悲怨里听到了一种力量,大苦大悲中的大乐。作曲家周成龙在这部作品中用高低音唢呐的对答来模仿嘛簧。嘛簧是一种帮腔,即主唱领起,全体合声,一腔三折,一唱三叹。作曲家恰当的把握了这一音乐形式的音腔特点,凭借几十年对于民族乐队的熟稔,用混响与打击乐的交织,烘托了悲苦中的乐,这才是陕北人性格的真实音响刻画。该部作品由著名唢呐演奏家左翼伟先生担任主角,他用深厚的演奏功底和青年时期的西北记忆,用唢呐模拟人声,用呼吸控制技巧,发挥了唢呐的高亢、苍劲与悲凉,最大限度还原了唱腔的情感。使人一时间仿佛置身于西北那个叫环县的村子,那里风高土燥,秋早春迟,民习艰苦,但却盛行着古老的剧种——皮影戏,唢呐鲜活的诉说了那个农牧交汇地带的悲情嘛簧与灯影人声。这部作品的成功,唢呐演奏者的精彩表现功不可没。

 《丽歌行》是作曲家张晓峰创作的二胡协奏曲。作曲家用《黛玉葬花》的故事,带人进入自己的作品,然后通过独奏与乐队的对答转入徐丽仙的形象刻画--学艺道路上的艰难与不懈追求,他让音乐的发展更具有聆听的吸引力。《丽歌行》是一部苏州弹词演唱的器乐模拟,它既刻画了弹词艺术家徐丽仙的形象也展示了“丽调”唱腔的风采神韵。著名二胡演奏家汝艺演奏功底扎实,无论是左手滑音的技巧,还是高音区的炫技性演奏都轻松自如。汝艺在演奏中用深厚的音乐素质精准地把握了《丽调》,一切都是那样的娓娓道来,我相信在演奏《丽歌行》之前,汝艺当是听了百遍《丽调》才运功揉弦的。

该场音乐会中,还有推广地方剧种的作品:如以江南戏曲沪剧、锡剧曲调为音乐素材创作的二胡协奏曲《情根》、以甬剧老调和江南小调创作的合奏《甬之韵》、以高邮西北乡老淮调创作的《春来淮调回旋曲》等等。这些作品为日益暗淡的地方剧种的推广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其中《甬之韵》的曲式可谓格致,作曲家邓伟民以甬剧唱腔的基本调来塑造人物,表述故事情节,以江南小调来做乐段间的过渡承递。这一曲式配置,加上合奏乐器的角色承担,让甬剧的唱腔与伴奏的舞台表演刻画的栩栩如生。另一个较具亮点的则是瞿春泉的《春来淮调回旋曲》,他巧妙的借用了“银纽丝”的六句体乐段曲式,在丝竹、管弦乐器的唱、和中,将小调民歌唱腔表现的生动、灵活。

一场音乐会的成功,其杠杆撬动的支点当属艺术总监。这个支点对于该场音乐会来说就是王永吉。王永吉先生是上海文广民族乐团的艺术总监并兼任指挥。一个乐团的乐风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掌舵人的艺术修养、艺术品味以及社会责任。王永吉先生是个学贯中西的音乐家,他既有京剧院、电影乐团、民族乐团的指挥经验,又有芝加哥交响乐团的学习经历。他的指挥棒在空中所划出的弧线优雅、简明、干练,因为他敏捷、沉稳的指挥思路和多年的艺术沉积,让他这样一个音乐家在感性中又不缺失一个艺术领导宏观规划的理性。他带领着上海文广民族乐团推广中国传统音乐,让许多尘封于唱片的曲种、剧种,走入大众,对于引领传统音乐风尚的复兴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如果说作曲家、演奏家挥洒自如的运用作曲技巧和演奏技巧是王国维所说的第二境界,那么近人声、尚自然的传统音乐追求则是“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最高艺境。当我们用音符、用指法讲尽故事时,我们更想要的“本我”人声附载音乐之上的直接宣唱,因为这其中才有不同地域方言的声腔音韵,这种涵盖“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艺术追求才是淋漓尽致表达中国人生活、风貌的最佳途径,今晚丝竹声里唱调的依循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