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乐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艺术形式与内容如何双丰收

近年来,随着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幅度的不断增加,尤其是新形式、新内容探索激励政策的出台,成为艺术创新发展的催化剂。这除了反映在传统体裁形式的新发展上,还激励了跨界融合形式的涌现。但有些创作一味追求形式创新,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内容的新探,甚至偏离了内容既定的方向,形式创新反而阻挠了内容的正常表现。如有些地方戏曲剧目,在融入现代多媒体艺术、结合西方戏剧形式之时迷失了自己,反而失去了自己原有的艺术风格和品位,让人感觉不伦不类,莫衷一是!夸张的形式成为人皆戏谑的“皇帝新衣”!

如何在迎合观众现代视听的形式之需上做到形式创新与内容表现发展的双丰收?著名导演张继刚认为:形式很重要,但内容更重要。形式的创新往往会给人以外在的新鲜感,当年说唱剧《解放》在京上演,从未见诸舞台实践的“说唱剧”形式就是最大的亮点,它结合中国传统艺术中的说唱、民歌、戏曲、器乐、民俗等形式,又结合了西方舞剧、歌剧、话剧的结构优势,在戏剧张力的营造、爱情线索及音乐主题的贯穿上巧妙地构造了一波三折剧情,而中国传统戏剧“悲美”内涵的融入使人看到了形式创新之上不忘内容表现所带给人的特殊艺术效果。张继刚对有人建议改为“说唱舞剧”的形式之说并未直接反对。他说,新的艺术形式的命名要简洁,并且要有一定的包容性、延展性。他认为“说唱剧”就是一个平台,是以说书人为贯穿基础而构架的,并可以融入舞剧等其他形式的艺术形式,在《解放》一剧中可以融入舞剧,今后在其他创作中还可以融入杂技的形式,这要依据内容需要而定,其基本准则是要有高品位的艺术情境,实际的价值取向是最大限度地表现戏剧的内容。

形式创新与内容发展间协调的关系不仅反映在新创形式上,在传统体裁形式的探索中亦然。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认为,舞剧这一传统舞台艺术形式在创新中更要有时代的紧迫感,不能枕在既有的优势上裹足不前,《恰同学少年》《昭君出塞》《孔子》《赵氏孤儿》就是在不同主题的题材探索中注意形式的创新。如《赵氏孤儿》就在舞蹈组合形式、表现手法上给人留下形式创新后内容发展的新感。它在程婴独舞、与妻子的双人舞、与屠岸贾及赵武等人的双人舞、三人舞等处,都注意了主次关系或清晰或模糊的自然顺滑过渡,与既往主次分明的传统表现手法在形式上是较大的新探;而在集体舞的编排上,除了物化形式的外在形式凸显,还注意了现代审美趣味对形式灵活多变的需求,凸显了古典舞蹈的现代情韵,让人感到形式自由对内容新鲜发展的冲击力,使得先秦时的房中乐舞所特有的内容跃然眼前。

形式创新与内容发展关系的辨明是可以逐步深入的。它要首先在认识上重视,理念上开放;其次要有探索创新的技术基础准备,有吸纳别人建议的思想心胸;再次要能理智地看待继承与创新的关系,这样才能不断修改完善形式创新与内容表现的协调发展。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的负责人告诉笔者,他们在亲身感受了舞剧《赵氏孤儿》《浮生》与《阿里郎花》、歌剧《岳飞》与《大汉苏武》、说唱剧《解放》、音乐剧《嘎老》和《阿诗玛》、地方戏曲《南国之春》和《清风亭上》等大型舞台作品在多次修改后,感到在形式创新与内容发展的逐渐契合上,需要从观念到技术的多层次推动。剧作家欧阳逸冰认为在这一渐变过程中,广阔胸怀是剧目实现的基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