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余其伟:广东音乐须“修史”

广东音乐艺术中心编纂之广东音乐曲集(共三集)己在陆续出版,这是广东音乐历史上一件重要事情,因之引发一些思考。

中国人一直有强烈的“修史”意识。唐人魏徵有说:“以史为镜,以史为鉴”。意思是要以历史(即过去所经历的一切事件之记载)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才能更好地走向未来。清人龚自珍更说“欲灭其国,先灭其史”。即是说,要消灭这个国家,消灭这个种族,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让这个种族忘记了自己的历史(当然也包含了文化艺术史),那么这个国家也将随之灭亡之。看看殖民史就知道,早期的殖民者就很懂得对被殖民者施以“灭史”之行为。 “修史”之重要不言而喻。通过编纂典籍,供人研究学习,藉以维系民族命脉及其文化精神。文化艺术也须“修史”,出版广东音乐曲集,就是当中一项重要的环节。   民国初年纥今,已愈百年,以丘鹤俦、陈铁生、何柳堂、沈允升、何修文起,到曹天雷、李笑天及松风国乐社,又到陈德巨、黄锦培、陈卓莹、李凌、莫汝城及广东省广州市戏曲改革委员会广东音乐研究组,广东省当代文艺研究所、黎田、黄家齐、曾浦生等,以个人或集体名义,先后出版过有关曲集或论著,如《弦歌必读》、《琴学新编》、《琴学精华》、《新乐府》、《弦歌中西合谱》、《今乐指南》、《粤乐荟萃》、《粤乐名曲集》、《广东音乐的构成》、《广东音乐欣赏》、《南国弦声》、《广东音乐小曲》、《广东音乐》、《粤乐》等,尤是近二十年来,学者相关著作种类渐多,这里不作一一引录。   近年亦见香港学者吴赣伯编著《二十世纪香港中乐史稿》、黎键著《粤调·乐与曲》、郑伟滔编著《粤乐遗风-老唱片资料汇编》及黄志华著《吕文成与粤曲、粤语流行曲》等多种。可见,广东音乐界一直就有深厚的“修史”之传统。这些著作,反映了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广东音乐在理论研究、创作及演奏等方面的水平高度,也多少反映当时的时代特征、生活风采乃至政治及经济方面的情形。   对于广东音乐的组合形成、演奏特色、旋律特点乃至题材表现、美学品格……等等,论著众多,各有观点。诸如“折衷中西,融合古今”;“不拘一格、不守一隅、不从一说”;“开放性、开拓性、兼溶性、商业性、娱乐性”;又如“风花雪月、鸟兽虫鱼”及“悠扬悦耳、优美抒情、清脆活泼”等等。   笔者认为,就传统广东小曲而言(1949年以后的创作另当别论),广东音乐艺术精神虽也是有中和平稳之处,但主要的倾向是华美、流畅而活泼的。它以精短的体裁、较直捷的形式,传达了人间世俗的喜怒哀乐。映照出南方都市新兴市民阶层及一般城乡平民百姓的生活风采,感情真切、自然、旋律上以不太强烈的冲突或分裂去摆脱了一味调和的氛围,形成曲调的抑扬顿挫,其中一些佳作,因其顺畅可口,常常用以填词演唱。传统的广东音乐较少深沉的人生喟叹与哲理深思,较少士大夫的典雅习气,也没有类似中原古典那种悠深旷远的历史苍凉感。长期以来,不断融汇古今中外、东南西北音乐文化之优长,使致近现代广东音乐内涵更为丰富,具鲜明而独特的岭南风采,呈示出多元性格的文化特征。   以史为镜,以史为鉴。笔者就几个问题求教读者。   一、广东音乐也能表现深刻的思想和感情。在表现题材方面,虽然是以写景状物居多,实不尽然。且不论与中原古典有血缘关系的《汉宫秋月》、《昭君怨》等。单就制作而言,邵铁鸿之《流水行云》,乐思缠绵,情意深切,极尽凄美伤感之能事;陈德巨之《西江月》,于悠然旷远、抑扬顿挫之中,透露出一份徘徊于出世与入世之间的传统中国文人的生活态度和生命情调。两曲甚至可视为另类之作,堪可玩味。另如崔蔚林之《禅院钟声》寄绪寂寞、惆怏。古曲《双声恨》着意愤慨、凄切。当中包含着更为深刻而丰富的文化因素,如何精湛演绎之,对演奏者来说是极大的挑战。   二、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商品经济最为发达的香港和上海,舞场及茶座歌场的兴盛,唱片工业的引领,广东音乐第一个黄金时代因之形成。这就是一些学者津津乐道的“双城的故事”。其中一个特别的贡献,是有《步步高》、《惊涛》、《醒狮》、《狂欢》、《醉月》、《迷离》、《龙飞凤舞》,《甜蜜的苹果》,《依稀》等一批轻音乐作品产生,开拓了近现代意义上民族轻音乐之先河,也作为中西音乐交流之结晶,而加载中国音乐史册。然则由此带出的一个问题,就是此时此际,以广州为中心的整个南国地区,也曾经或可以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或许是一个很有趣的研究课题。   三、忧国爱民,深明大义,也是广东音乐艺术家们的传统。战争离乱,国恨家愁之际,写出了《泣长城》、《齐破阵》、《樱花落》、《醒狮》、《下山虎》及《凯旋》等曲,1933年沈允升编《中西弦歌风琴合谱》第三集就收有御敌新曲《辽东血》等多首。又有粤曲《侠女从军》、《热血男儿》等。足以说服广东音乐不是置身事外、消极逃避,而是振奋民心,一致御敌。   面对新世纪,看中国大地,各民族民间音乐,均取得长足进步;广东音乐已非昔时风光。广东音乐已不再像三、四十年代那样一枝独秀了,也不能单一地被称呼为“国乐”了,它现今只不过是国乐的其中一支而已。重温广东音乐之历史,感恩无数先贤之创造。这还不够,我们同时也要温习中国全部的民族民间音乐历史及世界音乐历史。只有如此,我们广东音乐才能更有底气,更有阔宽的胸襟去继承传统,走向未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余其伟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